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仁涛:惨绝人寰医学人体试验

人气 957

【大纪元2015年08月04日讯】

(明慧网图片)
(明慧网图片)

自2006年中共大规模活摘器官被揭露出来到今天已经9年了,目前大多数的人已从不相信转变为相信。而自从王立军叛逃美国领事馆递交了大量活摘证据后,人们的震惊之余,却忽略了堪比活摘器官的凄惨可怕的中共大规模医学人体试验

我们就拿王立军来举个例子,他作为一个警察,却发明了:杀人专利产品“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专利申请号CN201120542042),以及一种钝器伤致伤模拟装置(CN102222441B);而中学学历的他居然穿着白大褂发表了《注射药物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及《中国女性(北方)胃肠排泄与时间关系的研究》,这背后有多少中国人被他拿来做人体试验呢?一个地方警察局长就能这么干,那么全国范围内的呢?

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各大军医大学又会怎么干呢?军队研究的那些SARS疫苗、埃博拉病毒疫苗的人体试验到底又有多少是合法的?有多少罪恶是用国家机密、军事机密掩盖了?

很早之前,就有一个人提供线索说,他的一位在省公安厅工作的朋友告诉他:“江泽民叫在新疆、甘肃、内蒙、四川等五省区选荒无人烟的地方建几所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型监狱,让关进去的人不可能再出来。”

十几年来,这些关押大量器官供体的专门监狱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呢?我们外面的人无从得知,但参照一个小小地方警察局长对中国女性胃肠排泄的研究,再翻开历史看看纳粹和日本、苏联所做的人体试验,我们不难推断出邪恶的江泽民领着共产党不只是大规模活摘器官,还干了什么?

日本731对中国军民做的各种残忍的人体试验,这里就不再详述了,这里说一下纳粹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纳粹集中营利用大量囚犯进行的一系列的人体试验。纳粹人体实验包括:

毒药实验

在布痕瓦尔德集中营的实验测试各种毒药的效果。实验者暗中在实验对象的食物中施加毒药。受害人会被毒死或直接被杀害,以进行验尸研究毒药的毒性。

磺胺类药物的实验

在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进行了实验,研究磺胺类药物的有效性,囚犯的伤口感染各种细菌,如链球菌、产气荚膜梭菌、破伤风梭菌为了模疑战场上士兵的伤口,囚犯的伤口两端被打结,中断血管的血液循环。实验者用磺胺类及其他药物治疗感染,以测试其有效性。

芥子气试验

在萨克森豪森集中营和其他集中营进行化学武器的实验,研究最有效治疗芥子气所造成的伤口的方法。实验者将囚犯暴露在芥子气和其他糜烂性毒剂(如路易氏剂),造成严重的化学烧伤。受害者的伤口被测试,以找到最有效的治疗方法。

燃烧弹实验

在布痕瓦尔德集中营进行实验,以测试各种药物制剂对治疗磷烧伤的效果。实验对象的烧伤由含有磷的燃烧弹造成。

结核实验

为了测试人体是否先天拥有对结核的抗体以及研究结核疫苗,在诺因加默集中营研究人员将结核杆菌注射入囚犯肺部。

骨骼、肌肉和神经移植实验

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进行实验研究肌肉及神经再生和骨骼移植。实验者在不被麻醉的情况被移除肌肉和神经,造成强烈的痛苦及永久伤残。

低温实验

纳粹德国空军进行人体低温实验研究预防和治疗低体温症的方法。实验中囚犯要在冰水水池中忍受长达五小时。另一项研究将囚犯赤裸地放在-6°C(21°F)的户外数小时,借此研究暴露在对极冷环境对身体的影响。

海水实验

在达豪集中营进行实验,研究各种方法使海水变得可饮用。大约90个吉卜赛人没有被提供食物,只能饮用海水,这使他们身体机能严重受损。在严重脱水的情况,一些人看见其它人舔刚被拖洗的地板,试图饮用地板上的淡水。

绝育实验

在奥斯威辛集中营、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和其他地方进行一系列绝育实验。这些实验的目的是开发一种新方法,将百万计的人用最少的时间和成本绝育。

这些实验以X射线,各种手术和药物治疗进行。数以千计的受害者在实验中被绝育。辐射绝育通过欺骗的手段进行。囚犯被带入一个房间填写表格,历时两到三分钟。在这段时候,房间被注入大量辐射,蒙在鼓里的囚犯己经完全失去生育能力。许多囚犯遭受严重辐射灼伤。

高海拔实验

在达豪集中营使用了至少200名囚犯,进行高海拔实验,以帮助德国飞行员应对在紧急情况下弹射在高海拔地区的情况。囚犯被放在一个模拟在海拔高达2万米(66000英尺)气压的低压室。传言指实验中幸存者的大脑被活体解剖。200个实验对象中,有80人当场死亡,其他人则被处决。

双胞胎试验

1500组双胞胎只有不到200人从各种令人发指的双胞胎生物实验中活下来。

还有颅脑损伤的实验,则和王立军做的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有些雷同之处了。

看看历史上纳粹的罪恶,那么看过《九评共产党》的朋友,一定会知道,中共比纳粹更邪恶。那么比纳粹更邪恶的中共会在那些专门秘密监狱里干什么,或许只能用一句话:“你懂的”来回应了。

2014年,国内曾经有一个帖子询问:用人做致命的高科技生物医学秘密人体试验是国家机密吗?

网友的回答是:害人的行为不是机密,是罪恶。

面对如此凄惨可怕的事情,体制内的人如果还不珍惜最后的自救时间,在清算江泽民犯罪集团过程的尽点力、洗清自己的话,又如何面对未来法庭的甄别呢?相信体制内的很多人已经在收集证据争取当污点证人了吧。

面对大规模活摘器官、人体试验的滔天罪恶,当今中国首要问题根本就不是什么经济问题,在江泽民政变集团还没被彻底清算之前,任何经济民生政策都可能被搅局,再好的政策和美好愿望都会被搞政变的江泽民犯罪集团反用:股市的慢牛变成疯牛、疯熊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尽快处理邪恶至极的江泽民犯罪集团才是今天中国的首要任务。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传狱中的薄熙来心理出现不平衡
怀孕妻子被摘器官 丈夫:誓将元凶起诉到底
凌晓辉:共产文化的极端邪恶性 (三)
中共活摘器官太残暴  马国民众声援诉江大潮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刘锐绍:国安法四任务 借外打内
【重播】川普在“向美国致敬”庆典上演讲
【深度报导】隐形之战 中共的战书
【新闻第一现场】52国与中港签引渡条约 入境可送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