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伍新:跳出“一国两制”陷阱 直击中共

伍新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10月11日讯】有“香港良心”、“香港铁娘子”之称的前政务司长陈方安生,近日在英国《卫报》上发表文章坦言,对于英国对“占中”的表态感到失望,香港“被中共背叛,被英国遗弃”。这一感触颇有代表性,有良知的人都不同程度地感到被中共愚弄了。

青年学子最为敏感,眼睛里最容不得掺沙子。他(她)们看到中共的白皮书所直接射出来的真相:所谓“一国两制”,原来是一场骗局,是一个陷阱(其实中共的所谓“两手”无非就是杀与骗,无事不设骗局,无处不挖陷阱)。于是异军突起,促使“占中”提前并旋即扩展为“占港”。

从原则上讲“一国两制”是骗局,是陷阱,今天好像是已经没有多大障碍了。但是,问题在于,大家如何一块儿跳出这个陷阱?而这就需要回过头来深入看看了。摸清了它,对太阳伞学潮的理解,自然就不会停留于“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侧面,也自然就知道怎么往外跳了。

显然,对于“一国两制”的底细,陷阱挖掘者最清楚。所以,太阳伞学潮一出现,中共惊恐万分,生怕蔓延成“大占中”,颠覆了红朝,其党媒高调将之定性为“颜色革命”,张德江干脆放言必要时收回“一国两制”。因为一旦老陷阱被废了的时候,中共就要换招了,就要设新骗局、挖新陷阱了。

陷阱往往是在人们尤其是善良人们的“意外”开挖的,中共这个西来邪灵挖的陷阱更是如此。其实,英国食言,固然有其自身的问题,但也包含有“没想到”的因素,这不是为英国开脱,只是说,英国也中了中共的圈套,至少在香港问题上也掉进“一国两制”的陷阱里了。

“一国两制”,中共自吹是什么“创造”,事实上不过是“联合政府”陷阱的再版。抗日战争胜利前夕,一九四五年四月二十四日,中共通过毛泽东在中国七大上以《论联合政府》为题做政治报告的方式,打出了所谓“联合政府”的幌子。那个时候如果不打那个幌子,直接打出“无产阶级专政”的旗号,就没有多少人上当了。为了把陷阱挖深,报告中还猛批“一党专政”,并针对人们的质疑,承诺它中共不会效仿苏俄搞一党专政,一时间骗遍天下。在苏联的支持下,中共通过与苏联共同抢夺抗日胜利果实迅速暴富,随即把刀磨好,挑起了内战。随后,又把美国佬骗得对民国政府撒了手,把包括民主党派在内很多人骗成了倒蒋的炮灰。不能说中共对“联合政府”一点儿准备都没做,但那仅仅是因为它开始心里没底,夺权还没有把握,不能不给自己留点余地。而即使如此,在它那儿,“联合政府”不过是实现其独裁目标的权宜之计和渡桥罢了,主要是给别人挖的坑而已。而到反右结束,当各民主党派跟着中共倒蒋的“大功臣”们被一网打尽之后,毛泽东就阴阳怪气地高调公布了中共“引蛇出洞”的“阳谋”(至于“联合政府”的承诺,那在一九四九年十月就早已被证伪了),并且还嫌骂他是秦始皇骂得不够。

提这陈谷烂米,是想提醒一下,中共政治流氓的本性从来没有改变过,而其与时俱进的谎言,却伴随着其陷阱的不断更新换代,不断潜移默化于受骗者的头脑之中,似乎还业已成为人们每次上当受骗之后依然对其生起新的幻想的红色木马(其实那真是最危险的无形陷阱,可以叫作陷阱的陷阱,或者叫作诱人进入陷阱的香饵、兴奋剂)。这个东西危害之烈,也超出人的想像。

陈方安生说她当初没想到“一国两制”,会出现今天这种局面。可“六四”屠城之际,谁又曾想到,西方普遍溃败于中共发动的“贪战”,人权提案竟给压到了订单之下,摒弃于桌面之外呢?谁又曾想到,对于中共残酷镇压一亿左右(加上亲属就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包括系统性、大规模、产业化的活摘器官这种空前绝后的邪恶,全球竟然集体装聋作哑呢?民主、自由、制度的原则,离直接问“道德多少钱一斤”的市场化境地有几步呢?

挑明了说,不单“一国两制”是陷阱,就连“制”本身,都是陷阱,或者说是,都被中共当作陷阱利用了。什么意思?在马克思主义传播之前,所谓社会制度问题,也有人说,但远未形成像今天这样的局面。正是在马克思主义广泛传播之后,特别是形成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两大阵营之后,这个“制度”好像魔咒一样普及开来,在人们的观念中形成一道枷锁。其实,说“好像”并不确切,它就是共产党故意给人设定的一个观念陷阱,一个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框架之下的观念陷阱。这个陷阱,无形之中,给人造成并逐步强化那种“制度至上”、“制度万能”的意识,从而束缚了人类的视野,放大了人类的“自我”,淡化了人类对神明的敬畏和仰赖。而共产党自己,却并没有真的把制度看得那么重。对它而言,一切(包括它所说的主义、理论、制度在内)都是手段,它唯一看重的就是权力。在这当中,中共玩弄得炉火纯青。邓小平的“黑猫白猫”论、“市场既不姓资也不姓社”论是最露骨的表白(至于扭脸又挂上“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的牌子,那是其流氓本性的另一种表现)。而裸官的思路是最直白的注解(他们真的不大在乎什么制度)。

简言之,中共坚持的是“治”(党治、恶治,即整治、惩治而不是顺治、治理),而不是“制”(制度)。或者说,“一国两制”是名,“一党两治”是实。这个秘密,从其政治课“四项基本原则中最重要的是什么?”的答案上,可以得到佐证。对这个问题,不同的读者可能有不同的回答。但是,人家中共的标准答案是:坚持党的领导。其它都是次要的。它说“社会主义(制度)好”,最终是为了叫人说它共产党好。

就是说,中共从来没有真的拿“一国两制”当回事,而只是用它做幌子,当陷阱。说破了,中共自己明白,弄个“一国两制”,是它没有办法的办法。当时面对香港这个带刺的金元宝,不这样,它怕拿不回来,玩砸了。所以,它开始不光吹“一国两制”,邓小平还煞有介事地承诺五十年不变。其实,中共非常清楚,什么五十年,拿回来再说,拿回来就好说了。就像土改——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联产承包——城镇化,说法一个接一个,陷阱一个连一个,最后土地全归它共产党了(这才是真的)。再说,邓小平反正也活不那么长时间了,一撒手人寰,也就不管了,到时候让人骂他就是了。所以,回归之后,中共从来没有考虑五十年内香港怎么“制”的事,而只是不断地琢磨,它共产党怎么“治”的局。“二十三条”,就是投出的问路之石。这次血债帮策动的“反占中”活动,不止进一步暴露出香港地下党的组织方式,而且也彻底暴露出中共的“治”港思路和方式。

就是说,中共在香港的管治(中共叫领导)方式,与大陆各省市自治区的区别,更多的是形式上的、表面上的,而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鸿沟,特首其实一直等于是中共指定的,不过是多走了一小圈过场。而对于港府的运作,中共把控的更严,投入的力量更大(鬼才知道它在那一千二百人周围派出多少其“党人”),只是由于“制度”毕竟是一个很大的障碍,使它在不少地方无能为力、无可奈何(正因为如此它才急于改变它)。这里边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地下党的运作问题。有消息说,香港现有中共党员四十多万。如果是这样,其在总人数上所占的比例,比大陆还高的多。而中共香港党委和各级党组织与港府之间的关系,尽管必然会与大陆不同的操作方式,但党是领导一切的原则不会有什么差别。推出梁振英,就说明这一点。有人指认他是中共党员,可是,不少人大概都想过,他肯定不是一般的地下党员,在香港地下党的组织里不定担任什么职务呢,弄不好还兼任书记呢。地下党回归后仍不见光,固然有虚弱的中共不敢的原因,但同时也有它“在不方便的地方求方便”的黑箱作业方面的考量因素。这一点,一群可爱可敬的年轻学子瞅得准准的,因而太阳伞比之拒共反共的太阳花“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直接“倒梁倒共”,并很快在道义的制高点上撑起了一片“弃共拒红”的新天地。

也就是说,如果把太阳伞的成功突起仅仅归结于不怕虎的牛犊勇气上,另有用意的人这里不必理会,即使是太阳伞的同情者甚至支持者,那可能不是失之偏颇,就是疏于肤浅,或者是没顾上深思。请想一想,有些学生为什么反倒不理解甚至非议呢?而陈方安生们为什么和太阳伞心心相印呢?她在文章中指出,中共的假普选方案是对香港民众的侮辱,而香港年轻学生的抗议并不令人吃惊,因为这是港人的愤怒:“这涉及到这些年轻人的未来,这些年轻人是在保护他们的生活方式、基本价值观以及他们的自由,他们希望能够将那一切留给儿孙。”听听,这话音里是不是在说太阳伞的优势在于超越了“制度”之争呢?概言之,太阳伞的年轻人们,是在凭天良判断,凭善念行事,而不是因为不够世故,单凭这那股冲劲才出来的。他(她)们承认,不是不害怕,而他(她)们没有因为恐惧而退缩。为什么?他(她)们没有被中共洗过脑,也没有间接接受那么多党文化毒素,在对“恶”恐惧的同时,也还保有更多一些的对于“善”的力量的坚信,所以对自己良知特别坚守,所以表现得“特别成熟”(大陆学生Yu Xiaobo给香港学生的那封发自肺腑的信足以为证),使得只相信暴力、只相信“恶”的物质力量的中共连连败下阵去。当然,这也有其得天独厚的环境条件,如,自由的舆论环境,举世瞩目的国际大都市地位,民心所向,等等。更主要的是,太阳伞是时代的幸运儿,赶上了天灭中共的好时候。而他(她)们的幸运在于,及时顺天而行,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缘,断然“抗命”——抗拒红魔给自己强加的厄运,因而无敌于天下。

可见,了解陷阱的底细,关键在于要了解中共的底细,了解天灭中共的大势(如果您尚未看过,建议看看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而跳出“一国两制”的陷阱,根本在于清除自己头脑里被邪恶党文化黑客植入的观念木马。这,恐怕是太阳伞给大家提供的最可宝贵的经验。其实,梁振英已经被架在火上烤了,中共也早已气息奄奄了。在这场正邪大战之中,在除恶救善的淘沙浪涛之中,人人都在表演,都在选择自己的未来。顺天向善,是太阳伞的成功秘诀。从这个意义上看,是不是可以说,以良知为竿,以善念为布,靠勇气和信念撑起的太阳伞,意味着对于未来的正确选择呢?

法轮功十几年反迫害的实践和太阳伞首战告捷的经历都表明,邪不压正,善念无敌,而中共的最怕就是骗局被曝光,陷阱被起底,尤其是害怕活摘器官的黑幕被撩开。我们高兴地看到,针对中共最怕,通过各种实招,更广泛更深入地讲真相,扩大太阳伞效应,唤醒更多的良知,业已开始形成一种新的趋向。梁振英很快就大祸临头,血债帮很快就要土崩瓦解,共产党再也支撑不了多久了。但这个时间段长短,也与人人有关。

责任编辑:任慧夫

评论
2014-10-11 12: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