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日军侵华期江泽民接受日本特工训练

人气 29

【大纪元2013年02月01日讯】李香兰主演了《支那之夜》并唱红了与影片同名的歌曲,描写一个中国姑娘虽然挨了日军的打,却还痴心不改地爱恋着日本侵略者。这种用甜歌和美女细致入微的洗 脑手段,也令江泽民印象深刻。江泽民曾亲自指示中央电视台每年春节联欢晚会都要以宋祖英歌唱“盛世”的颂歌开幕,这种苦心就可见一斑。

江泽民念念不忘李香兰

对于当年貌美如花的李香兰,江泽民更是念念不忘。1991年,日本四季剧团 来华演出大型音乐剧《李香兰》,其中不乏对历史的改述。当时已经71岁的李香兰本来准备亲自来华参加大连的闭幕演出,后因身体不适而不得不取消行程,江泽 民还叹息了很长时间,为没有和当年千万男人的梦中情人直接见面说上几句话而遗憾。

江世俊(江泽民父亲)年年祭祀孔子,举行大典,表演“八佾舞于庭”,以示弘扬中华文化,并且按照《礼记》王制,猪、牛、羊三牲作为“太牢”祭后分割送给日伪政府部、局级官员。江泽民打着弘扬民族文化的旗号,实则为中共涂脂抹粉,与乃父一脉相承。

“青年干训班”

侵华日军间谍总头目、陆军大将土肥原贤二有个得力助手叫丁默村(亦名丁默村、丁默根)。当年丁以战略方案《上海特工计划》脱颖自荐,于上海基斯菲尔路76号 成立“特工总部”,丁默村、李士群分别任正、副主任。丁默村早在1939年即就任国民党中央委员、中央常务委员兼社会部部长,相当于中共政治局常委兼国安部长。

江世俊望子成龙,深知唯有特工人员出身才能得到侵华日军的特殊信任与重用,如丁默村之流,大有前途;而丁默村在另选校址重建国民 政府中央大学之前,就想到决不能让侵华日军办的大学培养出抗日分子,因此训练“职业学生”掺杂其中,监视抗日思想或行为,及早发现蛛丝马迹,并加以逮捕消 灭已成为当务之急。于是丁创办南京大学青年干训班,吸取侵华日军经验,从高级官员子弟中,选拔幼苗,从小培养,以期植入心扉,处变不惊,应对有方。汪伪政 府部、局级汉奸趋之若鹜。

丁默村一共办了四期未来干部培训,每期人数不等。江世俊见缝插针,力荐其子,称之为特殊材料,极擅于隐藏自己。

有意思的是,特工训练除业务技术科目外,也上政治课,从思想上控制特工人员。一切特工被禁止信奉正神。德、意、日结成轴心国后,彼此交流特工资讯,无神论的祖师爷、宣布“上帝死亡”的尼采邪说被当作时髦的“先进文化”,成了特工精神训练的重要教材。

江泽民参加了第四期培训

江泽民参加了第四期培训。干部培训班是以中央大学的名义办的,请有关专业教授及特工兼课,每期结业,直接送入中央大学。江泽民选择了电机系,这与其父业余爱好有关,也因为江泽民对江世俊在大东亚圣战展览上显示的电机技能感到好奇和新鲜。

江泽民除免费入学外,还有特殊津贴,出手阔绰,与趋炎附势的狐朋狗友徜徉花街柳巷。特工行当使江腐化很早,所以在江泽民任电子工业部部长时,第一次出差美国就嫖妓熟练。这在当时部长一级尚很少见。

这个青年干部学习班的成员,嗅觉都忒灵敏,侵华日军投降后纷纷逃散。落入中共手中者,都成了保卫部门的业余教员,定期给保卫干部上课。而江泽民也给中共上了一课,他虽然“干正事的能力不如一个地方单位的小科长”,却以特工手段,耍弄了土八路中一切新老对手。

2003年10月,有人公开发出呼吁,希望知情人提供一张照片,其题目为《李士群江泽民合影》,摄制于1942年6月。这张照片的见证人指出,李士群接见伪中央大学青年干训班(秘密)第四期成员,当时一共23人合影。第二排左五即为江泽民。

汪伪特工头子李士群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4月12日,李士群受中共指派,前往苏联接受“特工”训练,1928年底返回上海,在中共“特科” 工作。1938年,李士群投靠侵华日军,建立“76号特工总部”。与李士群在青年干训班的合影成为江泽民汉奸特务出身的铁证,也是他挥之不去的梦魇。

有汉奸嫌疑的江泽民离校跑掉

1945 年9月3日,日军战败投降,中国失地开始光复。国民党政府在当月26日颁布《收复区中等以上学校学生甄别办法》,对日军侵华时的沦陷区公立专科以上的在校 学生进行甄审。同年10月,国民政府教育部颁布命令,将上海交大、重庆交大和南京中央大学三校合并为一,以徐家汇的上海交大为校址。

由于南京中央大学和上海交大等六所院校被列为汉奸伪学校,其在校学生为伪学生,均要进行甄审,因此江泽民也在有汉奸嫌疑的伪学生甄审之列。可就在此时,正待甄审的江泽民却突然离校跑掉了。

跑掉的原因是他看到了陈公博的下场。南京政府在1945年9月9日受降仪式结束后,立即由中方代表何应钦向日本代表冈村宁茨提出引渡陈公博回国受审,10月3日陈公博被押送回国。

从国民党政府对于汉奸的严厉手段,江世俊也感到大难就在眼前,于是他把“江冠千”的名字丢掉,摇身一变,又成了商人、工程师、文学爱好者“江世俊”,跑回老家乡下隐姓埋名了一段时间。

江泽民流落到江西永新棉花坪

江泽民则离校逃跑,流落到了江西永新一个叫棉花坪的地方。没有了《支那之夜》的歌声,也没有了秦淮河畔的《玉树后庭花》,更没有了特务经费和人人称羡的阔少生活,江泽民饥寒交迫,流落街头。后来当地一位农民收留了他,让他在那里一呆就是半年多的时间,才被他的家人接走。

在走之前,江在那位农民家的一本旧医书上写下如果今后他发达了,一定回来看看之类的话,并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江当总书记以后,曾去过井岗山,途中就在永新 呆了一天,而且特意去看了一下棉花坪。但随行人员都不知道他为什么熟悉这样一个小地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去看看。1997年,当时那位农民的后人找到了 那本旧医书,大吃一惊。就找到了尉建行妻子(也是永新人)的一个亲戚,想通过他来想点办法,但是最后还是被那个亲戚劝住了。

在江泽民出逃期 间,中共上海学委利用广大学生对甄审的不满情绪,发动六校学生成立学生联合会,并从1945年10月到1946年3月的半年内(正好是江避难江西永新棉花 坪的半年之内)组织六校学生先后七次上街游行(其中最著名的是11月6日的示威游行,简称“11•6”游行),八次请愿,多次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与此同 时,南京、北平等地被列入伪学校的学生也在当地中共地下党的领导和鼓动下相继行动,走上街头游行抗议,引起社会舆论很大反响。

江泽民掩饰这段历史

这么大、这么风风火火的运动,江泽民如果参与了,以其巧舌如簧就足够附会出二、三十集自我吹嘘的电视剧,但江泽民硬是从不提起,实际原因是他根本没什么可说的,一说就露馅儿。当时他既不在南京也不在上海,而是躲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偏僻角落,焦急地盼望着甄审活动停止的消息。

江 泽民后来为掩饰这段历史,说他在1943年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学生运动。这纯属瞎掰,完全是为蒙骗不懂历史背景的外行,须知当时在侵华日军占领区学校 里,并没有发生过中共地下党领导的学生运动,只有秘密的地下反日抗日斗争活动,在国统区才有要求蒋介石、国民党政府抗日的学生运动。这种中共在国统区发动 的学运与其说是为了抗日,倒不如说为了损毁蒋介石的声望和希望国民党与日本人两败俱伤。

江泽民对于大学毕业后1948年在上海的这段历史,历来也很避讳。据中共中央提供的简历里,介绍江1947年大学毕业后,接着就是有关1949年中共建政后的经历。

事实上江泽民当时的两个老板分别是日本人和国民党,用中共的话讲,就是剥削者和反革命。这段实情除了海外学者以外,也再没人提起。江泽民和马克思敌人的短暂共事,这是他在中共统治时期无论如何不敢说的。

(版权归大纪元所有,欢迎转载,不得更改)
(节选自《江泽民其人》;小标为编者所加;责任编辑:郗古韵)

相关新闻
习近平逼退江泽民“老人干政” 新华社给江作“总结”
广东宣布废止劳教 广州公安副局长自杀原因被曝光
新华网斥宋祖英春晚节目是“吃剩饭”再敲江泽民
江泽民死党陈良宇秘史:在英国嫖妓
最热视频
【世事关心】世纪之掩盖
【纪元播报】市区遭占领 西雅图共产魔影挥不去
【重播】美国会有关“港版国安法”听证会
【重播】蓬佩奥新闻发布会:香港新法太离谱
【十字路口】港区国安法刑罚严厉 世界受影响
【纪元播报】川普签总统令 暂停发放H-1B等工作签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