昆明流浪者栖身高架桥下 患绝症等死

人气 10

【大纪元2012年11月24日讯】23岁的老三和25岁的小武4个多月前相识在云南昆明高架桥下,那里是他们的“家”。老三的四肢已经开始溃烂,称患了绝症,只能等死;同样患有小儿麻痹症的小武一直坚信他会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他们虽有交流,但从不交心,谋生、睡觉、死亡和游走在犯罪边缘是他们生活的全部。

据《都市时报》报导,这座高架桥下有两个水泥墩,老三和小武就住在最靠里的那个桥墩上,这天只有他们两个人。几天前,在城管来之前,这里还一片繁忙,锅碗瓢盆一应俱全,还引来了媒体的关注。

小武称,几个月前,他从江西九江老家坐火车到了昆明。在此之前,他从没住过高架桥洞。他说,他可以投靠朋友,但又不想麻烦别人,想靠自己等待机会。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高架桥下一天天的待着,就这样将近4个月过去了。

睡在一旁的老三用薄薄的脏被子裹住下身,专心地玩着手机,他的脸上积淀了厚厚的黑色,两眼深陷。他偶尔会停下来,用左手拂去浮肿右手背上流出的黄脓。对这些流脓的伤口,老三显得漫不经心。面对送来的医用酒精和消炎药,老三拉开右小腿裤管,露出了层层叠加的黄脓结痂,“没有用的,没得治了”。

老三说,6岁之前,自己很幸福,父母每年都会给他过生日。6岁被拐到西安之后,他便再也没了自由,跟着“老大”辗转全国各地,摸包、偷抢物品。8岁时,他在一次逃跑未遂被抓回去后,“老大”在他健全的左腿上扎了一刀,并不给他医治。从此,小儿麻痹的右手右腿加上被“老大”扎伤的左腿,老三彻底放弃了逃跑的想法。现在因为四肢溃烂,老三只在下午四五点太阳微弱的时候才出工,烈日暴晒会导致他溃烂的地方又痒又痛。

在这座高架桥下的四人中,小武自称和老三是挺谈得来的朋友,虽然他连老三的年龄都没弄清楚;不善言谈的小张则会每天都默默地帮小武打饭;老三又自称和小峰是拜把兄弟,同样,他也搞不懂他和小峰之间谁大谁小。“来去自由,不过问对方私事。”小武说,这是高架桥下人们的规矩。

小峰睡在老三的床旁边,那天,小峰脚上的钢板又开始折磨他,他捂着头一动不动地睡觉,老三说,小峰脚一疼他就不说话,越疼越不说话。两三年前,小峰在贵州老家走路时被大车撞断了左小腿,肇事者赔付了前期医疗费后便再也拿不出钱,所以小峰脚上的钢板一直没取。

小张已经40岁了,在这座高架桥下住了四五年,来自曲靖富源的他自称早年来昆打工时被人买去打黑工,“一分钱拿不到,还被打了一顿”。从此之后,小张选择了自我放逐,住到高架桥下,每天在盘龙江下网捕鱼为生,换点酒钱,每天喝两瓶3.5元一瓶的包谷酒,剩下的钱买点面条,夜间城管下班后生火煮面。

(责任编辑:徐亦扬)

相关新闻
大陆夫妻割下流浪汉生殖器治妇女病
民众6次求镇政府未果 流浪汉冻死医院前
意新贫族  昨当老板今成流浪汉
德国铁饼奥运冠军当流浪汉 奥运村不让进
最热视频
【罗厨寻味】尖椒炒五花肉
【有冇搞错】港人DNA数据大忧虑
【现场视频】沈阳高压线遭雷击 火花飞溅
【珍言真语】袁弓夷:港府延选犯法 加速灭共
远离甲沟炎 常喝2味养甲茶 指甲红润不易裂
【珍言真语】潘焯鸿:无惧权贵揭弊 替天行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