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声援南周 薄案升级 刘云山失算

人气 9

【大纪元2013年01月20日讯】(新纪元周刊310期,记者齐先予报导)在全国各地超过一周的言论自由公开抗争中,中南海罕见集体沉默,没有一名高官就此公开表态。但官媒却明显出现两个调子,中南海高层的权斗十分激烈,过程中民间力量却越来越强大,这是江系《环时》企图高压吓唬民众所没想到的。

这次让刘云山等江派人马大跌眼镜的是,他们没想到修改文章会引来《南方周末》编辑部、官方媒体业、中国民众、还有世界民众如此强烈反弹和极大关注。

南周》事件是指《南方周末》工作人员声称自己迫于广东省宣传部新闻处的压力,未经该刊正常出版流程,而对2013年新年特刊中的新年致辞及相关内容进行错误删改,从而引发的新闻审查制度方面的全民抗议风波。

南周》事件大回放

《国际财经日报》引述一个自称是“南方周末新闻职业伦理委员会”的新浪微博称,2013年1月1日凌晨三点,《南方周末》编辑部完成元旦特刊的全部编辑工作,此前特刊文章已经经过审查部门的几次修改,连续加班了三个通宵的五名编辑回家休假,不过,总编辑黄灿和常务副总编辑伍小峰还是被广东省委宣传部约谈,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党委书记和省委宣传部新闻处处长在场。微博没有提到庹震的名字,但从其用词中可以看出,那两位官员只是“在场”,还有谁在主持会谈就不用点名了。

“1月2日,黄灿和伍小峰在出版室临时加班修改,共有六个版面未经过正常报纸出版流程改动。在报纸发售后,读者发现其中出现了严重问题,诸如:错别字,把“众志成‘城’”写成“众志成‘诚’”;历史常识错误,把4000年前的大禹治水写成了“2000年前的大禹治水”,还有文意不通的语句,如“历经半个多世纪共产党人建国的苦难辉煌”等。

不过这个微博没有透露最关键的信息:庹震把习近平的“宪法梦”给删了,这才是《南周》记者们最愤怒的地方,但由于在大陆那种高压情况下,人们不愿纠缠在这个政治敏感词汇上,于是抓出庹震的行政违规来抗议。1月4日早上,曾在《南方周末》工作的50多名编辑记者联署发表公开信,指责庹震指示删改献辞是“越界之举、擅权之举、愚昧之举、多此一举”。他们要求庹震引咎辞职、并恢复抗议记者被封杀的微博账号。

1月6日晚上21点18分《南方周末》新闻部门负责人吴蔚在新浪微博上发表声明称,由于密码上交,“对此账号即将发布的声明以及今后所有内容,本人将不负任何责任”。没多久声明就被新浪微博后台删除。

两分钟后,《南方周末》官方微博发表这样一条“澄清”消息:“致读者:本报1月3日新年特刊所刊发的新年献辞,系本报编辑配合专题‘追梦’撰写,特刊封面导言系本报一负责人草拟,网上有关传言不实。由于时间仓促,工作疏忽,文中存在差错,我们就此向广大读者致歉。”

《环时》社评引发对抗

1月7日,被江泽民派系人马掌控的、被誉为“新时代文革两报一刊”的《环球时报》发表社论《南方周末“致读者”实在令人深思》,文章说:“这些人提出的要求很激烈,表面上是针对具体的人和事,实际上谁都看得出,他们的矛头指向了与媒体有关的整个体制。”

不管这些人愿不愿意,有一个常识是:“在中国今天的社会政治现实下,不可能存在这些人心中向往的那种‘自由媒体’。中国所有媒体的发展只能是同中国大现实相对应的,媒体改革必须是中国整体改革的一部分,媒体绝不会成为中国的‘政治特区’。”

社论最后说:“希望所有喜欢《南方周末》的人配合风波的平息,别逼一份中国报纸扮演它无论如何也承担不了的对抗角色。”

如果站在屈服于中共淫威的角度看,这的确是大实话,不过前提就是人们必须跪在言论管治面前不得有半点非分之想。然而,中宣部凭什么剥夺人讲真话的权利呢?中国为什么就不能走向民主法治呢?媒体为什么不能成为改革的先锋呢?独裁僵化体制下的条条框框为什么不能打破呢?于是,《环时》企图高压民意的言论,激起民众更大的愤怒。

同一天,中宣部下达三点密令:党管媒体是不可动摇的基本原则,《南方周末》此次出版事故与庹震无关;此事有境外敌对势力介入。为了整肃大陆媒体业,刘云山还下令让全国媒体转载《环时》的这篇社论,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幕却让头脑僵化的人们大开眼界。

各地党报抗命中宣部

湖南媒体人龚晓跃表示,同事们收集了能找到的所有报纸,看《环时》那篇谬种流传的恶文的转载量。“我看了一眼,发现中国的有良报纸与无良报纸、有底线报纸与无底线报纸、大报与小报,在今天早上划出了明确的界线。比如在湖南,前两名的晨报(《潇湘晨报》)与晚报未转载;在广州,《广州日报》未转载;而在上海,几乎无人转载。天冷,但南方不孤单。”

人们还发现,《北京日报》、《京华时报》、《新京报》、《东方早报》、《重庆晚报》、《郑州日报》、《新疆都市》、《消费晨报》、《乌鲁木齐晚报》等,都没有转载。很多人怒斥《环时》“可耻”,是“匆忙为事件定调,诬蔑《南周》是造反,给执政者埋雷。”还有的称《环时》是江派的特殊“打手”,在“茉莉花事件”、“艾未未事件”、“陈光诚事件”上,充当打人的“大棒”,毫无道义可言。

独立作家金满楼说:“中x部(中宣部)令全国各大媒体一律转载《环球时报》之烂文,这不是强奸,也不是嫖宿,而是搞千人斩,聚众媒体于一堂,供中x部一人淫乐,肆意玩弄。这是国耻!是媒体人和民众的奇耻大辱,是要上史书的!谁给了你们权力,谁又需要你们管理——拿开你们的脏手!”

知名律师滕彪说:“任何极权体制都是二杆子政权:枪杆子和笔杆子。但是,当笔杆子开始变成键盘的时候,当他们不得不用枪杆子来抢笔杆子的时候,事情正在起变化。”

“今天我在现场”

与此同时,数百民众聚集在广州《南方周末》集团大楼外,进行打标语、喊口号和演讲等活动,争取新闻自由。民众的声援持续了好几天,大量警察出现在现场,但没有干涉人们的抗议活动。后来,一些毛左也聚集在大楼外,双方发生一些争论,出现一些小的冲撞。

1月8日,香港各界也纷纷声援《南方周末》,多个政党游行到中联办,抗议中共打压媒体、控制舆论,民主党促中共就事件展开调查;社民连强调,整个事件最关键的是人民的反抗,呼吁各界声援,也有团体发起一人一相活动,号召支持《南周》。

香港社民连及民主党成员,分别游行到中联办,声援《南方周末》,反对中共官员庹震涉嫌篡改《南方周末》新年特刊献辞。(摄影/宋祥龙)

全球关注大陆新闻自由

国际媒体也大量报导此事。1月9日《纽约时报》称,“《南周》反审查抗议周二演变为意识形态的对抗,言论自由抗议者跟举着红旗和毛泽东头像的共产党支持者短兵相接。”《南周》编辑透露说,报纸编委正在跟报社最高管理层和省宣传官员进行谈判,要求废除出版前审查程序。

《美联社》报导说,中美发言人就《南周》事件隔空交火。美国国务院1月7日说,媒体审查不符合中国建立一个现代化基于信息的经济和社会的抱负,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则称,北京反对任何国家或个人干预中国内政。

《彭博社》表示,媒体是反腐败的关键盟友。《南方周末》以曝光腐败官员而著名。在奥巴马2009年访问中国的时候,该报纸被白宫选中采访奥巴马。

英国《金融时报》指出,民众呼唤更深层的政治改革。“超过3,000万中国人周一被中国最有人气的微博吓了一跳,著名演员姚晨在微博上引述了一句索尔仁尼琴的语录‘一句真话胜过整个世界’”,并附上《南方周末》的标志。

姚晨微博留言标志着对中共新领导人习近平的一个警告:中国需要的不仅仅是不断增长的收入。中国公民日益需要政治权利,特别是年轻、富裕和受到良好教育的人。

几个记者的挫折迅速滚雪球一样聚集成公众对整体缺乏言论自由的强烈抗议。这不是偶然。在过去一年,共产党内外要求政治改革的压力在积聚。在微博上一张照片显示,十几个男女戴着面罩,举着标语说:“‘四菜一汤不是真正的改革。只有新闻自由才是真正的改革。’”

新京报社长提出辞职内幕

随着《南周》事件大火的不断蔓延,后来烧到了北京的《新京报》,并引领该报人前所未有的抱头痛哭。

内部人士透露,这次并非所有报纸都被点名要求转发,《北京晨报》、《东早》等报纸就没有被要求。但在被要求的媒体中,8日唯有《新京报》、《潇湘晨报》未转。北京市宣传部本来默许,北京市宣高层曾在公开场合提到,曾给“那一庹(庹震)打过电话”,说连“屎都成了关键词,还要怎么样?”对其颇不以为然。

但由于刘云山的批示说,《新京报》必须发,于是8日晚上八点半,北京宣传部副部长严力强亲自上门督导,与《新京报》高层会谈,给出两条路:要么转载、要么解散报社。该报社内部连夜举行民主投票,拒绝转载被全票通过。

据说《新京报》社长戴自更同奉命前来压阵印刷厂的副部长当场翻脸,撂话说:“我现在口头跟你提出辞职。”而且总编王跃春也表示,如果《新京报》刊登该篇社评,他也会辞职,当时《新京报》全体成员的微博已经“集体就义阵亡”。

消息传出,很多同行、社会各界人士都对戴自更竖起大拇指,并表示大力支持。人们在他元旦发的一条微博上留言:“加油!”“英雄不问出处”“历史会记住”“致敬!”“好人好报!”

戴自更元旦微博这样写道:“旧年永逝。在光明与黑暗之间,我们以各自方式,见证了2012年的日日夜夜,更一起活过‘世界末日’。生活无需太多离奇,只要活着,总能轻而易举拆穿任何一个花枝招展的骗局。做一个幸福的人,敬畏理想,相信未来──请关注《新京报》2013元旦社论。”

著名时事评论员“五岳散人”表示,自己这辈子最自豪的事情,就是曾经在中国几乎所有最好的、最有骨气的报纸上开过时政评论的专栏。北京的调查记者李大超公开表示:“从今天开始,我一个公民身份,抵制《环球时报》,所有他的读者,我都远之;所有关于他的新闻,我都不评论,不转载;所有他的订户,我都会以我自己的行动去抗议。”

没有谁能让我们真的跪下

然而在第二天出街的《新京报》上,人们在A20还是看到了那篇转载的环球社评。《新京报》一记者在日志上这样写道:“做了那么多调查报导,一直对国家的未来满怀期待。如今,头一回,对这个国家产生一种憎恨。几乎所有同事的微博都被禁言了。

“三个小时过去了。凌晨三点,大家仍没有去意,本应空旷的编辑部里,站满了同一种表情的人们。有人搬来两箱酒,拆开,每人分走一瓶,拉开就喝,就像在与一段时光告别,又像是在醉意中释放心中的压抑。

“这坨屎终于还是砸到了我们头上。重重的。我们不愿意跪下。但膝盖被砸碎,我们咬牙切齿,下跪一次。……只要报社还存在,就不会是穷途末路。没有谁能让我们真的跪下。”也有博文称,“《新京报》所有女员工都哭成了一片。”

9日《潇湘晨报》也被迫转载了《环时》社评。在第三版上有四个评论,除《环时》那篇外,还有“今天我们如何弥合信任拨正情绪”,“要跟得上时代的节拍”。在四篇评论的旁边,是一副巨大的广告:“拨打96360,订购除虫灭害服务‘杀光’为止。”人们评论说,《潇湘晨报》的黑色幽默,讽刺之意溢于版面,但中宣部奈何不得。

据《明报》报导,《环球时报》网在发表那篇引发轩然大波的社论之后,主管互联网的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国新办)曾经令《环球时报》社将该文删除,国新办副主任钱小芊还曾亲自前往交涉。但中宣部的态度却刚好与国新办相反,经过“沟通”,国新办承认“搞错”;而中宣部又强令全国各主流新闻网站及各地有影响力的都市报转载该社评。

据1月10日德国之声报导,引发众怒的《环时》总编胡锡进1月9日晚在新浪微博上发出信息,慨叹中国复杂,《环时》文章被人修改了,并含混表示将删除微博。大陆历史学者章立凡分析,虽不清楚到底发生何事,但是透过毛左他们在微博的动态,以及胡锡进不似以往公共事件发言后的志得意满而是表现失落,可以看出官方“灭火”出现了状况。他认为,这次官方与《环球时报》由彼此同声同气变成互相“帮倒忙”:“把这个事情弄成众矢之的,使宪政问题变成家喻户晓的事情,现在连卖报的大爷都在说宪政了,这是以前没有的事情。”

人们也注意到,在全国各地超过一周的言论自由公开抗争中,中南海罕见集体沉默,没有一名高官就此公开表态,这可能跟3月才召开两会有关,但官媒却明显出现两个调子,中南海高层的权斗十分激烈,不过过程中,民间力量却越来越强大,这也是《环时》社论企图用高压来吓唬民众所没想到的。◇

本文转自310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相关新闻
湖南省息县访民携病孩闯中南海被抓
习近平冷落梁振英 出行广东不见香港特首
“世界人权日”北京密布警察  数千人被抓
网曝中南海第一女保镖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恒大危机及金融体系运作内幕
【直播】拜登就Omicron最新情况发表讲话
【新闻大家谈】迄今最糟毒株来袭 你须知这些
【未解之谜】外星人访谈录(4)挑战进化论
【微视频】赌王周焯华被查 揭红电影洗脑又洗钱
【拍案惊奇】Omicron可怕3特质 钟南山趁机带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