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众不同的女预言家珍妮‧狄克逊

女预言家透视命运:预见共产国家之变

文:李正

2014年11月16日在斯洛伐克共和国的首都布拉迪斯拉发,来自斯洛伐克、捷克、匈牙利、波兰、德国、乌克兰的六国总统齐聚,纪念反共产党统治的民主化革命–天鹅绒革命成功25周年。 (大纪元配图,SAMUEL KUBANI/AFP/Getty Images)

  人气: 158
【字号】    
   标签: tags: , ,

在珍妮‧迪克逊和著名专栏作家露丝‧蒙哥马利女士合作的预言专栏里,她们每年的年底都要预言一些下一年里将要发生的重大事件。

1964年10月,克里姆林宫的突然大改组使美国和其它国家的政府官员们深感意外。然而,对于珍妮‧迪克逊,话就不能这样说。她在前一年的12月里就已经预言了:尼基塔‧赫鲁晓夫很快就会被废黜。

在1963年发表的预言专栏中,珍妮写道:“我看到在1964 到1967年这一期间内,美国在国内和国际事务中都有很大的危险。这一危险会因为一位俄国新领导人的上台而变得更为突出。这位领导人将会在未来的18个月中代替尼基塔‧赫鲁晓夫主席。对我们来讲,他远比赫鲁晓夫更难对付。他已经在和苏联、中国和德国的科学家们一起工作,阴谋毁灭我们,但他不会成功的。”正如现在全世界都知道的,赫鲁晓夫作为共产党老板和总理的职权,已经在10月的大改组中被勃列日涅夫和柯西金来分享了。

在半世纪前的1962年发表的预言专栏中,珍妮说,1963年将标志着俄国和红色中国的关系破裂。在那以后几年的时间之内,红色中国会使用一种新式武器入侵苏联。“看起来好像是细菌战”,她说道,“到了那个时候,美国和俄国会站在同一边去对付共同的危险。在未来的几个月中,俄国将要明显的从一个亚洲国家变为一个欧洲国家,尽管赫鲁晓夫要继续耍一些花招来把事情弄得很混乱,以便他能获得时间来作一些调整”。

赤俄与红色中国之间的疏远现在已成了历史,但珍妮所描述的入侵似乎没有被公开证实过。这样的事情并不罕见,有许多规模不大的战争都从来没有被证实过,因为交战双方各有自己的理由要对那次战争保持沉默。(但中苏交恶时,中国民间确实有过中苏打过一场未被公开的战争的传言,说苏联“吃了哑巴亏”,言下颇有些得意洋洋和幸灾乐祸的味道。)

1967年5月初,当珍妮在美国马里兰州的一座教堂里谈话时,周围的人们突然暗淡模糊起来。珍妮开始看到刚来美国的、斯大林的女儿斯维特拉娜‧阿丽鲁耶娃(Svetlana Alliluyeva) 的影像。她的影像逐渐变大,直到占据了全部视野。她的周围阳光灿烂,在她后面,珍妮看到男男女女组成的绵绵不断的人流,慢慢的沿着叛逃之路移动下来。从这一影像,珍妮知道她叛逃西方将意味着许多人、特别是东欧人的生命转折点。

几天以后,珍妮把自己看到的影像以及自己激动的心情告诉了她的一个好朋友海伦‧高丁(Helen Gaudin),因为珍妮认为这是人们回归到上帝意愿下的和谐。

又过了五天,准确的说是1967年5月17日。珍妮看到的人流中的第一个正式沿着叛逃的路过来了。那一天,美国国务院宣布说,匈牙利驻华盛顿大使馆的代办已经向布拉格政府递交了他的辞职信,并请求在美国政治避难。

两周以后,在5月31日,一则机密情报被一家报纸泄漏了出来。美国国务院紧接着部分的确认了,匈牙利大使馆的新闻秘书兼匈牙利情报部门高级官员欧恩‧贝尔纳特(Erne Bernat) 已于4月21日叛逃美国,他的叛逃属于绝对机密。

同年6月28日,纽约时报的一则故事证实了从东方来的一个叛逃者。报纸报道说,1966年12月逃出中国的音乐家马思聪教授,在一本书中痛斥北京政府,指控北京政府以残暴的运动来对付中国的教育工作者和知识份子。

然而,到那时为止的、对共产主义事业最大的打击发生了:苏维埃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成员,叶甫根尼‧荣基上校(Colonel Yevgeny Runge),于10月10日叛逃到了西柏林。波恩政府的一位官员自豪的宣布说,他是“迄今为止来到我方的最知情的共产党间谍人员”。他也是少数几个成功的渗透进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安全盾牌的间谍之一。

与此预言有关的信息:
作出预言的时间:1962年到1967年
预言兑现的时间:从十来天到十来年
预言的可信度:很高。绝大多数发表在大报的专栏文章里。
@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珍妮.狄克逊是二十世纪美国著名的占星家(astrologer)和特异功能者(psychic)。她对许多重大事件的准确无误的预言为她赢得了国际声誉。五百年前法国大预言家诺查丹玛斯曾预言1999年恐怖大王从天而降。他说,如果后来有一件事情发生,那么他所预言的世界末日将不存在,珍妮补充说:人类无需对诺查丹玛斯的预言感到恐怖。1999年人类不会灭亡,拯救人类的希望在东方,西方只代表事物的终端。
  • 西方的学问注重实际的应用,对轮回转世的研究主要是为了治疗疾病,尤其是现代医学无能为力的疾病。因此,考察西方轮回研究中的医案,对我们认识疾病和人生会有很大的启发。
  • 在我说很多卧底只有半个人格之后,接到了很多批评的来信,说我替特务辩解、开脱。1999年我在柏林洪堡大学讲演时,前东德反对派领袖也批评我把特务问题说得太轻描淡写了:“你作为领袖这样看问题,你们中国的民主运动就没什么前途了。”我越来越相信他们的看法是对的,特别是对国内搞民运和维权、宗教活动的朋友来说,这是个生死攸关的问题。
  • 龙年的大年初一,英国的《BBC》广播公司采访了中共驻英国的大使刘晓明,主持人第一个问题就问他,你不是不一个共产主义者,刘晓明避而不答说,中国不是一个共产国家而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那么中国到底是不是一个共产国家?共产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有什么不同?中国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性质的国家?刘晓明为什么对问他是不是共产主义者避而不答?
  • 许女士:你好。我觉得这个共产党的官员真的很可笑的,他们居然说美国不好,为什么他们就疯狂的往美国跑呢?为什么他们不往北朝鲜呢?其实我看到现在的北朝鲜,我就想到1976年的中国。就是说朝鲜独裁者金正日去世了以后,朝鲜人民痛哭流涕的;在当年1976年毛泽东死的时候,当时中国老百姓有一部分人也是被他们洗脑,也是在那里痛哭流涕的,也可能是有的人在毛泽东那个时代可能确实得到了好处,但是我觉得在共产党这样的社会里面,老百姓是没有任何好处的。现在它们也不断的给我们洗脑,让我们相信独裁者是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的。
  • (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请问一下伍凡先生,刚才观众朋友们都有各种各样的意见,共产主义的理想,刚才所说描绘的蓝图是各尽所能、按劳分配,或者是按需分配,或者是自己取自己需要的。现在我们看到所有曾经实验过、试验过,或者用过共产主义的国家,好像都没有实现这种美好的理想。所以刚才有观众朋友谈到是违背它的理想的;也有人说中国现在是一个权贵的资本主义,而且中共的权力不共产。不知道您是怎么看的?另外,为什么国际社会把中国视为一个共产国家呢?
  • 美国总统欧巴马(亦译:奥巴马)今天表示,希望美洲唯一共产党一党统治国家古巴转型,但目前离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欧巴马在美洲高峰会上因为美国的古巴政策而受到其他领导人施压。
  •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 Children’s Fund)和德国刑事警察局最近公布,人口贩卖集团在东欧前共产国家非常猖獗,被贩卖且强逼为娼或是廉价劳工的受害者不少是儿童和青少年。
  • (shown)在《海尔梅斯》中直接提到了今天的一些现状:有一天人们不再相信神......
  • (大纪元记者马丽综合报导)每年当瑞典贸易投资委员向朝鲜寄出那张可能永远不会被偿还的账单时,都会勾起人们对上个世纪这个难以想像的政治波折的回忆。40年前朝鲜曾经向瑞典“购买”了1,000辆沃尔沃144型汽车,尽管瑞典年年要账,但是朝鲜置若罔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