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女遭射杀后 报告称亚裔需更多心理关怀

人气 10
标签:

【大纪元2013年07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刘菲洛杉矶柔斯密报导)去年1月洛杉矶华人聚居城市柔斯密(Rosemead)发生女精神病患黄梅(Jazmyne Ha Eng)手持铁锤与警察对峙被打死的事件,一时间引发了警方是否过度用武、缺乏对精神病的应变准备等争论,也引起了人们对亚裔心理健康问题的关注。
  
时隔一年半,案件发生地柔斯密太平洋诊所(Pacific Clinics)的亚太家庭中心(Asian Pacific Family Center)于7月29日将一份有关“加州减少心理健康资源不均计划”(简称CRDP)的亚太裔族群报告呈现给公众。该报告分析了亚太裔社区缺乏心理资源的现状,提出改善建议,希望在健保改革全面实施前夕,为亚太裔居民争取福祉。

亚太裔妇女自杀率居各族裔之首

报告说全美32%的亚裔和23%的夏威夷原住民及太平洋岛民居住在加州。虽然有文献报导,亚太裔患有心理重疾的比率低,使用心理健康服务的比率也低,然而,也有证据显示并非如此。例如,年龄在65岁的亚太裔妇女自杀率位居各族群之首。由于对心理疾病的传统禁忌、语言障碍、医疗服务取得不易及辅导者缺乏对病患或受辅者文化背景的熟悉等因素,亚太裔可能有更多的人不愿向外寻求帮助。此外,亚太裔中各族群还存在差异,如夏威夷原住民和太平洋岛民成人有忧郁症的比例最高。
  
CRDP亚太裔工作小组主任、太平洋诊所早期防治总监郑建宏博士说:“我们需要通过宣传教育来减少(亚太裔对心理疾病)的禁忌并提高认知率。”他强调宣传资料需要具有亚太裔熟悉的语言和文化背景,“我们不能指望他们看懂英文小册子,对肤色和他们不同的人拍摄的录像带能有亲近感。”他并建议组建一支跨文化背景的心理辅导队伍,如能理解华人讲的“气”、“邪灵”等概念的心理师。

华人现身说法

坐落在洛杉矶县华人区中心的太平洋诊所,绝大多数客户是华裔,大多数工作人员也是华裔。

据该诊所亚太家庭中心的心理医生益田(Glenn Masuda)博士介绍,他们目前在处理的案例有700到800多是成年人,300到400是青少年,都是加州给低收入者提供的MediCal健康保险受益者。他们既有亲友推荐或自愿来见心理医生排忧解难的,也有学校、加州儿童局(DCFS)、警局和其他社会/医疗机构转来的多动症、自闭症患儿、瘾君子和有不同程度心理疾病的患者。
  

图:(左起)华人Bert Zan和王先生。(摄影:刘菲/大纪元)

曾经来求助的客户、现在诊所做全职“健康领航员”的华裔王先生用自己的故事现身说法。2004月6月,王先生被确诊患了结肠癌,3天后做了手术, 8月开始了半年的化疗。“接受化疗后不久,我变得非常抑郁。我因为没有健康保险又不能工作,所有存款都花在治病上,我担心三个孩子的未来和自己的健康,变得消沉绝望,几个月也不想见人。”2004年底,王先生在姊妹的劝说下来到太平洋诊所咨询。
  
一开始,他对心理医生还不能敞开心扉,过了一阵才把自己的担心讲出来,心理医生认真倾听,并鼓励他到成人学校进修。他选修了打字课,电脑课,开始做家务,接送孩子,在诊所兼职最后全职做客户服务工作……随着心理健康的恢复,身体状况也稳定了。
 
近年来,随着大陆移民的增加,来诊所求助的大陆华人也在增加。专门帮助华裔家长的“父母伙伴”(Parent Partner)Bert Zan说,一些大陆新移民的子女无法适应社会,不懂美国的规矩,导致在学校成绩下降,打架斗殴,和老师关系很差。究其原因,不光是语言上障碍,更是文化上的差异。他举例说:在中国学生见老师都是低眉顺目,而美国老师要求四目相接。有老师看见中国学生做不到目光直视,就感到不受尊重,学生反觉得老师太凶,最后导致老师告到家长那里,一件小事造成很大误解。
  
他还接待过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年轻母亲,因为失业、离婚,曾经试图带着8岁和4岁的儿子到圣塔莫妮卡海滩一起自杀。后来她被儿童局推荐到太平洋诊所,获得心理辅导的同时,还获得了生活上的帮助,如申请食品券,帮孩子加入课外活动项目等。后来她不仅找到满意的工作还找到一位体贴的丈夫。
  
但是Zan说,这些额外的付出也让他们的诊所陷入资金困境。

1500万美元联邦资金分给五少数族群

CRDP报告在最后提出若干改进建议,包括支持发展具有跨文化背景的心理辅导队伍,并提出56种新的更有效的精神卫生保健计划和策略。该报告将提交给加州公共卫生和健康权益办公室,以决定未来4年中每年1500万美元联邦资金在亚裔、拉丁裔、非裔等五个少数族群中的分配。

赵美心谈黄梅案

加州国会议员赵美心(Judy Chu)、州众议员周本立(Ed Chau)和洛杉矶社区学院理事伍国庆(Mike Eng)参加了周一报告的发布会。谈到黄梅案和今年5月发生在阿罕布拉市的越华裔精神病患Khan Tony Nim被打死案,赵美心说:“如果他们有像报告中所建议的,一种接纳的社会氛围,情况是否会不同呢?”
  

图:太平洋诊所郑建宏博士、 国会议员赵美心(Judy Chu)、州众议员周本立(Ed Chau)和洛杉矶社区学院理事伍国庆(Mike Eng)将一份有关“加州减少心理健康资源不均计划”的亚太裔族群报告介绍给公众。(摄影:刘菲/大纪元)

40岁的黄梅患有精神分裂症,是太平洋诊所的固定病人,她本预约在1月19日来诊所看病,但1月4日诊所的益田博士却发现她独自坐在候诊室,腿上还放了一把铁锤,问话也得不到反应。她身高4呎9吋、体重93磅,看起来不具有威胁性,但是益田还是报了警。他在电话中说明这是“低度威胁紧急情况”,可能是未按时服药所致。最终结局却是警察见电击枪未能阻止黄梅,便开枪将她打死。 今年2月 《圣盖博谷论坛报》从洛杉矶县地检署取得的公函显示,地检署认定警员对黄梅开枪系出于自卫,因为黄梅手持铁锤“冲向”他们。
  
郑建宏博士说,CRDP报告提出的新计划和策略就可以预防这类事件的发生,即教育和培训执法人员,让他们能够理解病人而不是将病人的行为解读为有意攻击。 ◇

相关新闻
CDC:美20%孩童有心理健康障碍
研究:代孕孩子心理健康问题较多
第56届广播金钟奖得奖名单今揭晓
【直播】疫苗究竟是防感染、防传播还是防重症?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孟晚舟真自由了?美加中谁赢了
【新闻看点】人质外交背后 中西两个不同教训
【马克时空】B-2隐身轰炸机造就美国梦 反成中共噩梦
【时事军事】核动力潜艇 将平息一切争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