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湛江拒还18亿债务 “官赖”泛滥 违约曝光

人气 17

【大纪元2013年11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静报导)近日,广东省湛江市中级法院通报,当地党政机关拒不执行法院已生效判决,累积债务金额超过18.5亿元。这些“官赖”欠债多年不还,责任人却安然无恙,超标楼堂馆所、豪车等照常享受及升官发财。专家认为,地方政府债务巨大而无法偿还,也不想偿还,湛江的“官赖”是全中国的缩影,大面积违约即将开始和曝光。如果在美国,这样的地方政府就必须宣布破产。

广东湛江党政机关拒还欠债逾18.5亿元

中共党媒日前报导,广东省湛江市中级法院对外通报,湛江市各级党政机关仍有764件负债案件未执行到位,累积欠债超过18.5亿元。从去年3月起,各地法院就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对党政机关执行法院生效判决的专项积案清理工作,清理党政机关拖欠债务的历史旧账。

盖楼买车成为“官赊”重灾区

通过查阅相关案件的公开判决发现,除市政设施建设外,湛江党政机关赊账的“大头”缘起于兴建楼堂馆所。

例如,位于湛江市体育南路的湛江市司法局办公大楼,1999年立项建设。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认定,大楼造价1900多万元,尚欠工程款291万多元及利息。记者从被拖欠的施工代表饶乃江提供的照片上看到,按设计,办公大楼带有天台花园、卡拉ok房、大舞台等休闲娱乐设施,厅内有罗马柱,门口前矗立华表,一副高档奢华派头。因工程款拖欠等原因,项目“烂尾”。2011年,财政追加投资建成使用。

此外,党政机关赊账的另一大原由是公车消费。如湛江市霞山区民政局下属企业向霞山区救灾扶贫互助储金会借款215万元购买豪华大客车,至今仍欠100多万元的本金和利息。湛江市东海岛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与东海加油站签订协议,在该加油站购油,累计拖欠油费38万多元。

政府债台高筑,“官赖”各出损招

报导说,湛江市这些生效判决的欠账,最长的已经欠了20多年,有些债权单位已经解散,有的债权人从黑发等到了白头。“官赖”的手段,并不“高明”:

一是“新官不理旧账”。不少党政机关主要领导频繁换人,继任者拿出“新官不理旧账”作挡箭牌。当一份生效判决书递到霞山区民政局陈姓副局长面前时,陈副局长大大方方地表示不知情。债权人霞山区救灾扶贫互助储金会早已解散,基金会接管中心大门紧闭。一名民政局干部反问:过去这么久了,这钱还用还吗?

二是“躲猫猫”。法院工作人员说,许多党政机关实属恶意赖账。有的单位把财政资金转移到专项资金账户上,以“专款专用”为名,造成“无可执行财产”假象,规避执行。有的欠款只是两千元这样的小数目,被告机关就是拒不执行,一拖就是十几二十年。

地方政府债务天量无法偿还 湛江“官赖”是全中国缩影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接受记者采访表示,“广东湛江地方党政机关拒不执行法庭判决,累计债务拖欠超过18亿元,除了凸显中国的法律形同虚设、社会运作没有章法之外,还揭示了中国经济更深层、更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中国地方政府债务的问题已经累计到了天量的、难以偿还的地步,地方政府已经不顾亡党亡国的可能,径直违约、拖欠不还。

“广东经济向来是走在全中国的前列,湛江的这一现象相信是全中国的缩影,类似的‘官赖’、拖欠、违约现象会越来越严重,越来越普及,会给中国金融体系造成极大的冲击。”

民众头发等白了 政府就是不还

大陆媒体报导说,被湛江市下辖吴川市振文镇政府拖欠了120多万元工程款的肖先生说:“赢了官司照样拿不到钱!欠了十几个工人的工资,家里全靠别人接济。这十几年讨债,把我整个人的精神都拖垮了。”

湛江市下辖雷州市市民饶先生,当年给政府建办公楼时四十壮年,如今已经头发花白,到了退休年龄,仍然在不断上诉、申诉,希望司法机关主持公道。

湛江市此番专项清理行动,设定了最后期限:2013年12月31日。18.5亿元不是个小数目,仓促之间,钱从何来?

赊账“官赖” 缺乏问责机制

党政机关之所以敢于赊账超标建楼、豪华消费、一赖到底,报导认为,一是“官赊”乱花钱没有问责,花了白花;二是法院奈何不了“官赖”,赖了白赖;三是万不得已,最终总有财政兜底买单,白欠谁不欠?

近日,中共最高法院出台相关规定,要求曝光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广东省高级法院也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对失信被执行人限制贷款、高消费、出入境,乃至行政审批,挤压“老赖”的生存空间。

然而,由于缺乏问责、惩戒,主持“官赊”的官员该升迁的升迁、该退休的退休。继任官员不仅不理旧账,有的反而效仿、攀比,继续大胆赊账,导致“官赖”雪球越滚越大。

大面积违约开始 中共中央进退两难

近期美国的底特律市申请破产,但还在寻求融资解困。谢田教授表示,中国的成百上千个“底特律”反倒有可能先一步破产,拖垮中国经济。“因为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负担更严重、债台高筑的现象更普遍,而财经的风险监控则付诸阙如,一旦破产风潮蔓延,中共除了继续大印钞票,其实没有什么解药。但印钞、加速通胀,则是另一剂自杀的毒药。”

谢田认为,地方政府开始拖欠,拒绝偿债,其实就是大面积违约的开始。这预示着中国经济的危机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金融局势非常危险。

“中央政府目前处在一个两难的境地中,如果对广东地方政府严加惩治,必然触动共产党贪官的利益,会引起党官们的剧烈反弹,加速中共内部分裂的速度;如果中央政府置之不理,其它省份、城市会群起效仿,造成地方政府破产大面积蔓延。中共实在是进退两难、进退维谷,看来这次是死定了。”

(责任编辑:童宇)

相关新闻
揭秘中国家庭的隐性债务 专家预警家庭财产损半
7个经济数据泄密中国经济惊人现状
中南海“头大” 社会动荡5天15起群体事件
中国地方债务或已达20万亿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简浩名:善恶有报 林郑命运由天定
【新唐人晚间新闻】嫌犯被释后性侵老妇 纽约保释法惹议
【重播】川普北卡集会演讲 数万人参加热情高涨
【薇羽看世间】美议员:全方位强化对台关系
【新闻看点】拜登家再曝涉重罪 川普胜选率大增
【拍案惊奇】五中前习换将 共和党提灭共目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