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生死书》第三部:看清中共不等于中国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3年07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湾台北报导) 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发表《中国生死书》,集结50多位海内外受中共迫害人士的亲笔见证与30多位关心中国人权专家的文章,要求究责中共,还中国民众人权。日前记者报导新书第二部:中国‧现场,今次续报导第三部:海外‧流亡的部分内容。

2013年3月5日,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呼吁美国总统奥巴马、国务卿克里,像营救失明维权人士陈光诚一样,营救良心律师高智晟。(摄影:董韵/大纪元)
2013年3月5日,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呼吁美国总统奥巴马、国务卿克里,像营救失明维权人士陈光诚一样,营救良心律师高智晟。(摄影:董韵/大纪元)

耿和:中共谎言欺骗国际社会人权改善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2009年携带子女秘密出逃,她在美国国务院听证会为高智晟发言:“在2007年9月21日的绑架中,高律师遭到中共警方的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那天,高律师被六、七个员警套上黑头套,带到一间屋子中扒光了衣服暴打,暴打之后,四个人用四个电棍电击他的全身和生殖器,令他身体剧烈地抖动,汗如雨下,痛苦地满地打滚。”

“这种反复的电击折磨达数小时之久,致使高律师出现断断续续的昏迷,濒临死亡,第二天早晨,他们又用五支香烟薰高律师的鼻子和眼睛,还用牙签扎他的生殖器,他们就这样使用各种不同的酷刑,一直折磨高律师到第三天天黑,最后,高智晟的眼睛被香烟薰得肿得完全不能睁开,皮肤被电棍电得全身乌黑,没有一处是正常的皮肤。这只是高律师遭受的多次酷刑中的一次。”

耿和强调,毫无疑问,“中共政府对我先生的迫害和酷刑,既违背世界人权公约,也违背中(共)国自己的宪法。从我先生遭受的迫害就可以看出,中共自称它的人权改善了,不过是欺骗国际社会的谎言。”

旅美著名政论家、《中南海厚黑学》作者陈破空。(摄影:钟元/大纪元)
旅美著名政论家、《中南海厚黑学》作者陈破空。(摄影:钟元/大纪元)

陈破空:高智晟吁停止迫害法轮功 遭中共迫害真相未大白

流亡美国、旅美著名政论家陈破空为文“高智晟失踪故事惊世离奇”,高智晟呼吁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于2006年8月15日被当局抓捕,同年12月22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三年、缓刑五年。2011年12月16日,就在五年缓刑届满前夕,中共宣布:“高智晟数次严重违反缓刑规定,法院决定撤销缓刑,执行原判三年实刑。”

陈破空说,高智晟遭非法、非人酷刑,下令“收拾”高、并拍板“收拾”方案的,只能是中共高层,极可能是主管政法、特务系统的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经2010年4月的短暂现声和露面之后,高智晟旋即又归失踪。又过了一年半多,中共忽然宣布将高收监服刑。直到2012年3月24日,高智义与高智晟的岳父,终于在新疆沙雅监狱,隔着玻璃墙见到高智晟。

“家属探监,真相未白。”陈破空说,中共当局威胁高智义一行不准对外讲,如果讲了,就不准下次再探监。家属虽然终于探监,但高智晟遭迫害的真相仍未大白。

法轮功新闻发言人张而平(大纪元资料库)
法轮功新闻发言人张而平(大纪元资料库)

张而平:中共不是中国

法轮功新闻发言人张而平说,从中共执政60多年来的历史来看,它非但与中华文明格格不入,而且对传统文化大打出手,50年代的“破四旧”,60年代的“文革”,70年代的“批林批孔”,到今天打压信奉“真、善、忍”佛家传统的法轮功民众,它处处与传统文化为敌。

张而平提到,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反复声称:中国绝不照搬西方那一套。可是他们所谓的“伟大、光荣、正确的共产主义”又是从何而来的呢?作为一个西方的专制思想体系,共产党文化是从原产地德国,经由俄国,在上个世纪20年代到达中国的道地“洋货”,它既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更不是中国人民应该视为“母亲”的图腾。

他强调,爱党等于爱国的洗脑意识与历史事实南辕北辙。实际上,爱国必须反共才是真正符合中华民族利益,符合客观历史规律。“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只有解体中共,中国才有希望。那才是中国人福祉的开始。

旅美民运人士杨建利博士2012年获得“丹麦政治研究中心”的年度自由奖(CEPOS网络截图)
旅美民运人士杨建利博士2012年获得“丹麦政治研究中心”的年度自由奖(CEPOS网络截图)

杨建利:“不是中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流亡美国、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博士说,中共通过暴力和欺骗的手段,取得内战胜利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把人民置于更残酷的奴役中;但中共是玩文字游戏的高手,把这段历史称为“解放”。

中共除了透过“解放”奴役中国人,杨建利举例,中共当局给藏、维、蒙、壮等民族集聚地区冠以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等名称,使许多人望文生义,真的以为这些民族享有自治的权利;而事实上,中共政权对这些民族地区的控制比其他地区更严,人权迫害更残酷,毫无自治可言。

杨建利再举例,同样地,在台湾海峡两岸的关系中,中共也一直玩着文字游戏.其中,中共所暗设的最狡诈的文字陷阱,就是把“中华人民共和国”简称为“中国”。他强调,有些东西是可以省略的,有些东西就不可以,比如说“一贯下流”就不能省略为“一流”。“假如读者认为我在含沙射影某国家(中共)政权一贯下流,还想做一流国家梦,就算是吧!”

“北京之春”杂志总经理薛伟(摄影:徐明/大纪元)
“北京之春”杂志总经理薛伟(摄影:徐明/大纪元)

薛伟:中共政权瓦解 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北京之春”杂志总经理薛伟说,中国共产党总是虚伪地教育人民,要“为祖国献身”,要“甘当党的螺丝钉”,毫无保留地牺牲自己。事实揭穿了他们鼓吹的神话:掌权的、得利的、腐化的、堕落的,都是中共上层当权者;他们纸醉金迷,花天酒地,却要人民默默地为他们做出奉献。

薛伟说,共产党坚持一党专政,就容不下一个西藏,甚至在台湾的民主进程中,进行恐吓打压,这真是我们中国人的耻辱,这是何等的悲哀。他强调,在中国根本不存在西藏问题,也不存在台湾问题,有的只是中共问题,在中共政权瓦解以后,一切问题都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迎刃而解。

(责任编辑:李晓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