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语:不同的步调

作者:青松

在美国,如果每个人每天走1万步,可能每年会降低5千亿美元的医疗保健预算。但实际上很少有人能做到。如果更多人能做到的话,慢性疾病的患病率将会大幅降低。(Fotolia)

  人气: 50
【字号】    
   标签: tags: , ,

很久以前,因为工作的事情给比利时一位同行发邮件。他在圈内小有名气,工作比较忙,回复邮件自然不会很及时。

我发邮件后一直等,等了几周也不见有消息。很想再发邮件询问一下,最起码确认他已经收到,但转念又考虑,不是什么特别着急的事,没必要催促他。他一直没有回应,这件事情慢慢就搁置了。

后来,我发过一封问询邮件,再次提起当时的问题。同之前一样,他没有给任何消息。可能性很多,也许是他太忙顾不上,也许是邮件太多,他给忽略了,也许是他不屑于和我这样的晚辈合作。

不管是哪种可能,我对这位素未谋面的专家多少有了些顾忌。我知道自己做事不会这样,不管认识的人还是不认识的人发来邮件,再忙也一定会抽时间回复。即使有些事不可能帮助对方,也一定会给解释下为什么。我认为这甚至不代表修养,而是为人处世最基本的。

就这样,当初联系专家的兴奋与期待在等待中被消磨,又在沉默中彻底转为无所谓。这件事情,我不再多想。

但是,就在昨天,我收到一封邮件,正是比利时那位专家发来的。看到邮件内容,我吃了一惊。我以为他根本就没有给予考虑,但他是认真对待我的邮件。这么久以来,他不是冷漠,而是在计划相关事宜。中间没有任何联络,这次发来邮件只是告诉我他的方案,但从方案中我看到他所做的努力与规划。

这封邮件让我很惭愧,之前对他的种种猜测都是错的。我邮件中说的事情并不紧急,我也没有要求他务必什么时候回复,所以他拖后一些并没有什么不妥。倒是我,根据自己回复邮件的习惯,想当然地以为他应该及时回应。到头来终于明白,他没有傲慢,没有不屑,只是和我做事的步调不同。

这世上大概每个人的步调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都习惯自己的步调,习惯根据自己的步调来衡量他人。其实,这并不合理。步调不同,所以才应多些理解与宽容。很多让我们心里不爽的事情,真的不代表别人有偏见或故意刁难,只是步调不同而已。@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近半个世纪以来,斯坦福工程学教授伯纳德‧罗斯(Bernard Roth)都在教授一门叫做“社会设计师”(The Designer in Society)的课程,学生在课上会了解“设计性思维”如何能改善个人生活,由此进行自我检验、进而掌控自己的人生。
  • 我和我男友交往约五年,我有去过他家四次,第一次去有点被他的家人吓到,因为他的父亲感觉很邋遢,而且一直在抽烟看起来很凶,因为他们家有在拜拜,所以客厅很多神明,墙壁都被薰黑了,我家是基督教的,她妈妈人很好比较开朗。后来第二次是去他家找他,只有和他父母打招呼没有多聊,第四次是她妈妈留我吃晚餐,和他家人一起吃饭,我很努力想融入,但我都听不太懂他们讲台语很快,他爸则是很安静的吃饭都没讲话,而且吃完直接点烟抽,我们都还在吃饭中,我当时感觉很傻眼,因为我超讨厌烟味,而且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只好默默忍受。
  • 你的思想不仅影响着你的情绪状态,也影响着你的行为。当你积极地思考,你可能会感觉更好,表现得更好。而当你让消极想法主导你,绝望也会反映在你的感受与行为之中。
  • 有些人有某些特殊的行为或习惯,在其他人眼中显得很奇怪,或被视为不利健康的坏习惯,但事实上,这些习惯不一定不健康,只是人们不理解而已。以下是每日医学(Medical Daily)网站列举的其中4个常见习惯:
  • 征服早晨的人,就能征服自我!事实上,早睡早起还有几个好处。
  • 最棒的是我的房间——我从没有过自己的房间。我在印度住过的两间房子都只有单间房,而在那之后,我都得跟其他孩子同处一室。但我不记得会害怕自己睡觉——或许我已经习惯睡在街头。可是我很怕黑,因此需要打开房门,并且确保走廊亮灯。
  • 一开始,每天都兴致勃勃的如实遵循计划,进度超前不少,一段时间过去,已将同事们远远的抛在后面。正当我踌躇滿志、沾沾自喜之际,骄矜、懒惰的魔鬼悄然掩至,我像兔子那样认为可以高枕无忧,在中途停顿下来……
  • 诗中表现了对友人的怀念,也向友人抒发自己的情怀,慨叹世事的变化,生活的烦闷,疾病的折磨。可贵的是作者在苦闷中,感叹自己为官未能尽责,至使境内出现逃亡的灾民,因而对自己无功享受俸禄而深感惭愧。
  • “焦溜”顾名思义就是先把原料炸至外皮焦脆,然后再利用芡汁溜的烹调方法来制作。这道菜看起来非常简单,但是很讲究火力的运用,为火候菜。
  • 在日夜温差极大的高原地区,晚上来碗热腾腾的面片汤,一边与青海家人闲话家常,说上几件趣事,真是暖胃又暖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