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仕明:坚守为李慧玲发声的道德支点

廖仕明

人气 28

【大纪元2014年02月23日讯】离港十多年后首次返港,恰遇李慧玲被商台炒鱿鱼事件,因此情不自禁参加香港记协组织的反禁声、撑新闻自由游行和集会。然而过程中所闻所见,却颇有不甚和谐的感觉,尤梗在喉,不吐不快。

在特首办前之集会,正好站在大纪元时报旗帜边上,见证了记协多名工作人员要求将旗帜移走,而大纪元时报人员不愿意配合的情况。过程的具体细节在此忽略不提,但其中一段对话令人印象深刻。

记协工作人员:请你们移开。(指挪走标示了大纪元时报的旗帜)
大纪元员工:我们有做错任何事吗?
记协人员:没有。如果不介意,请将旗帜移开。
大纪元员工:对不起,我们很介意。
……

大纪元的介意一点也不意外。作为一个应势而起的新型的媒体,大纪元的背景和立场极为鲜明,并且成为中国大陆共产党政府最头痛且极力打压的对象。在台湾、香港甚至美国,过去十多年都有媒体人员和媒体老板得到过中国政府的传话:只要不和大纪元合作,其它一切都好商量。

(大纪元视频:香港媒体爆发最大规模反灭声示威 )

我不太相信香港记协接获了同样的“诚恳劝诫”,以我对事件表面的观察和肤浅的猜测,香港记协担心的是,香港的电视台不愿意把大纪元时报的旗帜纳入事件报导的图像当中,一旦电子媒体因此禁播新闻,将影响到事件通过媒体向社会传播的力度。

然而在一个“撑新闻自由”的集会中,这样的事情却显得尤其突兀和吊诡。

我想,自由不是一个抽像的泛化的概念,而必须是由一点一点具体的行为来确定的。现代社会的核心价值是自由,其它如独立司法和民主,恰恰是为了保护自由的落实。如果香港记协为了扩大游行集会的社会影响力或其它原因,而限制一直以来在香港遭遇被中共打压最严重的媒体在反灭声集会发言的机会,便失去了为李慧玲等新闻媒体人发声争取自由的道德支点。这正是在记协集会中我所亲历事件的吊诡之处。

大纪元在香港因被中共视为头号敌人打压,这些年发生印刷厂被砸、中共恐吓大纪元广告客户、中共冒充大纪元来欺骗大纪元读者和客户等等,同时,在香港媒体老板主动自我审查的生态环境下,“大纪元”成敏感词,大家都心知肚明中共对待大纪元的态度。因此,大纪元时报对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有更加深切的彻骨之痛,兼或背后有一大群极为主动的支持群体,而形成的一个特别场面。而这样的场面,也是撑记协集会游行的主旨。

就我了解,大纪元时报连同发报人员一百多人参加了游行和集会,并曾经要求发言的机会,但被记协婉拒,原因也是四个字:“时间有限”。

因为自由是不能划分彼此的,作为一种现代社会的普世价值,自由如同太阳一样应有普照万物之量。现代新自由主义的鼻祖,英国的约翰‧弥尔在《论自由》一书中所强调,“如果整个人类,除一人之外,意见都一致,而只有那一个人持相反意见,人类也没有理由不让那个人说话。正如那个人一旦大权在握,也没有理由不让人类说话一样。”

自由是以宽容为基础的,心中没有真正的宽容,世界上就不会有真正的自由。再引约翰‧弥尔的讲话:“如果……对一个平易的忠谏能比其他人对一笔大贿赂更重视,这就是最符合诸位的高尚行为的美德,而且只有最伟大和最贤明的人才能具有这种美德。”

廖仕明(香港媒体人,现在美国新闻机构任职)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对生命的热爱和对健康的热爱
【名家专栏】“毅力号”和火星计划背后的英雄
让年轻人成为捍卫自由真理和正义的倡导者
【名家专栏】越南行重燃我对共产主义怒火
最热视频
专访李南央:我的两本书《母亲》和《继母》(3)
【有冇搞错】中共为何放过马化腾?
【新闻看点】习加紧造神 高官知中共内情急退党
【财商天下】待不住了 外资巨头纷纷撤离中国
【唐浩视界】透视五大内幕 G7欧盟热挺台湾
【珍言真语】周小龙:国安警察恐吓流氓式执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