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腿的骡子

作者 : 林广
font print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古时候,有一对老两口,家道殷实,有房有地,吃穿不愁,日子过得还算可以。他们膝下只有一子,机灵可爱,讨人喜欢。所以他们对他是百般呵护,如同心尖肉一样。

只是这儿子从出生起就患有一种先天性怪病,每天都要吃肉,一天不吃,就浑身疼痛,好像随时都会死去。

老两口为了给儿子治病,天天上街去买肉来给儿子吃,一顿也没有缺过。而他们自己却节衣缩食,舍不得多花一文钱。

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儿子渐渐长到了二十岁,可是病却一点也未见好转。

长时间的买肉治病,已经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到后来家中值钱的东西,甚至连田产房屋都变卖了,还是未治好儿子的病。最后只剩下一间破屋,两亩薄田,都是人家不要的东西。

唯一值钱而没有卖出去的,是一头用来耕田种地的骡子。因为老两口还要靠它吃饭过活,卖了它,那可就彻底完了。

可是眼下除了骡子,已无任何钱给儿子买肉吃,这可怎么办呢?老两口愁得茶饭不思,昼夜难眠,整天坐在家里唉声叹气。

这时候儿子对他们说:“我这病吃了这么多年肉,已经快好了。如今只要杀了咱家这头骡子我吃了,这病一定就会好。否则,我的命恐怕保不住。”

老两口听了,心里直犯难:杀了骡子吧,今后无法生活;不杀骡子,咱宝贝儿子的病无法医治。这可怎么办呢?不过,要是按他说的只要吃了骡子肉病就会好,那倒也行。

左思右想,最后决定,杀,儿子要紧。要是儿子没了,我们老俩口还活个啥劲。

于是,他们便杀了骡子,煮了骡子肉给儿子吃。但是儿子说:“这匹骡子的肉只我一个人吃,你们俩个绝对不能吃一丁点。要不然,我这病可是不会好的。”

当时老两口满口答应,果真只是做给儿子吃,自己一点也不沾唇。

可是过了些日子,老俩口心想,整整一个骡子的肉,儿子一个人吃也嫌多得慌,莫若我们也吃点吧。于是两个人商量好了,背着儿子偷偷割了一条腿,煮来吃了。

结果,骡子肉吃完了,儿子的病却并没有痊愈,反而一命呜呼──死了。

这一下,简直就像塌了天一样。老俩口哭天扯泪,碰头抓脸,伤心得快要死了。

他们既后悔自己不该不听儿子的话,偷吃了一条腿的骡肉,致使儿子命不保,又伤心这么可爱的宝贝儿子抛下他们走了,今后可怎么活呀。

从那一刻起,老俩口整天以泪洗面,不吃、不喝、不睡,也不出门,坐在家里发呆。并且随时都打算着要跟儿子一起去。

就在老俩口悲痛欲绝的时候。有一天,门上来了一位化缘的道人。这道人见他们如此,就问是怎么回事。开始两个人不说,追问再三,老俩口才把事情的始末告诉了道人。说完了就催道人离去,说虽然告诉你了,也解决不了问题,排遣不了我们的思念,反而徒增我们的伤心。

不料那道人听了,竟然哈哈大笑起来:“好一对糊涂夫妻呀,你们心心念念放不下的那是你们的儿子吗?那是你们的债主!”。

一句话,石破天惊。惊得老俩口目瞪口呆:“你这道人胡说八道什么。要化缘,你就到别处化去,我们如此伤心,你不来安慰也就罢了,反倒说些这样的话,在我们伤口上撒盐。”

“我怎么是胡说八道了,我说的可是真实情况。你们俩个迷在情的假像中不明白,打发走了要债人应该高兴才是,怎么反倒对债主儿念念不忘的,甚至还想把命也搭进去。何其糊涂。”

那道人微一沉吟又说:“不过我看你们欠他的债似乎尚未还完,他还会回来讨要的。”

老两口本来也不相信道人的话,但一听说儿子可能还会回来,倒觉得是个机会,最起码能再看一眼儿子。因此问道人:“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那道人说:“他要是来的话一般是夜间。你们可将枕头摆放整齐,再将衣服之类的东西塞进被窝,装成一副你们睡觉的样子在炕上。然后我在地上打坐,你们藏在我的身后,看他来时怎么办。只是有一点,在他来的时候,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你们都千万不能出声,如果一出声,他就会伤害到你们。”

老俩口心想,我们心肝宝贝一样的儿子怎么会伤害我们呢,不过为了见儿子,也只好照道人说的做,布置好了被窝,打开门,藏在道人的身后静静等着。

就在当天夜里,到了三更时分,藏在道人身后的老俩口顺着门口向外望去,果然见一黑影从远处向他家走来。等那黑影来到跟前,老俩口惊得几乎叫出声来!

原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日思夜想的宝贝儿子。只见他面色凶狠,手里提着一把砍刀,身后拉着一匹三条腿的骡子。来到门口,他先拴了骡子,然后紧了紧手中的刀,气势汹汹地走进门来。

进门后,他似乎并未看见坐在地上的道人和藏在身后的老俩口,而是径直来到炕边,一边挥刀朝炕上的被窝狠剁,一边嘴里骂道:“叫你们不要吃骡子肉,你们非要吃,要是不吃,你们欠我的债刚好还清。可你们就是不听,非要背着我偷吃掉一条腿,害得我的骡子现在只剩下三条腿,又不能干活,又不能骑。我叫你们吃!我叫你们吃!不还钱就还命来!”

如此一边骂,一边在被窝上乱砍了一阵,才出门拉着骡子愤愤走了。

坐在地下的老俩口吓得差点没叫出声来,幸亏被前面的道人护住了,才没被儿子发现。

望着炕上的被窝,看着扬长而去的儿子,老俩口这才如梦初醒。原来我们如此疼爱,割舍不下的宝贝儿子,却真的是一个来要债的主儿。我们一辈子真是活在梦里。

从那以后,老俩口这才明白了真相,振作了起来,再也不去想念他们所谓的“儿子”了。

圣者说:“万事皆有因缘”。人在世间,迷于名、利、情中而不能自拔,非但承受着无边的苦恼,有的甚且送了性命。便如这老两口,要是固执己见,不听道人劝,还不枉送了性命。故此,明真相,纳善言,凡事看开些,便是处世之上上之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朝末年,大明朝开国军师刘伯温的好友宇文谅,在少年时就品学兼优、修养有素。到青年时出落得仪表不俗、俊秀文雅,犹如天上的金童临凡、前朝的的潘安转世。非但如此,尤为突出的是才华出众、德昭日月。最令人佩服的是他不欺暗室、守身如玉,全人名节、守口如瓶。称得上是一个出奇的真君子,超群的大丈夫。
  • 宽容之心,是一种仁厚的心境,是圣贤人的心境。不但为他人带来如沐春风的和悦,其实,也在为自己种下幸福的种子了。
  • (shown)在我们没有觉察的时候,地球已一步步迈入了宇宙的新纪元。在所有已经和即将开始的变化诸相中,神韵现象是这一新纪元的先声。有如一扇朝向深邃苍穹的天窗,神韵把人类从一场千万年的大梦唤醒,把隐匿了过于长久,关乎生命的真相展现。
  • 廿一世纪初,出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七年来,一个年轻的艺术团巡回世界演出,各大城市首席剧院冠盖云集。这个艺术团表演的是世界上唯一幸存的文明古国殊美的乐舞。没有任何预警,人们坐下来观赏这群来自纽约的年轻艺术家们,却不知为什么泪流满面。
  • 清代人王新斋,是一位收藏家。他收藏了一幅《樵夫涉水图》,画面中的人物活灵活虎,情景逼真,他奉若珍宝。有一天,他把这幅画拿出来,让客人们鉴赏。客人们都是文人雅士,他们看了,齐声叫好。
  • 一只名叫“爰居”的海鸟,停在鲁国都城东门之外已经三天了,臧文仲(鲁国之卿,即臧孙辰)便要都城里的人去祭祀它。
  • 少群居,多独宿。多收书,少积玉。 少取名,多忍辱。多行善,少干禄。 便宜勿再往,好事不如没。 …
  • 代河南杞县的刘理顺,青年时曾在一富翁家设馆授徒。主人为了尊师,特地雇一婢女,专门侍候他的饮食起居。婢女不仅年轻貌美,而且天性聪慧,朝夕在他的身旁听候使唤,晚上便在他的寝室旁的床榻上就寝。
  • 广辅、陈广弼兄弟二人,家住安徽巢县。一天,听说半空中有龙出现,他们便登上城墙去观看。
  • 我很小的时候听老人讲述这样一个发生在清朝年间,一个老长工行善得好报的故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