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原石油管道纪委书记控告江泽民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7月16日讯】原石油管道纪委书记兼处长胡忠杰是一位法轮功修炼者,在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中,他曾经被殴打、剃光头、体罚洗脑、强制劳动、劳教一年半。

当下,大陆数万法轮功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之时, 胡忠杰也向最高检察院申请对江泽民立案侦查并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诉,要求追究其刑事责任、经济和精神赔偿责任。

据明慧网报导,胡忠杰在控告中说:我退休时患有:胆结石、美尼尔氏综合症、高血压、神经性耳鸣、脂肪肝、腰痛等多种疾病,吃了不少药,练了很多功法都没有好转。一九九六年六月,一位朋友叫我炼法轮功,并给了我一本《转法轮》,从那时起我修炼了法轮功。我按照法轮功书中的要求,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炼师父教的五套功法,时间不长,身上的疾病全好了。

一九九七年新年前我父亲查出肺癌,医生说是晚期,告诉我说:“你回家准备一下老人的事,能过去新年就不错了。”回家后我教我父亲也炼法轮功,看老师录像,听讲法后一切状态很好,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他害怕迫害不炼了。结果一九九九年九月份就去世了。他炼功后又活了一年零八个月,使生命得到了延长。这证明法轮功叫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炼功对身体健康效果好,对社会、对人民都有好处,我是炼法轮功的受益者,千千万万的法轮功修炼都是受益者。法轮功是李洪志大师一九九二年五月传出的,是中国之幸、人民之幸,正像已故人大委员长乔石说的“炼法轮功于国家于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正确结论。

我炼法轮功,只是想有一个好的身体,只是想做个好人,同时也想让别人知道“法轮功好”,只因有这个想法,只因坚持了“真、善、忍”的信仰,却遭到了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迫害初始,单位办学员学习班,进行洗脑,就强收炼功坐垫及各种法轮功的书籍等物品进行了第一次抄家。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七日上午,邹城市政法委书记孙春晓带市公安局、古塔派出所、单位保卫科几十人,包围我家住宅,强行闯进我家,抄家绑架,拿走私人物品,以及法轮功师父讲法、录像、录音和书籍。同时将我和妻子一同押到古塔派出所关押,第二天将我妻子放回家,将我转到邹城看守所关押。共计四十三天。

具体迫害:

一到监号,同监的犯人全部打你一遍。我当时被打的蹲不下,站不起,臀部肿的穿不上裤子。

揭火纸:就是剃光头,用手动推子推头发,推一下揭一下,推一下揭一下,直到把头发推光,头皮都揭破了,疼的很厉害。

早请示、晚汇报、训斥、体罚洗脑。

强制劳动,一天干很长时间,我当时每天糊火柴盒,完不成数量不让吃饭。

被劳教一年半。“说是监外执行”,二零零二年的皇历腊月二十九日邹城市公安局去人到看守所,宣布我劳教一年六个月,并当天押送到周村劳教所,到周村劳教所查体后说:我年龄大、血压高不收,就又从周村押回来,押送人员问:劳教所不收怎么办?孙春晓答复说:“先放那里”(指邹城看守所)。这样我又被关押在邹城市看守所。一直把我关押到新年后过了正月十五,在二零零二年三月初又押送周村劳教所劳教,又因血压高仍不收,才把我送回家中。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六日至四月一日,邹城“第二期法制教育学习班”强制洗脑,强制在转化证明书上签字、画押。自此以后长期监视自由、监听电话、到家中骚扰:要所谓的思想汇报。

强扣二零零二年二月、三月两个月的养老金三千多元。我找本单位党委书记李松柏,要养老金,他说:“你炼法轮功,给单位造成很大影响,也没怎么处理你,扣了就扣了吧!”

后来二零零二年九月一日,我又找了邹城政治委黄副书记,他答复说:“我请示上级后再说。”结果直到现在也无回话。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5-07-16 7: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