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前空军军官胡志明:打开枷锁 给中国人自由

2016年5月11日,纽约市政厅公园,前空军军官、法轮功学员胡志明在庆祝“5·13”世界法轮大法日新闻发布会上发言。(戴兵/大纪元)

人气: 648
【字号】    

【大纪元2016年05月12日讯】当地时间11日午时,“法轮大法信息中心”(Falun Dafa Information Center)在纽约市政厅公园举办2016年纽约庆祝“5‧13”法轮大法日系列活动新闻发布会。七位刚到美国不久的法轮功学员在发布会上讲述了他们的经历。曾在中国大陆遭迫害致双腿残疾、后经炼功完全恢复的前空军军官胡志明是其中一位。下为胡志明发言全文。

衷心感谢大家,我很高兴能有机会在此发言。

我们都见证了法轮大法带来的美好、带来的希望,在大法洪传24周年的庆典中,让我们分享这份喜悦、这份荣耀。同时,我也要讲一点儿我的过去,过去被中共迫害的经历,希望对大家能有所借鉴。

我的名字叫胡志明,1972年出生在中国辽宁省,曾经是一名中国空军军官,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1999年7月,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疯狂的镇压,我和很多法轮功修炼者一样,开始向政府讲清真相,向大众讲真相,2000年初,我们收集很多法轮功修炼者的签名,给将要到访的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希望能得到国际社会的帮助。在这过程中,我被中共空军保卫部门的人抓起来,空军司令部为不受牵连,在关押我两个多月后,直接将我开出军队、遣送回原籍。

为突破网路封锁而入狱

中共政府动用警察和军队实行暴力镇压,越来越多的同修被抓起来,被关进看守所、劳教所,被打死的也越来越多,仅仅是因为他们去北京上访、去政府部门上访、在公园里炼功,甚至仅仅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功。在这种情况下,我开始用掌握的电脑技术突破中共的网络封锁,曝光中共的邪恶迫害。

2000年10月,我在上海教人如何突破网络封锁时,被中共国安发觉,遭到逮捕;一年后被判刑四年,后送往提篮桥监狱

在监狱里,几个重刑犯看着一个法轮功修炼者,一起关押在只有3平方米大小的监室里,如果能让法轮功学员“转化”(放弃信仰),他们会得到大幅的减刑,否则他们也将常年生活在那样的小监室里,因此我们遭受打骂就成了家常便饭。另外我们还被迫长期连续听看污蔑法轮功的音像资料,通常距离电视只有1米远,音量放开很大,每天十几个小时,旁边有犯人监督,动辄打骂。

折磨人的方式有很多,到后来,发展到不让我睡觉,只要我一合上眼睛,就会被打醒,我被逼迫到了极点,因为捍卫信仰权利,我被关进监狱,在这里被剥夺睡觉的权利,我别无选择,从2004年8月开始绝食抗议。

由于此前我已经被折磨得很虚弱,很快我就陷入了昏迷状态,因而被送进监狱医院。医院对于我们来说,一样是折磨人的地方,我被四肢抻开绑着,胸前还有一道绳索,死死固定在床上,大小便一直在床上,汗水汇聚在眼窝里再慢慢风干,鼻子里插着一只管子灌食,同时还有输液,我不知道是什么药物,每次注射2小时左右,一开始就头痛欲裂,药输完后疼痛渐渐缓解。一个多月的时间,绳子一直没有松开,痛苦一天天加剧,我也咬紧牙关,坚持到10月份,四年的刑期结束,政府部门安排人与我哥哥一同送我回家。

法轮功学员胡志明在发言。(戴兵/大纪元)

发《九评》DVD再陷囹圄

到我恢复了身体健康之后,我又来到北京,找到一份软件工程师的工作,开始自己制作《九评共产党》的DVD,在工作之余发给附近的住户,在2005年9月一次发放DVD过程中被便衣发现,又一次被抓捕。

为抗议中共对信仰的迫害、对人权的迫害,我开始绝食绝水,就这样,我熬过了三年的绝食生活,熬过了监狱里面的各种折磨,活了下来,但那时我已经气息奄奄,内脏受损严重,右腿的神经器质性损伤,监狱的医生告诉我父母,即使我能活下去,也将面临残废。

2009年9月,我回到家,可以学法炼功,我的身体恢复得很快,三四个月后,我就可以行走了,现在身体已经完全恢复正常。

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谈这些悲伤的往事,因为虽然对我来说已经过去,对很多与我有着同样信仰的人,却正在承受着。

我们纪念这个伟大的日子,同时也希望更多的人了解真相,了解在中共暴政下信仰者所经历的苦难。我们需要帮助,需要更多人的帮助,对于这种反人类的罪恶,我们要共同抵制,共同揭露。劝导更多的人退出中共,解体中共,打开中国人的枷锁,给他们以自由。

谢谢大家。@*  #

责任编辑:苏明真

评论
2016-05-12 6: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