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转基因中美国情论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12月14日讯】(新纪元周刊304期,记者李佳报导)美国进行转基因,原因之一是不涉及或基本不涉及主食供应系统,即使失败也不影响食品安全。

对比美国,中国农业系统足够脆弱,没有条件建立“第二农业系统”。

1995年美国人布朗发表了〈21世纪谁来养活中国人〉的文章,文中提出:中国人口的增长不可逆转,中国的农田减少不可逆转,中国因为破坏环境造成的农作物减产也不可逆转。以后谁能供应得起十几亿中国人的粮食缺口?

在中国,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和污染加剧,中国仅有的全球7%的可耕面积步步缩减。2006年3月,当局明确提出“18亿亩耕地是未来五年一个具有法律效力的约束性指标,是不可逾越的一道红线”。然而据中国国土资源部调查,从1997年至2009年,中国耕地面积净减1.23亿亩,2009年中国粮食播种面积只有16.35亿亩,大大突破了18亿亩红线。

民以食为天,对于拥有十几亿人口的中国来说,粮食安全确实是头等大事。近几年来,每年的10月,中国的粮仓,黑龙江、江西等省已经上演“抢粮”大战,在进口粮食的同时,为提高粮产,政府也引进了转基因技术。

北京当局对粮食生产信心不足似乎显而易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务院研究中心专家对中国记者表示。实际上,中国社会现在的权力阶层──50岁左右的人对上世纪60年代的大饥荒记忆犹新;40岁左右的人也同样有着相似的经历。

全球唯一批准转基因主粮的国家

截至目前,中国共批准发放七种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包括1997年发放的耐贮存番茄、抗虫棉花(Bt棉苏云金杆菌Bacillus thuringiensis)安全证书;(在国内获得商业化种植许可的转基因作物)1999年发放的改变花色矮牵牛和抗病辣椒(甜椒、线辣椒)安全证书;2006年发放的转基因抗病番木瓜安全证书;以及2009年11月27日,农业部为“华恢1号”、“Bt汕优63”两种转基因抗虫水稻和BVLA430101转植酸玉米颁发了安全证书,研发者称“转基因主粮将在五年内上餐桌”。

因为这次批准的是转基因主粮,且全球没有一个国家种植转基因水稻,从而引发了上至专家下到普通百姓的不安和质疑:既没有种植经验,也没有多年人体健康跟踪,如何保证它的安全性?

人民网2010年11月报导,为转基因水稻开路,中国农科院生技所所长林敏再次发话:“水稻也是我国人民的重要口粮,发展转基因水稻,别的国家可以说NO,但中国不能。”云云。他给出理由:如果不搞转基因水稻,短则五年、长则十年,中国的杂交水稻技术就要落后国际水平。“我国转基因技术等方面均居于国际先进甚至领先水平,商品化增强竞争力。当前欧美转基因水稻研发相对滞后,我国抢占制高点才能保持优势。”

林敏的话引来质疑:发展转基因是因为人多,化学添加剂多是因为众口难调,食品监管不利是因为人多不好管理等,中国人是吃还是不吃,是要先活着还是先要健康?

美国如何管理转基因技术

一篇在〈转基因水稻已有危害,中国人不必重蹈覆辙——评农业部林敏〉一文中,作者直言:“正因为水稻是中国的主粮,所以要更谨慎甚至停止转基因水稻。”

文章引用路透社报导,2006年,Bayer公司从美国开始推出的LLRICE601等LibertyLink系列转基因水稻造成污染危害,导致的直接损失高达12亿美元;30个使用该品种的国家不得不采取关闭相关市场和停止使用转基因水稻等严厉措施,欧盟和日本等国则干脆拒绝转基因水稻产品进口。

文章说,为赚钱和为推行转基因水稻,利益官员学者们制造了一个美国转基因食品“大跃进”的虚构故事。其实,在美国转基因搞了几十年,没有一个品种是美国社会的“主粮”。美国官方统计,甚至孟山都等转基因公司自己的统计公告,都清楚说明,美国进行的转基因产品绝大多数是为工业材料(特别是能源)和动物饲料使用,而不是人类食品消费。

就此问题,美国政府早有清楚的底线管理政策:严防转基因技术入侵现有天然农业系统和天然食品供应系统。为此,转基因产品商业化一开始,美国政府就建立了风险管理制度和颁发管理措施。美国白宫更是颁布了行政命令,要求各部门和各州政府在限期内落实强化以基因武器和转基因技术杀伤力为主要内容的生物国防计划。

美国有建立天然农田战略储备,现有农田一旦受转基因危害不得不全部抛弃时,美国可以启用第二农业系统:足够的后备天然农田和天然作物来保障全国人口生存安全,这也是美国之所以能大胆放手让公司们研究转基因的原因。

此外,经过反思,美国的转基因作物技术已经开始向RNA水平发展,即不是像DNA水平作业那样在改变天然作物基因机构方面作文章,而是在保留机构和“基因沉默”一类技术内容研究。换句话说,即便中国让BT水稻上市,那也属于被淘汰或正在淘汰的技术产品。

作者认为,美国进行转基因,原因之一是不涉及或基本不涉及主食供应系统,即使失败也不影响食品安全。对比美国,中国农业系统足够脆弱,没有条件建立“第二农业系统”。

此外,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在新著《新帝国主义在中国》一书中讲述了四家跨国公司是如何实施在中国的转基因作物战略的。他披露:一些跨国公司贿赂中国的一些官员,偷偷摸摸地推广转基因作物。中国的大豆和棉花产业链早已被跨国公司所控制,玉米正在步前者的后路。跨国公司正在阴谋控制中国的农业,以图让中国重蹈巴西农业覆辙,来攫取超级利润……

主管农业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大力推广转基因作物,曾有消息透露其从中挣下不少黑钱。

2012年5月31日回良玉在全国农业科技教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说:“我们启动实施了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建设等一批重大农业科技项目。”

对于转基因是否安全,美国夏威夷大学农业经济学博士顾秀林教授对中国新时代记者表示:“转基因是否有问题可能需要几代人来证明,但对于中国来说,水稻是中国最大的粮食品种,是每家每户都要食用的底线,应该坚守。”

“转基因从事者须有严格道德自律”

转基因技术开拓人,诺贝尔奖获得者保尔.伯格(PAUL-BERG)博士,一开始就明确说明:转基因技术可以用来制造发动生物战争的大规模杀伤武器,因此,国家必须对转基因技术实行严格的法治管理限制、从事者必须有严格的道德自律。

著名的“伯格论文”(The Berg’s Paper),明确指出:不要以为掌握了基因重组知识和转基因技术,就是掌握了全部生命知识和生命制造技术而可以随意改变生命形态;不要忽略自己改造的食品作物可能成为规模杀伤的武器。

伯格博士提出的一条建议是“道德和法治”(Ethical and Legal Implications),要点是:基因重组和转基因技术及其产品,都是对人类健康和生态环境有潜在的严重威胁的,误用转基因食品作物技术可能给人类带来无法挽救和无法弥补的灾难性后果。伯格博士的另一条建议是“公众信任”(Public Trust),要点是:任何科技转化为产品能够成功,关键是获得了民众的信任,是行家们向公众坦白地说明了该科技产品的危害风险(注:而不是向公众说可以赚多少钱等商业利益),向公众坦白说明自己并不全懂。 伯格博士的建议得到美国学界、官方和民众社会的高度赞赏,每隔数年,美国卫生部就发表一次“伯格论文”,那不但是为了标志和纪念,更是为研究转基因产品开发的人再做警醒。◇

本文转自第304期【新纪元周刊】“特别企划”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评论
2012-12-14 7: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