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致远:中国足球改革的目标应该是世界杯吗

张致远

人气 8

【大纪元2015年06月27日讯】6月21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在美国休斯敦访问期间表示她现在是中国足球改革发展小组组长。从而肯定了《足球报》的两篇关于刘延东挂帅足球的报导,而这两篇报导曾被中国足球协会官方网站发表声明指其为“虚假新闻”。

这番话的背景是在3月中旬,中国国务院提出《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提出一连串的宏伟目标,例如中期目标是国足跻身亚洲前列、女足重返世界一流强队行列;远期目标是申办世界杯杯功、男足打进世界杯奥运会,一副雄心满满的样子。

吊诡的是,刘延东任足球改革发展小组组长的消息由她说出,才内销到大陆,成为媒体报导的题材,可见中国足球协会的紧张程度和禁忌。除了应景式的捧场喝彩之外,相信对重回举国体制,很多业内人士都会不以为然。

中国足球的发展不是没有重量级人物的“指示”,邓小平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就说过“ 中国足球从娃娃抓起”的话,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足球有良好的群众基础。即便在笔者所在的乡村中学,每周的《足球报》被全班传看,对世界各国球星耳熟能详,对中国国家队也是热爱有加。一下课操场上都是踢球的身影,可谓是形式红火,当时甲A联赛甚至有亚洲第一联赛之称。

直到九七年的“金州惨案”败给伊朗,扑灭了全班的足球热情,而后的比赛将中国队想赢怕输、缺乏应变与预案、指挥能力低下表现的淋漓尽致,号称史上最强国家队冲击世界杯失败。而班里从此再也没有组织过足球赛,都去看美国的NBA了。

1997年十强赛,可以说把举国体制的弊病显露无疑,中国足协则把责任推尽。之后中国足球跌至低谷,职业联赛也陷入了低迷,欣欣向荣的球市遭遇寒冬。假球、黑哨、罢训、罢赛等问题接踵而至并开始侵蚀着我们曾经给予希望的职业联赛,球迷心灰意冷,赞助商扬长而去,足协却冷眼观潮,十强赛之后的中国足球进入了漫长的低潮期。

如同中共的所有改革一样,足球改革最初是为了甩包袱,所以会有所放权。当由于放松管制,释放出自身活力,创造出利益时,又会以管理之名行攫取利益之实。在中国足球走向市场化的过程中,始终摆脱不了中国足协——这个官僚机构的阴影。如同中国的经济一样,双轨制导致权力和金钱交易泛滥,所以出现外行领导内行,以及官商勾结的投机主义。中国足球与许多举国体制下的其他体育运动一样,作用就是体现国家强盛,而不是基于民众的身体健康为出发点来发展体育运动。

数十年来,中国用举国体制培养体育精英,搞奥运战略,以此来为中共制度合法性背书。而足球改革的真正目的应该是将这项运动从官僚机构的管制中解脱出来,将运动权还给社会,让民众真正享受运动的快乐。只有这样足球才会在社会生活中落地生根,逐渐成为大众的生活方式,而有了草根足球基础,只要遵循足球的发展规律,不用再出“叉腰肌”之类的笑话,竞技足球的成绩自然不会差。

这种以高级别的官员为主导的改革,虽然提到“要让校园足球、新型足球学校、职业俱乐部、社会足球等各种培养途径衔接贯通”的话语,但在政绩和以国家队在世界杯的表现为目标的情况下,“举国体制和市场体制相结合” 最终可能会成为举国体制的独角戏。而举国体制是永远伴随着政令功利、官员干预的,这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刘延东此行也与NBA的官员会面,想来她也应该知道NBA可没有政府的什么高官来指导,但仍然发展成世界上水平最高的篮球联赛、美国四大职业体育联赛之一。所以说放松管制,真正完成足球的市场化才是明智之举。

可以想像,在举国体制下,在世界杯的考核压力下,无数的人会扑向足球改革这块蛋糕,赚得盆满钵满,而真正失去的是本应该在这项运动中获得健康的体魄、运动的快乐的民众。

责任编辑:孟灵雨

相关新闻
徐行:世界杯“否想”中国足球
无言:盛世的代价
中秋赏月共婵娟 咏月诗词同欣赏
【网海拾贝】前所未有强硬,日本给北京划红线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世界为何对中共移植黑幕沉默?
【时事军事】日本三款导弹 对准中共海军
【马克时空】澳洲改买美核潜艇 维吉尼亚级核潜艇有多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