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曾使辽宁抚顺监狱拒收法轮功 党委频换警察

人气 5
标签: ,

【大纪元2012年07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高紫檀报导)台湾法轮功修炼者钟鼎邦近日去大陆探亲,6月18日在赣州机场准备登机返台时,被中共国安偷偷强行绑架。中共称钟鼎邦曾多次向大陆邮寄“插播设备”,并以“协助调查法轮功”为由扣押。事件引发国际关注。

目前尚不清楚钟鼎邦是否参与了插播法轮功真相,但许多大陆律师认为,在当前中共控制大陆媒体掩盖真相的情况下,即使插播法轮功真相,也是正义之举,也谈不上违法犯罪。

做为人类公理来讲,真相能揭穿谎言,能驱散邪恶。大纪元记者调查发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在辽宁抚顺传播,曾经使辽宁抚顺南花园监狱一度停止迫害被强行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

法轮功修炼者景锁来自于辽宁新民市,因制作法轮功书籍,景锁曾被非法判刑4年,2004年10月至2008年6月被强行关押于辽宁抚顺南花园监狱。

景锁告诉大纪元记者,由于法轮功真相在当地的广泛传播,令监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不得不停止,在他被关押的后两年,监狱停止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虐待,时任副监狱长曾亲口告诉他,监狱再也不要法轮功学员了。在景锁2008年6月离开监狱时,抚顺南花园监狱已经没有再关押法轮功修炼者。

而在景锁刚被关押至监狱时,这还是一个严酷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地方。

辽宁抚顺南花园监狱曾严酷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2004年10月,景锁被判刑后强送至南花园监狱关押,那时监狱充满恐怖气氛,法轮功修炼者都被分到各监区关押,狱警安排犯人每天24小时监视,还被强制劳动。监狱为了强制使法轮功修炼者放弃法轮功的信仰,经常采用包括关小号、拷打等多种手段强迫法轮功修炼者写“悔过书”等。

2005年4月23日,一名叫王文举的法轮功修炼者绝食抵制迫害,监狱对他强行灌食致死。后来有知情者说,他在死前,深度昏迷,受过虐待,死后两只眼睛瘀青。当时的狱政副监狱长在大会上说:“你们(在押法轮功学员)豁出死我就豁出埋”,他在话语中带着挑衅与恐吓。但监狱对外声称,王文举因霉中毒而死。

真相覆盖当地 监狱理亏心虚

王文举被迫害至死的消息迅速传开,一些法轮功修炼者将消息发到海外网站,当地法轮功修炼者也开始针对抚顺地区和南花园监狱进行讲真相的活动。

知情人对大纪元记者透露,当时,法轮功修炼者受监狱和警察迫害的真相资料像雪片一样寄给沈阳市人大、法院、检查院、公安局,以及南花园监狱,南花园监狱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致死的文章也被制成传单在抚顺市区到处散发,监狱警察家属区更是被广泛散发,监狱警察的手机经常接到来自海内外各地的真相电话和真相短信。

景锁描述,那段时间,时常有警察拿着信对景锁说:“看,你们法轮功又给我来信了。”景锁说:“那时,全监狱几乎都长时间被真相覆盖,从上级办公楼,到底层执行迫害的警察,大部分警察都收到了信,尤其是参与迫害的,总收到信、电话、短信,国内国外都有,不是一时,而是长达数月之久,监狱领导焦头烂额。”

他说,许多警察看到真相后开始反省,参与迫害的警察也感到大家看他的眼光都不一样,理亏气虚。

抵制迫害脱囚服 副监狱长承诺不打压

为了抵制迫害,被南花园监狱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于2006年过年前后,脱下囚服,拒绝强制劳动,拒绝报数,彻底不配合监狱强加的一切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

几天后,狱政副监狱长找到景锁谈话,问他为什么不配合,景锁回忆,他当时理直气壮的说:“因为我没有罪,我不是犯人”,同时又给副监狱长解释共产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景锁说:“副监狱长理亏气虚,应该是此前已经了解真相,从心里也认为法轮功没有罪,聊了几句后就走了,走前告诉我说:‘对你不打压、不迫害’。以后的几次谈话中,副监狱长告诉景锁说,监狱‘以后再也不要你们法轮功了’。”

中国监狱若收法轮功学员 上级会倒贴钱

景锁回忆,监区的大队长也告诉他说,如果收普通犯人,这些人都是免费劳工,监狱要花钱去买,按身体状况和刑期长短来分,一般是500~2,000元一个,如果接收一个法轮功学员,上级还要贴给监狱5,000元钱,就算这样“上级贴钱我们也不想要了。”

此后半年,抵制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们每天不穿囚服、不报数、不参加犯人劳动,别的犯人都被强制劳动,法轮功修炼者就留在监区自由活动。

监狱党委换警察 再次发动迫害

半年后,监狱换了一批新警察,新上来一个监区大队长,又开始找到法轮功学员进行威胁谈话,要求放弃法轮功,写悔过书,穿囚服,干活。并且直接找到景锁说:“监狱党委开了个会,就针对你,决定要动你。”

随后,监狱禁止了景锁接见家属,还不断威胁施压,但景锁不为所动。景锁说,一天,监区大队长没有任何理由对他一顿毒打,从一楼一直打到二楼,直到这位大队长打累了。

景锁绝食抗议,随后监狱又开始灌食迫害,景锁说:“他们把一根胶皮管子从我鼻子插到胃里,然后又拔出来,反复的这么插,又用一团团的卫生纸,堵我从鼻子涌出来的血,管子把我的鼻腔、嗓子、食道、胃全都捅破了。当时正是高温的夏天,他们把我捆绑在‘死人床’上,双手用铐子铐住,脚用带子绑上,又用棉被把我捂的严严实实,指使犯人给我灌浓盐水,用手打我的脸,不准我闭眼睛。每天午夜一过,他们就对我辱骂攻击。”狱中的其他法轮功修炼者同时也被控制住,隔离关小号(单独的小牢房)。

揭露迫害的真相广传 监狱再次停止施暴

一些明真相的警察和犯人看不下去,消息又迅速传出去。随后,外面揭露迫害的真相电话,资料、信件、短信,铺天盖地又涌向监狱、各级政府机关、监狱家属区、抚顺市区……。

一个月后,监狱方派人找景锁谈判,希望景锁停止绝食,景锁则提出:“要求无罪释放。”

景锁回忆,那时监狱方很为难的说:“这个不行啊,监狱长也不敢放你,你再提点别的吧。”

于是景锁提出四点要求:对法轮功学员,一、不转化;二、不穿囚服;三、撤掉内部监视;四、可以在监区内自由活动。监狱方很快答应了,景锁也停止绝食。

景锁说,一个月之后,监区大队长又来威胁,要求穿囚服,消息又很快传出去,真相资料又在当地铺天盖地,这次持续一年多,监区大队长灰头土脸,有一天找来求饶:“大哥那天喝多了,别跟大哥介意,你能不能把外面的舆论平息了,不要再到处发这些资料了,别再给监狱写信、打电话了,现在监狱和我都很被动。”

监狱抵制接收法轮功学员

景锁表示,此后两年时间,这个监狱没有再发生强制转化法轮功修炼者的事情,抵制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也不参与犯人的劳动,不穿囚服,每天在监区自由活动,到期一个一个就走了。

景锁说:“直到2008年6月11日我离开的时候,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在里面,监狱也没有再收,在我离开监狱前虽然监狱上级曾经强行摊派两个法轮功修炼者到监狱,但几天后也被监狱迅速调到其它监狱去了。”

(责任编辑:高静)

联络本文作者请发邮件到:gaozhitan@gmail.com。

相关新闻
卢法真:大审判已经开始
卢法真:江泽民和中共是镇压法轮功的共犯
卢法真:执行者难逃法网
港法轮功递信 促胡锦涛制止迫害法办元凶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神秘泰山会解散 德州奇兵赢一局
【远见快评】德州首胜拜登 川普早有远见?
【唐青看时事】中纪委三抓 李克强也避让
【时事纵横】布林肯上任说啥 蓬佩奥备战2024大选?
【时事军事】台海局势紧张 美航母战斗群进南海
【秦鹏直播】德州受够了?议员提独立公投法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