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诉南阳“非正常上访训诫中心”罪行

人气 3

【大纪元2014年03月04日讯】2014年“两会”召开前夕,河南省南阳市卧龙区蒲山镇妇女杜吉阁,不为上访,而是专程来北京与我会见,以泪洗面诉说“南阳卧龙区非正常上访训诫教育中心”视含冤上访为非法,将她抓进欺压良民的另一形式的劳教所,遭遇令人难以置信的迫害和折磨,渴望我为她申冤鸣不平。

三年五次被送进训诫中心

杜吉阁的弟弟杜振华因输血感染爱滋病毒和丙肝病毒要求赔偿,委托姐姐杜吉阁替他上访。因为屡次上访给南阳丢了脸,被镇政府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总想寻机找茬收拾她。2010年5月,杜吉阁又去北京上访,北京警方根据她住宿登记的身份信息得知下榻的旅店,不废吹灰之力将她抓获,然后送往北京收留各地上访者的收容地知名度颇高的久敬庄,并即刻通知河南驻北京截取访人员将她带回原籍转交给镇政府。镇政府认为教训杜吉阁的时机已到,迅即将她送进南阳卧龙区非正常上访训诫中心。这是第一次。

杜吉阁有冤没能申,5个月后即2010年10月又去北京上访,和头一次一样,被南阳市常驻北京的截访人员押回老家交给镇政府,第二次被送进训诫中心。

杜吉阁被训诫两次仍痴迷不悟,2011年2月又去北京第三次上访,照例没有逃过北京警方的火眼金睛抓回来“三进宫”,第三次被送进训诫中心。

陈秉中采访杜吉阁(作者提供)
陈秉中采访杜吉阁(作者提供)

杜吉阁总认为北京有青天大老爷,2011年8月再次踏上去北京上访的征途。北京警方和南阳驻京截访人员紧密协同,按原样“烹制”,由截访人员将她交给镇政府,被第四次押解至训诫中心。这一回不是关押3-5天释放,而是9天。

事搁16个月后她仍未送出投诉状,非常顽固的杜吉阁2013年12月再次进京上访,抓回来后她被第5次送进训诫中心再训诫。这次训诫期限不仅延长至10天,又另给开了“小灶”,从训诫中心放出来后没让她回家,接着转送至南阳市拘留所,因为她仍不悔罪,在拘留所又被拘留10天。杜吉阁此次来北京我问她,你受到既训诫又拘留的“双料”待遇,该回心转意了吧?这位久经锻练的平民女子毫无惧色地回答,我习惯了,讨不到公道绝不罢休。

像南阳市卧龙区这样的训诫中心河南一些市县都有。与杜吉阁同在一个训诫中心被训诫的10多位受害者对我说,镇政府是成立训诫中心最大受益者,通过这样维稳上访少了,上级表扬,当地也显得“太平”了,所以每次送一名训诫对象,镇上要从维稳经费中拿出几百块钱答谢卧龙区训诫中心。从北京押回一个上访者,上访者所在单位要给负责押解部门押运费和处置费8000元(见收据)。没有免费的午餐。

领导批示:同意报销捌仟元(作者提供)
领导批示:同意报销捌仟元(作者提供)
领导批示:同意报销捌仟元(作者提供)
领导批示:同意报销捌仟元(作者提供)

独具一格的精神和肉体5种折磨训诫法

一是全天候24小时不间断地播放录音训话,哇哇叫的大喇叭对着耳朵往里灌高分贝震耳欲聋的噪音,吵得你心乱如麻,弄得你疲惫至极,想闭上眼睛迷糊一会都不行,深感这种心理和生理的摧残和折磨,比挨一顿打还难忍受。

二是睡在上面粘一层塑料薄膜的水泥地上和只给一床连铺带盖的又脏又臭的被子,有时潮到地上湿乎乎一层水,晚上大小便不允许出屋,放个便桶,室内解决,如同监狱关押重刑犯不见阳光的小号。

杜吉阁睡在没有床的水泥地上(作者提供)
杜吉阁睡在没有床的水泥地上(作者提供)

三是吃饭不管饱,中午和晚上只给鸡蛋一样大的三个小馒头或包子和一小碗面条或一小杯豆浆,早饭比这还少,天天挨饿。

四是不许家人探望,有病不让看,干挺着。

五是连打带踢,生拉硬拽是家常便饭。杜吉阁从北京转交给镇政府时,一帮政府人员围着她集体训斥,那场景恐怖异常,太吓人了。当她要求出具训诫书时,镇政府维稳办主任潘长庆先用手打她的头,后又用脚踢下身,怒斥道:“还想跟我要什么训诫书!”。第二次因反抗训诫,又是潘长庆连踢带打,只能老老实实,逆来顺受,不许你说话和还嘴。

镇政府人员将杜吉阁拖进屋坐在地上遭集体训斥和踢打(作者提供)
镇政府人员将杜吉阁拖进屋坐在地上遭集体训斥和踢打(作者提供)
杜吉阁离开南阳非正常训诫中心(作者提供)
杜吉阁离开南阳非正常训诫中心(作者提供)

杜吉阁代弟弟上访理由充分“非法”之谈何来

杜吉阁弟弟杜振华1995年在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因病住院输血感染爱滋病毒和丙肝病毒,2007年,也就是12年后因病情加重才确诊被感染。由于确诊前的12年一直当感冒发烧治疗经济拮据,当得知确诊为爱滋病和丙肝的噩耗,如泰山压顶,令杜振华一下子精神崩溃。他认为这些年不知道自己被感染,肯定传染给了家人。在种种压力的绝望中,他觉得无法活下去了,只有一家人同赴黄泉才能得到解脱。2007年7月21日晚,他拿起菜刀砍向妻子和儿女,4岁儿子当场死亡,妻子和女儿经抢救虽脱离危险,但都致残,杜振华自杀未遂,先判无期,后改判刑期19年。

杜振华输血感染艾滋和丙肝病毒后因延误确诊和治疗的“双延误”,由于病情加重导致绝望,以至采取了极端行为沦落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事发后杜振华委托姐姐杜吉阁到医疗机构等相关单位索要赔偿,但法院不立案,医院不赔偿,她为了弟弟不得不进京上访,从而引发了前面所述的5次被送进卧龙区非法上访训诫中心的悲惨遭遇。杜振华一失足成千古恨是不该发生的惨剧。如果医院没有给他输感染爱滋病毒和丙肝病毒的污血,如果杜振华1995年感染爱滋病毒后做到早确诊早治疗有效遏制病情不致精神崩溃,杜振华一家的惨剧完全可以避免。现在把一切责任都扣在杜振华头上了,为他讨公道的姐姐也跟着吃苦头。公正地说,追究杜振华的刑事责任的同时,应考虑到事发的前因后果,同时必须追究河南爱滋病大流行罪魁祸首的责任,而不是单纯处罚杜振华。至于杜振华要求因输入被感染爱滋病毒和丙肝病毒的污血患上爱滋病和两肝给予赔偿,是合情合理的正当要求,这是国际惯例,无任何理由拒绝,更不应为此打压她的姐姐杜吉阁。现在绕过河南爱滋病大流行主要责任人李长春和李克强,把板子全都打在原本是受害者的杜振华身上,他怎么能为河南爱滋病大流行顶罪,只是牺牲品。

从上述情况明显看出,南阳市卧龙区蒲山镇政府对杜振华姐姐杜吉阁5进训诫中心的迫害,将本来合法的含冤上访变为非法,将典型的百分之百非法的训诫中心为合法,本末倒置了。司法当局这种以假乱真、鱼目混珠、转移目标和嫁祸于人的做法,是对民众和舆论的政治欺骗,上演的则是坏人得宠,好人遭陷害的活报剧,迫害杜吉阁是冤假错案,必须赔礼道歉,给予赔偿,彻底纠正。

南阳“非正常上访训诫中心”是这样被曝光的

河南省南阳市民杨金芬2月9日晚在新浪网发出微博,说她年近70旬的妈妈为遭诬陷被判刑的儿子杨金德上访申冤,南阳市当局认为她是非正常上访,竟不顾上访者高龄体弱多病,将她抓进南阳市卧龙区非正常上访训诫中心进行训诫深感愤怒。发出的微博受到北京《新京报》记者涂重航的高度关注,并为此专程去南阳卧龙区非正常上访训诫中心采访,写了并附有拍摄的关押在训诫中心杨金芬妈妈悲痛欲绝照片的报导。消息发出后媒体纷纷转载,社会上引起轰动。杨金芬在妈妈危难时刻及时发出微博显示出母女深厚之爱的伟大,记者涂重航适时报导显示出他的敬业精神、职业敏感性和对受害含冤者同情的挺身而出。

陈秉中与杨金芬会见(作者提供)
陈秉中与杨金芬会见(作者提供)

杨金芬举牌为哥哥申冤(作者提供)
杨金芬举牌为哥哥申冤(作者提供)

多年来我一直关注河南因推行“血浆经济”导致爱滋病泛滥成灾的问题,特别是对灾难发生负主要责任的李长春和李克强为隐瞒疫情对举报者和无辜受害上访者的疯狂打压的遭遇,更是我关注的焦点。正当我进一步深入调查李长春和李克强为掩盖疫情真相迫害敢于揭露真相的具体事实过程中,新京报轰动性的大胆揭露南阳非常正常上访训诫中心的黑幕,意义重大,从一个侧面让人们看到李长春和李克强隐瞒真相直至今天也没有丝毫收敛,仍在变本加厉地对通过上访揭露真相的受者下毒手,卑鄙至极,绝不可等闲视之。

杨金芬妈妈关押在训诫中心铁窗内痛不欲生(作者提供)
杨金芬妈妈关押在训诫中心铁窗内痛不欲生(作者提供)

两会”临近来北京上访的爱滋病患者约我与他们会面中,我见到不仅是一位杜吉阁,短短二三天会见到二十多位杜吉阁。

陈秉中同被南阳训诫中心关押的部分受害者会见(作者提供)
陈秉中同被南阳训诫中心关押的部分受害者会见(作者提供)

他们都有杜吉阁和杨金芬妈妈受迫害的经历,河南当局让训诫中心披着合法外衣干着非法的打压含冤合法上访者的勾当,彻底曝露出河南省委主负责人决策成立针对蒙冤上访者和保护害人者的那个机构的目的,完全属于反人类的不可告人的用心。说别人非法,其实他们才是地地道道以掩盖真相为目的的最大非法者。我向勇于揭露南阳“非正常上访训诫教育中心”的二位致敬。

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 陈秉中
2014年2月26日
电子邮箱:chzh2012@gmail.com

(责任编辑:魏敏)

相关新闻
五位老奶奶进京上访维权
河南南阳印刷总厂职工持续一周护厂维权
上访遭强奸李蕊蕊回安徽 声援者刘沙沙被截返南阳
南阳当局查抄神学班 驱散三十多基督徒学员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华为境遇成中共心病 破译习讲话
【珍言真语】程翔:习演讲反证 灭共是全球责任
【薇羽看世间】中共无“芯”之窘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第5起诉讼案:女儿染疫死
车评:完美的油电混合 2020 Lexus RX450h F Sport
【西岸观察】拜登儿子与叶简明的关系匪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