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的交易令耐克公司身陷FIFA丑闻

人气 24

【大纪元2015年06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赛琳编译报导)根据《华尔街日报》日前披露的详情,耐克公司被卷入足球世界最大的丑闻,要归咎于其20年前一头扎进不熟悉的领域。报导称,耐克在1996年与巴西足联签署了一份价值2亿美元的10年期合约,正是这份合约最终把耐克牵扯进了美国正在展开的针对国际足联(FIFA)腐败状况的大规模调查之中。

耐克“两眼一抹黑”进入巴西

参与该交易的体育营销界人士揭示,耐克公司是在不了解巴西足球业如何谈生意的情况下进军巴西的。

当时美国主办的世界杯刚刚结束,耐克迫切希望在世界上最流行的运动项目中取得真正的立足之地,因此其高级官员积极寻求巴西足协的认可。这种努力终于使耐克在1996年获得了价值2亿美元的10年的合约,也让体育用品业的霸主阿迪达斯公司(Adidas AG)意识到它终于遇到了一个真正的竞争对手。

根据巴西议会在2001年进行调查时存档的这个合约的译文,为了表明该协议对公司的重要性,耐克的联合创始人菲利普‧奈特(Philip Knight)、总裁汤姆‧克拉克(Tom Clarke)、足球业务主管桑迪‧博德克(Sandy Bodecker)以及足球业务营销总监塞斯‧范‧纽文豪生(Cees van Nieuwenhuizen)都在上面签了字。

但是,根据绝对当时参与交易的足球营销人士的访问,对于进入的这个国家以及在这个国家的运动业的高层人士如何谈生意,耐克并没有太多了解。

上世纪90年代在耐克的体育营销部门工作的史蒂夫‧米勒(Steve Miller)说,公司几乎是“两眼一抹黑”进入了一个地区,而且没有几个人在巴西工作。

“巴西是一个我们没有认真参与的地区,我们没有负责巴西的主管。”米勒说。

耐克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奈特在1997年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也表示,该公司进军足球行业是一个学习的经验。

“在那个世界里的足球政治和做生意的方式,让我们有些惊讶。”他说:“从某种程度上说,它(足球)是所有运动中最政治化的。”

起诉书暗指耐克涉及行贿

根据翻译,耐克签订的合约要求其直接付钱给巴西足协,而不是通过一个中间人。然而,上周公布的一份161页的起诉书半遮半掩地提及耐克,声称3,000万美元的赞助是“一家公司”通过中间人支付的。起诉书指控说,这个中间人使用部分资金行贿。

一位熟悉此事的人确认这家公司就是耐克。

不过,针对国际足联的起诉书中没有提及耐克公司,也没有提及其任何高管被控犯有不当行为。耐克声称它正在与当局合作,它也拒绝让克拉克、博德克或者奈特对此事发表评论。

在2000年到来前离开耐克的米勒先生说,他没有任何理由相信耐克在巴西的交易中做了违法的事情。

足球业务为赞助商带来风险

针对国际足联的起诉书揭示了足球的大资金业务是如何给赞助商带来了大风险。

为了确保在巴西的交易,耐克不得不和一个被称为“交通巴西”(Traffic Brazil)的中间人进行谈判,它是巴西足协(Brazilian soccer federation, CBF)的营销代理。

“交通巴西”的业主何塞‧哈韦拉(Jose Hawilla)也在耐克合约上签了字,他已经承认了与此次广泛的足球调查相关的罪行,包括洗钱、诈骗和敲诈勒索。他的抗辩中包含了对耐克交易的含蓄的描述。

报导说,耐克的谈判对手、巴西足联的卡多‧特谢拉(Ricardo Teixeira)看起来也是该合约的署名人,但他没有被针对国际足联的起诉书点名。作为巴西足联的谈判人和签署人,他被起诉书称为“同谋第11号”。报导说,特谢拉目前下落不明。

起诉书讨论了耐克达成合约的一些细节,不过它没有直接点名而将该公司称为“运动装公司A”,并描述其为一家总部在美国的跨国体育用品公司。

文档显示,一位巴西足协官员、“交通巴西”的哈韦拉,以及“公司A”的四名代表在纽约会晤,签署了44页的协议,要求公司A今后10多年里支付1.6亿美元。

根据巴西国会的翻译,该协议写明 “耐克公司不会被要求支付任何报酬给‘交通巴西’”,“巴西足协将负责支付‘交通巴西’的所有费用”。

然而,起诉书声称,还有一些财务条款没有反映在该协议中,例如:运动装公司A同意将额外的4,000万美元转入“交通巴西”子公司在瑞士的银行账户作为报酬。合约签订三天后,公司A的代表与“交通巴西”签署了一份一页纸的协议,说明巴西足联授权“交通巴西”直接给公司A开发票。

起诉书指控,在之后的三年里,“交通巴西” 开具了3,000万美元的发票给公司A,并声称其中的部分款项被用于支付贿赂和回扣。

根据对现任和前任体育营销行业的高管的访问,在90年代中期,耐克在足球业务这场竞赛中远远落后,找到一条回归的途径是它的优先任务,于是该公司将目光投向巴西。而当耐克签下巴西球队时,足球营销界便纷纷议论耐克愿意支付的代价。

在1995年至1999年间担任足球大联盟专员(commissioner of Major League Soccer)的道格‧洛根(Doug Logan)称,该交易重置了期望。他说:“这意味着我们的鞋子和服装供应商都将不得不提高赌注。”

凭巴西协议 耐克与阿迪达斯争霸

无论如何,这份与巴西足协的协议对耐克而言是成功的。

曾是耐克员工并在1994年至1998年间担任阿迪达斯美国行政总裁的彼得‧穆尔(Peter Moore)说,阿迪达斯从这笔交易开始在足球市场上重视耐克这个对手。

著名体育营销高管索尼‧瓦卡罗(Sonny Vaccaro)也说,耐克与巴西的交易是一个转折点。他说:“这是阿迪达斯最后一次独霸全球。”

在这笔交易的推动下,耐克从足球业中收获了约23亿美元的收入,与阿迪达斯并驾齐驱。在2014年,耐克赞助的世界杯球队数量甚至以10对9超越了它的德国竞争对手阿迪达斯。而在签订巴西协议时,耐克只赞助了5支国家队。

但是,参与签署这个巴西协议的一些人目前正在接受执法机关的审查,而且针对国际足联高级官员的受贿指控也已经给耐克这个标志性胜利投下了长长的阴影。

责任编辑:华子明

相关新闻
受丑闻困扰 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辞职
美媒:布拉特“受到美国当局刑事调查”
布拉特辞职 全世界松口气
国际足联贪腐案 秘书长涉嫌受贿千万美元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港府打压传媒 卢俊宇:加速制裁
【一线采访视频版】前军报记者:黎智英被捕 港人创3奇迹
【十字路口】中共九大威胁 利用网红当外宣?
【罗厨寻味】咸鱼鸡粒茄子煲
【珍言真语】王岸然:美制裁林郑 中资银行割席
【老外看中国】回应港大学生会 郝毅博吁助香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