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克林三家庭:修炼法轮功的幸福

【大纪元2016年05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小清纽约采访报导)当地时间5月12日,纽约城区风和日丽,来自周边社区和加拿大的200多名法轮功学员会聚布鲁克林大桥下的卡德曼广场公园(Cadman Plaza Park),以集体炼功的形式迎接“5‧13”世界法轮大法日,庆祝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六十五周岁华诞。其中不乏结伴而来的一家人,说起学法得法、身心受益的殊胜感受,他们的幸福喜悦溢于言表。

2016年5月12日,来自纽约布鲁克林区和加拿大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卡德曼广场公园大炼功,庆祝第17届法轮大法日。(张小清/大纪元)

非裔姐妹:个人修炼融入制止迫害

卡德曼广场公园位于古老的布鲁克林高地和繁华现代社区的交界处,错落着绿树的大草坪是整个社区居民喜欢流连的活动场地。集体炼功开始前,一对精神焕发的非裔女学员正向路人介绍法轮功。

吉尼瓦(Geneva)和格温德琳(Gwendolyn)是居住在周边社区的两姐妹,吉尼瓦已从纽约州精神卫生办公室退休,格温德琳退休前则是护士。姊妹俩自1999年9月在附近的展望公园接触到法轮功而一同走入修炼,迄今已近17年。

2016年5月12日,纽约布鲁克林区法轮功学员吉尼瓦(右)和格温德琳姐妹在卡德曼广场公园准备参加集体炼功,迎接即将到来的5‧13世界法轮大法日。(张小清/大纪元)
2016年5月12日,纽约布鲁克林区法轮功学员吉尼瓦(右)和格温德琳姐妹在卡德曼广场公园准备参加集体炼功,迎接即将到来的5‧13世界法轮大法日。(张小清/大纪元)

格温德琳告诉记者,刚炼功时,她身体里的病业一度被释放出来,“感觉好像是关节都错位了”,“当时虽然对大法理解不深,但心中坚信,坚持看书、炼功,后来就从人们叫做‘病’的东西里完全解脱出来了。”吉尼瓦则说,自己炼功前原本就很健康,“学功后颈部有过不适,之后就好了,这么多年来,连一片阿司匹林也没吃过”。

格温德琳表示,从一开始,她们姐妹的个人修炼就和呼吁制止迫害融为一体。多年来她们参与了很多的讲真相活动,包括常年去中领馆前炼功、散发真相单页,传播中共迫害法轮功和活摘器官的真相。她记得,一次自己向一位白人女士递上传单,对方却迳直走过,没想到片刻之后,对方折返回来接过了她手中的传单,还对她说:“我向你道歉。”让格温德琳真心为她能了解真相而高兴。她还说,姊妹俩的家人们虽然还未修炼,但所有成员都非常了解和支持法轮功。

2016年5月12日,格温德琳在卡德曼广场公园向民众介绍法轮功。(张学慧/大纪元)
2016年5月12日,吉尼瓦在卡德曼广场公园向民众介绍法轮功。(张学慧/大纪元)

医生夫妇:一家人最快乐的时光

几年前从陕西神木县来到布鲁克林的医师刘忠祥、田翠兰夫妇,特地为上中学的儿女请了假,不愿错过向世人展现法轮功祥和美好的机会。

刘忠祥告诉记者,他们一家四口都修大法。他本人在大陆是内科医生,却曾患顽固的抑郁症,遍访名医不能治,苦不堪言,1997年有幸得法修炼后,奇迹般病状全无,还合资和朋友们经营了一家铁矿。脱胎换骨的变化,让妻子、子女相继走入了修炼。

刘忠祥说,自己先后与当牙医的妻子田翠英开办过三家牙科诊所和一所牙科医院,但因录用了被中共迫害而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横遭非法绑架关押。“(中共还)对我们的牙科机构进行‘督察’处罚、骚扰,国保警察非法搜查我们的家,抢走几台电脑和医药账簿,用各种手段最终搞垮了我们的企业,我们被迫在2013年带着孩子先后来美国。”

来到异国,不懂英语,从社会上层的医生、企业老板一下子跌落到连基本生活都难维持的境地,刘忠祥说,凭着信师信法,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一家人更加精进地学法、炼功,很快走出了困境。

“变化更大的是俩孩子,”田翠兰补充说,“女儿成绩可说是突飞猛进,同学送她‘学霸’的称呼,老师也都夸奖她的成绩,今年9月上大学,得到了‘荣誉学程’(Honors Program)和奖学金。儿子来到美国一年,就从26个字母都不熟悉,到通过了三年级的州考,儿子说全班27人只有6人通过。而且俩孩子的性格也变了,从原来的压抑、急躁、不愿与人交往,变得耐心、乐观,朋友越来越多。”

现在每个周末,不论寒暑,全家人都会去公园参加集体炼功和当地的集体学法,有时大人因工作去不了,俩孩子也不愿落下。“这是我们一周最快乐的时光。”刘忠祥笑说。

同一片天,迥然不同的空气。刘忠祥透露,离开中国后,当地610和派出所曾多次上门威胁、骚扰他的父母和弟弟、弟媳。“弟媳怕受牵连,吓得与弟弟离婚。”不过,夫妇俩给参与迫害者打电话讲真相中,也明显感到人心在变:“一些人也告诉我们,他们知道大法好、知道中共邪恶,只是因为怕丢掉饭碗违心接受指令。”

心理学家:全家找到返本归真之路

前来炼功的人群中,还有当地法轮功学员潘开祥和岳母陈洪瑛女士。潘开祥1986年起在浙江大学心理学系担任教研工作,曾任该校副教授。

回顾得法修炼的经历,他分享说,专业的关系,他对心理现象、生命与宇宙的奥秘以及人生的价值和目的有着天生的兴趣。“1995年底在月光书屋读到《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和《转法轮》,书中所讲的修炼正是我一生所寻找的东西。我觉得找到了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就是提高道德层次、去掉执著。”

2016年5月12日,纽约布鲁克林区法轮功学员潘开祥与岳母陈洪瑛女士在卡德曼广场公园参加集体炼功。(张小清/大纪元)

潘开祥说:“得法后的喜悦难以用语言形容;遇到矛盾首先找自己,做事先考虑别人,与人为善,人际关系融洽了,家庭和睦了,工作更有成效,身体也变得非常健康,从修炼到现在,没花一分钱的医药费。”岳父母与儿子等家人随他走入了修炼,妻子也生活在大法的美好中。

中共开始打压法轮功后,自2001年,潘开祥就失去了工作和收入,无数次被骚扰、传唤和非法对待,包括被非法判刑五年、遭受24小时贴身紧逼式的包夹监管、被强迫进行高强度劳动、两次被粗暴绑架到洗脑班等,身心受到巨大摧残,腰部很长时间无法直立。

说起中共监狱的残酷管制,他感言:“他们运用环境控制、情绪控制、语言控制、行为控制以达到对人的精神控制,有一套完整的精神洗脑和思想折磨的方法,强行扭曲人的正常思维,这恰是邪教的精神控制方法……是极其邪恶的黑社会行径。”

潘开祥说,继儿子2012年来到美国取得庇护、入读大学,“2015年,我与妻子、岳母岳父四人悄然离开了我们生活的城市,顺利抵达纽约与儿子团圆”。

潘开祥岳母、退休会计师陈洪瑛女士则告诉记者,自己得法前心脏、睡眠不好,还经常头痛,学功后都不治而愈。这么多年中,女婿反复被抓捕迫害,她从未中止过学法炼功。如今,她和老伴经常在纽约的景点和社区街头发放传单,给中国游客和华人居民讲真相。

全家感受着大法的福泽,潘开祥说:“法轮大法是一条实实在在的返本归真的路,这条路是现代科学无法解释清楚的。”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于1992年5月13日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24年来,已从中国大陆洪传到世界的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受各族裔人民的赞誉,并得到了各级政府组织、团体的肯定和表彰;迄今全球有上亿人修炼,通过修炼大法祛除顽疾绝症的人不计其数。法轮大法书籍已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在全球发行。

责任编辑:张宪义

相关新闻
非裔抢劫纽约布碌崙地下赌档  华男见义勇为被刺身亡
防中共窃大学研究 美AI委员会提应对措施
余茂春:新冠病毒疫情反映中共政权本质
蓬佩奥:全球及白宫将继续与中共脱钩
最热视频
【重播】CPAC大会第三日 川普闭幕演讲
【首播】专访程晓农:拜登软弱 中共备战?(3)
一周军情速递:飞行员遇UFO 美开发新无人机
【思想领袖】蓬佩奥:中共称霸 世界反击须脱钩
【思想领袖】Parler执行长:抵制封杀文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