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剑】:人渣王小蛋

人气 5

【大纪元2013年08月16日讯】

红朝真是不消停。

一个多礼拜了,北戴河海里岸上党国7个团练掐的正欢,刘公公云山嫌不刺激,三角眼一转,抽冷子密令新华网放出一只鸟,上线胡搅搅。大家一看,鸟号王小石,眼生。黑老鸹?不是,家雀儿?也不是,什么玩意儿呢?这年头就这点好,“人肉”方便。弟兄们发力几十小时,三下五除二验明正身:王小石,中共社科院草包副院长李慎明马甲是也。

在变态党国,前些年挤出个信口雌黄、语无伦次,不知所云的独门口气“行业”,终获爱称——五毛党。久了,行里还评出高级、中级、低级、实习、垫底若干职称,这还不算,定期培训、评优、发奖,忙得跟城管似的。

这两年无法无天、孔庆西、扁滨兴之流胜出,被赞为最丑五毛,不过这三几厮太闹,而且还和准死囚薄三挂上了闺蜜,让大家烦心死了,审丑也疲劳,最后再也提不起兴趣,拍苍蝇都懒得抬胳膊了。

正郁闷间,王小石出街了(有文化的农民都把“石”念成dàn,特别是算口粮的时候,为了不让城里没文化的博士们自卑,也为了脆口儿,我们干脆念“王小蛋”好了)。小蛋一亮相就在党媒上叫嚣,“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

听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我猜五毛若思考,上帝准懊恼,想不通这帮家伙究竟是哪年被门板挤扁脑袋的臭虫转世?不过没关系,臭虫这年头变身明星不稀奇,也算娱乐大众吧。这不,就在上帝纳闷的时候,地球上的弟兄们被小蛋逗乐了,一时间对那些不甘过气、滞留街角继续搔首弄姿的老五毛没了兴趣。新丑已亮相,大众很激动,于是竞相上网戏耍这只蛋。

查,马甲王小石1978年调任共军军报记者,后被杀人魔鬼王震看中,收到身边做秘十年,成为家奴。王震死后,小蛋却一路鸡仔熬成鸡婆,升副军、正军。97年被蛤蟆赏了个少将衔,还嫌自己土,钻营混了个党校研究生证书,凭此“学历”被公公们安插进了社科院当副院长,自命该院马列研究院博导。

一天大学没上,就可以被送进中共党校直接读研,而后坐进3,000高知的社科院掌门。海盗当将军当教授,在盛产海盗的索马里都行不通,红朝官场却层出不穷,要不我说党国变态。也是,唱《小背篓》讨江爷爷欢心都能混上将军,小蛋有啥出奇?本该低调感恩,知足长乐,早先按摩王震槽牙的鞋刷子能不能给博士生刷明白了还是问题,只学王贼骂街恐怕是不成了。不过据说这厮并不安分,毛左言论一箩筐,中伤良知也拿手,王震遗风明显,所谓“近墨者黑”吧,如此常惹著作等身的社科院高知嗤鼻。

刘公公这回为什么放出这只左鸟呢?一是五毛人才近乎枯竭,养鸟千日用鸟一时,这会儿不放出来救主,等红朝变成二苏联就悔死了。

二是刘公公喜欢开发新五毛。从“文革”后当上共军报社记者那天起,小蛋就明白了:只要跟党走,讲不讲真话不吃紧,党叫干啥就干啥才能活下去、升上去,喝上胡辣汤,不怕大饥荒,蛋才不至于泄了黄儿。

小蛋一文成名,一手公开叫板良心国民,一手继续蒙骗墙内公众,哗共营而取恩宠。弟兄们都在想,其鸟文既不是新华网官方社评,也不是名记大作,而取自这厮民网博客,竟讨得刘公公如此赏识,令各大党媒头版悬挂两天,地位超过政治局级别,可见此鸟与公公思路正相契合,看得出,小蛋一举被公公选五成功,做了北戴河舞台厮杀的架子鼓手。

这厮恶名一时超过毛左前辈。可还没得意一会,忽感今非昔比,猛然发现此时已不是共匪8964血洗天安门、江蛤蟆99720疯狂镇压法轮功那年月。不仅马甲须臾被哥儿几个扒下,亮出裸体,而且原想一边护裆一边侮辱P民智商,反被大众围观羞辱,狗血浇头。

敲开蛋皮看裸蛋,瞅瞅里面什么黄儿,多大味儿,够不够臭。一看不要紧,大伙情绪来了。

小蛋虽已64高龄,却不甘落伍,学着老五毛的口气谩骂良心人士“西奴公知、带路党、给米国人当狗”,若大众反讥其“卑鄙黄俄、爱国贼、给共匪揩腚”就会与其陷入骂战而失去幽默与绅士风度,倒不如继续人肉该蛋,查查这厮哪条缝流汤儿,之后组织义军,学上海哥们儿陈玉献跟踪秘摄。老陈跟一年能把4淫官送进去,估计弟兄们一个月就能得手。如今党国氛围,洒家不信小蛋屁股干净。

到那时,小蛋也不用歇斯底里嚎什么“居心叵测的天使、导师、公知们,你们若想在中国通过掌控舆论煽动乱局,就必须在我身体上踩过去,我若有一口气,都要让你们功败垂成!”了,弄好了,小蛋擎等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待一切罪行,然后去和薄三作伴儿,那里关着大小毛左一堆,蛋儿绝不会寂寞;弄不好,级别不够,押回你河南老家享用塑料胡辣汤也算不错的归宿。

而且,你太把自己当大瓣蒜了吧?谁惜的踩你这摊狗屎啊?你不嫌我脚硬,我还怕糟蹋了5毛+5毛再+5毛买的片儿鞋呢。说你是狗屎吧,可能会骚扰狗的排泄情绪,说你是五毛吧,连邪眼儿孔庆西都会再爆“三妈的”粗口。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做一人渣算了!沾个人字儿够你乐两天的。我琢磨,你能被王匪招做贴身的秘,可能真是鞋刷子用的好:为啥起名叫王小石不叫李小石呢?大概不如此不足以认爹,也不利于摇尾谄媚、让干爹随时踩着你小石头按摩臭脚丫子,多恶心的下三滥奴才!

小蛋在他的伪五毛蛋文里列出一堆过期信息和造谣数据,一是要误导国民,二是讨刘公公欢喜,三是要挑起中俄外交事端,搅北戴河的危局。乍一看,都以为蛋言凿凿,唬了不明真相的看客。小蛋招骂也不冤枉,共匪几十年就这么骗过来的,因此这厮只是说谎说惯了,当了副院长也改变不了口。

我们过来人都懒得劳神耍小蛋,因此很佩服弟兄们的敬业,把那厮信口胡说的俄罗斯悲惨故事,一件件拿出来还原真相,引经据典,拆穿谣言,告诫大众不要被小蛋熏到。于是乎,小蛋这只蹩脚造谣机自知没脸,便再无声息,估计俄罗斯人民除了惊讶,看到中共豢养的鸟如此下作无知,对“Made in China”也会加剧疑窦,进而群起抵制,影响到红朝对俄出口。

蛋文嘟嘟囔囔费半天劲,一祭出主题就是个腐题:资本主义赖,社会主义好。谁都知道中共的假社会主义早已穿帮,连自己培植的社科专家都不能自圆其说,遑论小蛋这个假冒伪劣。无非就是祭出个“社会主义”的概念,再冠以“特色”二字,便以为一党独裁永久占有财富的美梦能一直做下去。不想如今遭到大量公知挑战,便恼羞成怒,遣小蛋这类瘪三出街骂娘。这样好了,我们上书刘公公,小蛋还不够火候,需要派到更“社会主义”的北韩深造,只要不牺牲,我们就会等待这位“金三牌”社会主义大酱汤新鲜出炉,之后拿出像样的檄文取悦朝廷。

刘公公本来挺得意,以为又发现一人才,没多久就后悔不迭了:此蛋表面光鲜,实际是另一条搅屎棍子。悔不该没让手下“砖家”审稿,如今令自己难堪,弄不好又遭当今圣上打板子。这也不怪别人,公公的思维方式和行事毛病由来已久:顾头不顾尾。常为了维稳慌不择路,结果一再自取其辱。

要不了多久,中国共惨党将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垃圾的遗迹,我强烈建议历史管理员给毛儿们辟一个旮旯,一定会创造高票房:虽然那里飘着的鲜臭会让人掩鼻,但好奇心一定会驱使人们租上防毒面具前往观瞻。而标有王小蛋——李慎明们的地方,可能会是最刺激也最惨不忍睹的去处——除了厚厚的人唾液,就是郁郁葱葱的狗尿苔。

——转自《新纪元周刊》自由评论

相关新闻
中国证监会官员面临被捕
胡少江﹕王小石事件说明了什么
胡少江:王小石事件说明了什么
网爆“王小石”是王震秘书 社科院内有“笑话传奇”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习送礼带威胁 误判拜登遭打脸
【时事纵横】拜登首日就错?欧议员吁制裁陈全国
【秦鹏直播】详解拜登首日17新政令对美影响
【西岸观察】家族丑闻缠身 拜登上任遭弹劾
【财商天下】四年成绩亮眼 川普:我将再次归来
可怜绣户侯门女  独卧青灯古佛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