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难民到园艺展策划者 澳越裔彼得的人生路

每年国王公园花展背后的灵魂人物彼得‧阮:感恩和回报

彼得‧阮 (Peter Nguyen,右前)和他的员工在澳洲西澳省国王公园植物园工作。(大纪元图库)

人气: 35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6年01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周鑫澳大利亚珀斯采访报导)冬天雨季过后,野花就在澳大利亚西澳省干旱广袤的土地上显露生命的顽强和多彩,从北到南依次绚丽开放。整个9月,珀斯的国王公园举办野花节,植物园(Kings Park and Botanic Garden)展出从西澳各地采集并培育的3千多种野花和植物。此时,参观国王公园的市民和游客人数达到高峰。

人们在观赏西澳独特的花草,兴致勃勃穿梭于花丛并摄影留念的时候,大概想不到每年花展背后的灵魂人物是谁?这个幕后人就是30多年前从越南逃离来到澳洲的彼得‧阮 (Peter Nguyen)。日前阮先生接受了记者采访。

去年是西澳国王公园植物园开放50周年纪念,植物园在不同的主题展区树立展板,介绍从1965年起每个5年期间的重要发展,其中一块展板就是关于阮先生的。在国王公园植物园50年庆的宣传册上,阮先生和Grady Brand被称作植物园30多年来进步的强大驱动力。

2015年澳洲西澳国王公园植物园开放50周年纪念,植物园在不同的主题展区树立展板,介绍从1965年起每个5年期间的重要发展,其中一块展板就是关于阮先生的。图为介绍阮先生的展板。(周鑫/大纪元)
2015年澳洲西澳国王公园植物园开放50周年纪念,植物园在不同的主题展区树立展板,介绍从1965年起每个5年期间的重要发展,其中一块展板就是关于阮先生的。图为介绍阮先生的展板。(周鑫/大纪元)

国王公园的园艺展览

阮先生是国王公园植物园园艺展览的策展人(Curator, Horticultural Displays),负责规划每年的园艺展览。

“国王公园每年的园艺展览都是提前2至3年准备,我和资深策展人(Senior Curator)一道规划,让每年的展览有序地持续下去。园艺展览在每年的9月份达到高潮,这时正是西澳野花盛开怒放的时节。”阮先生说,“春天的展览对我们团队是最重要的,每年这个时候都有很多很多的游客,他们给我们写下许多精彩的评语。”阮先生说。

国王公园是珀斯人的骄傲,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内公园之一,面积比美国纽约的中央公园还要大三分之一。国王公园全年对外免费开放,每年接待六百万游客。占地400公顷(4平方公里)的国王公园划分为不同的园区,从伊丽莎山(Mt Eliza)最高处顺天鹅河(Swan River)往下、景色最宜人的17公顷园区是就植物园。

国王公园植物园致力于研究保护西澳独特的植物生态,特别是那些稀罕或濒临绝迹的物种。工作人员每年要到西澳的边远角落,采集植物种子和样本,给它们正确的分类和命名,然后在植物园的苗圃培育,最后,成功培育的植物品种移植到植物园内不同的主题展区开放给公众观赏。

干燥气候和沙质土壤形成的艰难环境,造成西澳独特的植物群。而且,西澳地域南北跨度很广,气候和地理环境变化差异亦大,因此,在珀斯培育西澳各地的植物并不如想像中的那么容易。比如,在珀斯北部5小时车程的杰拉尔顿(Geraldton),“有些植物不需要水,它们依靠夜晚气温降低后形成的湿气。”阮先生举这样一个例子来说明,在植物园的苗圃里培育它们,就得克服珀斯完全不同的天气环境。

50年的园艺经验让植物园成功培育了大量不同的品种。全澳2万5千种植物品种,有一半在西澳境内,其中3千种植物在国王公园植物园里展出。因此,参观国王公园植物园,就能饱览西澳从炎热的北部到寒冷的南部、从沿海地带到深入沙漠腹地、五颜六色和形态各异的千百种野花和植物。

根据西澳土地的广袤(250万平方公里,几乎占澳洲一半的面积)和植物生态超乎寻常的多样性特点,植物园的园艺展览主要是按不同区域的植物群组展出。比如South West Region(西南地区,西澳的农业和葡萄园区,是35个全球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澳洲也仅此一个,全澳植物种类的三分之一在该地区,而且大部分是该地区独有,在地球其它地方找不到) 、Mulga Region(近岸到内陆沙漠之间的地带,是木本灌木的故乡)、Kimberley and Pilbara Region(北部沿海地区)、Desert Region(靠近西澳东部边界的沙漠腹地)、Mallee Region(South West Region和Mulga Region之间的区域,野生动植物的天堂)。其它园圃则是主要植物种类,或者希绝品种的专题展览。

“我们协调种子采集人,从西澳各地采集植物园里还没有的植物,或者采集新发现的品种,丰富植物园的种子银行。”阮先生说,“我们进行策划,突出不同地区的物种,呈现它们独特的故事。”“为了在每一个园圃创造漂亮的美学效果,我们考虑得很仔细,从花的颜色和形态,到植物的形状等。我们跟苗圃团队一起合作,培育我们需要的幼苗。60个园圃,每年都要一个一个的翻新。”

可以说,植物园的园艺展览是艺术和科学碰撞的结晶,呈现植物在科学、文化、教育和历史不同层面上的意义。

难民到策展人

30年前阮先生刚到国王公园工作的时候,国王公园植物园仅仅是初具雏形,园艺展览还没有。阮先生感觉自己很幸运,能在国王公园工作,并一同走过植物园成长为世界顶级园林的珍贵时光。

1983年阮先生带着全家逃难来到西澳。“越战后,我意识到要想获得自由,必须离开越南。经过几年的筹划和准备,我自己用木材建了一条船,带着妻子、3个年幼的孩子、5名其他家庭成员,还有另外60个人,驾船出海逃离越南。”当初造船时是按照30人的运载来设计的,结果乘客超出一倍,幸运的是船安全地出海了。

在海上,阮先生的船只被印尼军队截获,随后被转移到靠近新加坡的廖内群岛(Riau Archipelago )的一座难民营。经过一年的等待,阮先生一家人被澳洲政府作为难民接收了。

越战之后,澳洲也正好结束令人诟病的“白澳”法案,允许亚裔等有色人种移民澳洲,那时有许多越南人来到西澳。“当飞机降落珀斯机场时,我们只有随身带的衣服,其它别无所有。一切都是陌生的,但我感觉到这块土地是安全的,因此对未来充满希望。”阮先生依然记得当时的情景。

到西澳后不久,1985年,阮先生因为联邦政府劳工计划而来到国王公园做园丁。之前阮先生没有园艺方面的经验和知识,只是小时候在越南帮父母在果园和菜园里干些活。来到澳洲后,阮先生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当地的植物跟他小时候见到的热带植物完全不一样。这些不同寻常的植物给阮先生启发,他希望有一天能学会怎么种植它们。

阮先生说,“在国王公园做园丁给了我展现自己的机会,幸运的是,我对园艺的热情被公园的领导人注意到了。”

阮先生在实践中学习和思考,弥补自己在热带植物和西澳植物之间的知识空白。渐渐的,他对西澳植物的了解丰富起来。但当时的国王公园资金紧张,资源稀少,工作面临很多挑战。

几年之后,情况有了很大改善,国王公园有资金和资源用于发展和维持。这种变化也给阮先生带来了机遇,因为他能对国王公园将来的发展做出贡献。“我很高兴我的建议被尊重和采纳,也很高兴被委以重任,挑战把国王公园带到全新的世界级水平的机遇。”阮先生说。

阮先生很满意有这样动手实践的机会,他愿意证明自己的双手能干任何的活儿。他说,“植物园有60个园圃,我参与每一个园圃的分析,评估它们的优势、劣势和各种可能性。我很高兴地说,我们为每一个园圃定身打造的计划都成功了。”

能来到澳洲这个自由社会,并能在国王公园植物园工作,彼得‧阮(Peter Nguyen)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他以感恩的心态,尽力回报这个社会。人们喜爱植物园,在这里流连忘返,让他感觉很满足。(周鑫/大纪元)
能来到澳洲这个自由社会,并能在国王公园植物园工作,彼得‧阮(Peter Nguyen)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他以感恩的心态,尽力回报这个社会。人们喜爱植物园,在这里流连忘返,让他感觉很满足。(周鑫/大纪元)

感恩和回报

能来到澳洲这个自由社会,并能在国王公园植物园工作,阮先生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他以感恩的心态,尽力回报这个社会。人们喜爱植物园,在这里流连忘返,让他感觉很满足。

阮先生热爱植物园和工作在这里的人们。他的园艺展览团队有22名员工和11名学生,他经常鼓励他们说出自己的想法,为国王公园的未来提出建议。阮先生相信与员工建立信任,让他们发声,这很重要。

从越南来到西澳,跟许多新移民一样,阮先生面临很多挑战。阮先生在越南是律师,会讲英语,但刚到澳洲,才发现澳洲口音怎么那么难懂。更为现实的生活挑战是如何养活妻子和一个大家庭。

面对语言、生活和文化上的种种挑战,阮先生的做法是勇敢地走出自己的文化圈子,接触不同的新人,结交朋友,满足和帮助别人。

阮先生介绍说,我的父亲是个建筑工,教给我很多技能,比如瓦工、木工、做橱柜等,这能让我有机会帮助朋友和邻居们,因此我受到人们的欢迎,这是扩大交友圈的一个好办法。

设定目标,确定自己想要成就什么,怎么样充分利用澳洲的环境达到目标。这是阮先生成功的另一个秘诀。当初还有一些移民因为澳洲劳工计划而到国王公园做园丁,但最后只有阮先生一个人被植物园留下来工作。阮先生认为这是自己心中有目标并认真坚持的结果。

喜欢打理自家后花园的朋友,如果想尝试栽培西澳的独特品种,不妨到国王公园植物园去转转,买上几株园艺专家新培育的品种。碰到栽培上的技术难题,阮先生和他的团队也乐意提供必要的指导和帮助。假以时日,说不定您的庭院也会变成漂亮的花园哩。#

责任编辑:高敏

评论
2016-01-12 12: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