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市长提前完成可负担房计划 居民另有担忧

华裔所住合作公寓或被第三方接管 房租或上涨至少四百元 华人直呼付不起

位于中央公园后门的廉价合作公寓的居民和其它83座公寓一样面临失去所有权。 (大纪元资料库)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0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纽约报导)周三(25日),就在市长宣布将提前完成可负担房计划时,另有一大群现在住在廉价公寓里的居民正面临失去他们的公寓的危险。另外居民们担心,市长的“可负担”和对他们而言的真正“可负担”概念不是一回事。

位于中央公园后门的廉价合作公寓的居民和其它83座公寓一样面临失去所有权。
位于中央公园后门的廉价合作公寓的居民和其它83座公寓一样面临失去所有权。(谷歌地图。)

如本报10月〈合作公寓面临拍卖 华裔保家〉报导中所述,在全市1,200多个廉价合作公寓中,已经有195交由第三方接管,其中84个楼已经进入“止赎拍卖”程序。这个消息让所有这种合作公寓中的居民人心惶惶。

就此问题,记者在日前一个不相关的场合特别向市长询问,市长保证说,这样的公寓将永远是“可负担的”住房。“我不喜欢‘止赎拍卖’(foreclosure)这个词,因为不是私人银行或者是以盈利为目的的机构来购买大楼,而是纽约市想支持这些合作社(即Housing Development Fund Corporation,简称HDFC,中文习惯称为“合作社”),让他们保住大楼,给他们地税减免,给他们投资。”市长说。

“但是他们其中有些合作公寓,很有限的一些,不能够按时付款,那么市府现在就说了,你们得站出来,制定付款计划,解决付款问题;如果你们不能,市府介入,找一个非营利的机构来管理大楼,解决长期的财政问题;同时,允许所有的住户继续住在大楼中,住一辈子;并保证那个楼是‘可负担的’。”

但是,合作公寓中的居民担心,即便按照市政的定义,即“可负担”住房的租金低于当地平均月收入的三分之一,对他们来说也是“不可负担”的。在周二晚上哈林区第158街499号大楼居民会议上,合作社组织的律师罗麦若(Morisete Romero)就说,第三方接管之后,“房租至少上涨400美元”。该大楼华裔居民陈春(化名)对记者说,这个租金不光对他们家是“不可负担”的,“我看到时我们楼的居民都会付不起租金的。”

在周二的居民会议上,律师一边催促大楼住户在周六之前填好所有文件,以便尽快向市房屋保护与发展局(HPD)申请Article 11的地税减免政策,一边向居民宣布上调每月物业费,以向供水公司保证,他们今后能够按时交水费。

购买合作公寓 千万要问清欠费历史

市长对本报记者说:“市里的底线是:保证他们的房子是‘可负担的’,但是对于不能按时交费的合作公寓屋主,就不允许他们再拥有大楼了,他们将丧失对公寓的所有权。”

每个合作公寓的情况也不尽相同。陈春的大楼正在争取市政地税减免政策以让他们保住他们的所有权;而另一个在中央公园北门后身的居民楼连申请“Article 11”地税减免的机会都失去了。

按照HPD的罗赫芬(Elizabeth ohlfing)在邮件中对本报介绍的第三方转让时间表,早在2015年市政就通知这84个不交费的大楼了。“2015年夏天,市里向这些大楼发出最先通知,要求达成付款协议。”她写道:“2017年夏天,市里又延长了时间和机会,让他们申请第11条款(Article 11)地税减免政策;2017年秋天,市里下最后通牒,向法院申请止赎评估,这又花了3至6周不等;今年冬天,这些建筑在法庭那里还有四个月的时间交付全款,或者要求和HPD达成协议;明年夏天,HPD向市议会提出转交第三方申请,他们有45天的复议期,然后做出决定。”

和其它的众多居民楼一样,尼古拉斯大道67号在周二晚上也召开了居民会。当华裔住户李鸿(化名)问大楼管理方“城市物业管理公司”(Urban Property Management Corporation)为何居民没有提早接到通知,来申请地税减免政策保住他们的所有权时,对方支吾其词,说他们最近几个月才接手管理。“我们目前当务之急是到银行去贷款,先还上欠市里的地税,保住我们的所有权;今后再卖掉一些单元还银行的钱。”对方一名女代表说。

可是,这样不保险的合作公寓谁会买呢?李鸿2014年花费20多万美元买下此楼的一套住宅,本想每月缴纳几百美元的物业费也很划算,没想到如今面临失去所有权的危险。

李鸿问管理公司代表,当初合作公寓是否有责任告诉她大楼的欠费历史记录呢?对方回答:“这是你要问的,你自己、你的买房律师、你的经纪人,如果你贷款买房的话,你的银行都应该在买房前问好这个问题。”◇

责任编辑:文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