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惠林:“大过剩”如何解?

人气 425

【大纪元2016年10月19日讯】自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肆虐以来,全球经济浮浮沉沉、一直陷在不景气的泥淖难以脱困。尽管各国用尽各项救经济政策,依然见不到曙光。是经济学家和经济学者无用、或是用错了药方?一直争论不休。

其实,自1929年全球经济大恐慌出现,就掀起经济论战。经济恐慌的现象是“大过剩”,也就是东西生产过多而滞销,于是演变成厂商关门、失业激增、所得减少、价格普遍下跌,而且跌至近于零,所谓的“通货紧缩”于焉出笼。当时的现象被描述为市场机能失灵。而过剩的供给如何消化,出现两种主张,一是让时间将过剩消化,或是作为垃圾处理掉(价格降为负值),或是价格持续下跌、吸引“有储蓄者”进场购买;另一种是由政府出面来“创造有效需求”,让生产者不退场且维系就业,甚至于提供工作机会吸纳失业者。历史证明后一种政策被采用,这就是“凯因斯理论”受到重用,从此以后政府站上经济舞台,以财经社会公共政策来调节经济景气并解决各种社会问题就成为理所当然。

正如凯因斯明白告诉我们的:“In the long run, we are all dead.”也就是说他的“政府创造有效需求”是短暂效果的政策,长期或将出现后遗症,而且这帖药方的诊断及药量是透过数学方程式来得到的,难免出现用错地方或药量过重、过轻。不过,1930年代大恐慌是过去了,至1960年代似乎都是经济美好时代,而凯因斯理论被认为居功至伟。虽然1970年代出现“经济停滞和通货膨胀两者同时来到”的难解场面,凯因斯理论受到质疑,更曾被错认为凯因斯理论已被丢弃,其实它只是被后继者修正,根本的“政府干预”、“政府救市”不但没丢失,另换以“印钞救市”来刺激经济,而QE(量化宽松)政策就是代表。多年来让全球被泛滥的钞票淹没,而政府债台高筑蔚成另一种全球化,“灾难时代”也悄悄来到。“五鬼搬运”、“金钱游戏”、“泡沫经济”与世人常相左右,撙节政策被认为将窒息经济,而政府继续撒钱却像是酗酒、吸毒,只能让经济一时回光返照又再昏死过去,经济体质也愈来愈衰弱,真不知会伊于胡底了。

在台湾,自新政府上台以来,陆客在中共管制下来台人数锐减,致使观光旅馆、游览车等呈现“大过剩”,业者抗议、陈情,甚至八个县市首长连袂赴中请托中共高抬贵手,送人来台观光救助。这是典型的凯因斯式“创造需求”药方,如同全球各国政府一直以来使用的“政府创造有效需求”救经济,其下场已可想而知,而且还不是台湾政府创造,是乞求对岸政府创造,其结果之凄惨和不堪很明确的可以预料。不只是“以民逼官”、“以商围政”,台湾住民永远吸吮奶嘴,任人役使,更会是像酗酒、吸毒般地瘫痪、等死也!

其实,国内观光产业前几年大举投资,造成产能过剩,就算中客不减,以来台旅客千万人、2人一间房、平均停留7天来推算,每晚全台平均约需9万间客房。但根据观光局统计,早在前年底,全台观光饭店加上一般旅馆的客房数已达16.8万间,这还不包括民宿的2.3万余间;游览车也是一样,开放中客后更是大增4成。

期盼新政府千万不可屈服,更不要流于只要会吵就有糖吃,应该朝向“去化已有的超额供给”,由供给面下手才是正办。

责任编辑:南风

相关新闻
双锤救市股指飘红 外资忧A股道德风险
何清涟:政府救市成骑虎 虎背易上却难下
中共救股市 还能托多久?
上证跌破3000点 最后一刻飙升疑政府救市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刘锐绍:国安法四任务 借外打内
【重播】川普在“向美国致敬”庆典上演讲
【深度报导】隐形之战 中共的战书
【新闻第一现场】52国与中港签引渡条约 入境可送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