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仲:薄熙来案与蝎子党

人气 7

【大纪元2013年08月24日讯】知道蝎子与乌龟的童话的人,都不会忘记乌龟与蝎子最后的对话:“为什么?”“本性也”。

薄熙来戏剧性的当庭翻供,引来了无数“为什么”的龟问,而这场无法收拾的闹剧之不可理喻,却正正因为“本性也”——中共就是一个嗜斗、嗜杀、嗜血、本性无移的蝎子党。

纵观中共历史,对外、对内之斗、杀、流血从来没有消停过。对外的斗、杀,在中共未篡取政权之时,对象是国民政府;那时,中共窜到哪里,哪里就一片肃杀。当中共占有天下之后,其对像则是整个社会,中共统治多久,恐怖就持续多久。同时,中共对内的斗、杀、嗜血,也毫不逊色。而最不为人们所注意、却最能揭示其蝎子党本性的是,在这种内部绞杀之中胜出者都是那些宁置中共自身的安危、甚至于本集团安危于不顾亦不肯改变其嗜斗、嗜杀、嗜血本性的极恶之徒。

当初中共乳臭未干、寄生于国民党之时,就频频策动以工潮、农运为名的恐怖主义活动,并连累国民党内斗、导致胡汉民被逐后国民党一系列的分裂,最后逼的蒋介石不得不清党,从上海4.12开始进行一系列清除中共的反恐行动。而中共随后在南昌、广州、平江等地发动的暴动证实了中共确实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恐怖主义组织。对于这一点,中共诸多头目们不知廉耻的的回忆录中也“自豪”的供认不讳。

之后,中共恐怖集团在其几个占领区面临国民政府反恐围剿的危机中,竟也改变不了嗜斗、嗜杀、嗜血的本性。从杀袁文才、王佐开始,到反AB团、反社民党,几个苏区内斗所杀的红军达十数万之多,远多于国军围剿所消灭的红军。斗到最后,在其占领区无法立足而不得不逃窜,中共美其名曰长征。

按常理,失去根据地、时刻面临被围歼的中共该消停一些了吧?恰恰相反,中共历史上最凶险的一系列内斗就是在其性命交关之时展开。红一、四方面军一会师,就斗将起来,最后以毛泽东将张国焘属下部队的四万余人送死在河西走廊了事。而中央红军投靠陕北红军后,首先就是整肃陕北共魁刘志丹,最后将之一黑枪打死。

紧接着中共挑起西安事变,并借着国军抗日之时,得苟一时之安,展开了中共内部第一次系统的恐怖整肃,即延安整风,中共从此进入毛皇帝更为血腥黑暗的时期。十次路线斗争,六次是那以后发生的。多少年后,毛泽东感谢日本入侵中国,那可不仅仅是替中共感谢的,他本人才是日本侵华的最大受益者,“红太阳”正是通过抗战时期的延安整风才升起来的。

以上极简单的对中共在早期、自身安危未定处境中血腥内斗的回顾可以看出两点:第一,中共嗜斗、嗜杀的本性是连自身的安危都不顾忌的;第二,谁的道德低、谁最凶狠、谁最敢以中共自身的存亡来做赌注,谁就在火拼中胜出,实乃两军相逢恶者胜。此种低道德优势的根源是:谁最无德行、谁能做最凶狠者,谁就能将哪怕还有一点顾忌的、还念及一点中共安危的、也就是想保党的人都给绑架甚至杀掉。

以中共第一代最凶狠者毛泽东为例,本来他不是最具实力者。朱德从南昌暴动所带的一万多正规军与毛从平江暴动所带的杂牌农民军会师后,朱毛实力的对比立刻就威胁了毛。为此,毛不惜将朱德八千余人马送去给国军消灭。“反AB团”引发富田兵变后,毛不惜用中央红军消灭了红二十军。徐向前后来反对陈昌浩去追杀毛泽东时讲,天下哪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徐向前那时恐怕还不知道,天下第一个整军建制被消灭掉的红军恰恰就是红军打的。中共讲斗争哲学,卷入中共者,多少都沾染点斗气、杀气,但是最凶狠者与稍有顾忌者的些微差别,决定了后者屡屡为了保党而被绑架。除了毛泽东与徐向前的例子,邓小平与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与乔石、朱镕基等等无一不验证这一点。这是连“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都够不上的缺德劣根性的歹戏,却一连上演了一个世纪。

薄熙来当庭翻供,只不过是这种最凶狠者与顾忌保党者之间歹戏的续演而已。倒薄一方隐瞒薄熙来最令人发指以及最严重的罪行,无非是为了保党。薄熙来却偏偏就抓住了这一点顾忌。你不是不敢说吗?你不是想演出一场保党的“宪法梦”的堂皇大戏码?我就在你大戏天下公演之时不按戏码配合,看你还怎么宪法。你不是还有顾忌吗?那我就当庭翻供,看你还怎么服众。

当然,这还只是表面的。中共当今尚能存在,唯一拚命维持它的就是依赖这个政权吸取暴利的官商匪利益网,一个极大的老鼠会。薄熙来当庭翻供,赌的就是倒薄一方不但不敢公布其最令人发指及最严重的罪行,而且也不敢公布这个老鼠会牟取了多大的暴利,更不敢得罪这个老鼠会,因为这个老鼠会是邪党暂时尚能保住的唯一基础了。区区几千万的贪污,在这个老鼠会里算什么?哪只硕鼠要没这个数,都不配进老鼠会。薄熙来就抵赖了,看你怎么办。倒薄一方敢公布更大的数吗?那不就危及了这个老鼠会,危及了保党的根基?倒薄一方敢吗?

当然,也还不止是这些。薄熙来是连其背后的集团的安危都赌上的。审薄闹剧的戏码能安排成这样,是倒薄一方与江家血债帮交易的结果,前者要保党,后者要保下周永康,保下江泽民,保下曾庆红。然而,薄泽东够凶横,赌上江家血债帮的安危,直追当年带着几千残兵跟张国焘几万大军翻脸的毛泽东。这倒不是薄熙来有多大的本事,其原因在拙作“江周薄为何非拚命不可”中已有分析,兹不赘述。

报载薄熙来的当场翻供激怒了倒薄一方,中共中央将严惩云云,其实都无关宏旨。从几方妥协定下只起诉薄熙来的轻罪之时,就已经无关宏旨了。也许薄熙来翻供撕毁了几方的交易,薄熙来因之将获死刑。可是薄熙来既然要当蝎子,就没打算活着过河。也许倒薄一方会反击而收拾周永康,但是只要不敢触及江家血债帮迫害法轮功的滔天罪行,那也不过就是把眼下薄熙来的闹剧换成周永康的名字而已。那么,薄熙来就如此凶横难缠,审周永康能好看的了吗?也许倒薄一方不管结果如何,将审薄闹剧草草收场,与江家血债帮从此相安无事,那么现任党政者从此就接过了迫害法轮功的黑锅,也就将不得不直接面对迫害法轮功的问题。

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四年的滔天罪行,这才是一切的关键。任何人想保党,就必然背上这笔血债。自王立军叛逃揭开中共内部在镇压法轮功问题上实质的分裂以后,在河北、山东、辽宁、黑龙江等许多省份还发生过大规模非法逮捕法轮功学员的恶性案例。就在审薄闹剧开演前两周,在北京还发生了陈淑兰被迫害致残的案例,而陈淑兰是陈运川一家六口唯一还活着的,其他五人都先后被迫害致死。这些惨案,在中共内部尚且分裂的情况下,目前是算在江家血债帮账上。但是,一旦如今当政者以审薄一案与江家血债帮了结,那么至少王立军叛逃以后对法轮功的迫害就得是中共现在当政者的责任。十四年的镇压,害死了几百万法轮功学员,那么法轮功学员必定会起诉追究。如今的当政者又将如何面对?还想继续以江家血债帮的镇压政策来对付他们吗?如今的当政者是不是又想重复江家血债帮在世界各地被追踪起诉的梦魇?

天意不可违。“中国共产党亡”的天意之石已经昭告了蝎子党必亡。上天一再慈悲,给予中共当政者以及世人选择的机会。如果人不清醒,非要想保蝎子党过河,那么也不过就是多添几只不智的陪葬乌龟而已。

相关新闻
现场直击:薄案庭审历时五日
薄熙来翻供 传倒薄派不满 北京上演唇枪舌剑
薄瓜瓜未立案 律师:不排除会引渡回国
薄熙来和当局隐藏点共同 薄案第二天庭审“攻守转换”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传马云被边控 旗下蛋壳公寓出事
【薇羽看世间】一场大重构和大觉醒的战争
【欺世大观】为中共立功的特务 个个难逃厄运
【直播预告】制止窃选 美各州周末挺川集会
【新闻看点】鲍威尔或炸翻乔州 Dominion被深度曝光
【思想领袖】戈萨尔:媒体无权宣布大选结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