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赛龙之死”引关注 原文报导遭删除

人气 2945

【大纪元2017年11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综合报导)中国大陆一个明星科技创业企业,一位明星海归技术创业者,如何在江西被活活搞垮?近日,一篇创始人离奇“被捕”判刑、“赛龙之死”的报导受到外界关注。

“钛媒体”一篇《创始人离奇被捕,深圳赛龙突死之谜》的文章于10月30日被刷屏,这篇文章讲述了深圳手机研发企业赛龙公司从被招商引资到被银行抽贷,被政府整改重组,被地方势力争夺股权资产控制权,最后创始人代小权被以逃税罪名判刑的始末。

赛龙之死”的文章引发舆论强烈反响。然而外界注意到,仅仅不到2天的时间,这篇文章在中国大陆的网路上被大批下架。

在腾讯的微信公众平台上,此文链接提示“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芯智讯网站一篇《刷爆朋友圈的“深圳赛龙突死之谜”会反转吗?》,点开网页提示“本文已按国家网信办要求删除!”此前,“钛媒体”的独家报导显示,此文为排名第一的热门文章,但是点击该文却显示仍链接到首页。

目前只有新浪科技网上对文章还保留。同时,当地政府的官方负面回应纷至沓来,带给民众一个完全不同的视听版本。

10月31日早间,“中共共青城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发布微博回应称,由于谷歌收购摩托罗拉公司,导致赛龙失去市场。2013年初,赛龙财务状况极度恶化,陷入经营困境,于2013年10月全面停产,并称,赛龙4年累计亏损3.07亿元,江西省、九江市、共青城市三级积极帮扶赛龙。

对于官方的说词,“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在微博上提出六大疑问:共青城政府官员是否有非法拘禁索要股权?为何收缴企业公章?贱卖公司资产可有合法程序?出口退税金去哪儿了?多次重组依次分别是如何失败的?两次逃税罪到底是否成立?

随后,“钛媒体”又追加了一个疑问:如何看待赛龙在2013年10月的突然被断贷,以及2013年10月12日夜共青城市金融办召开那场“整改会议”,时间上的吻合是巧合吗?

根据“钛媒体”的文章显示,“钛媒体”研究分析师团队对中国科技产业环境和科技创新创业生存现状在全国展开调研,了解到这起离奇的“赛龙死亡事件”。

文章称,2010年9月江西省共青城市招商引资,代小权将深圳的富士康生产线转移,建立赛龙的手机生产基地。直到2013年6月前,共青城赛龙是江西省九江市第二大户,创汇第一大户,江西省创汇第五大户。代小权还获选当年九江市政协常委。

然而政府的换届改变了这一切。2013年6月,黄斌就任中共九江市委常委、共青城市委书记,改组领导班子。2013年10月,共青城金融机构以赛龙公司订单缩减为缘由突然收紧贷款,共抽减 “赛龙系公司”5亿人民币贷款。

2013年12月,共青城副市长詹政以赛龙曾向“政府”举债为理由,停供赛龙在当地的银行贷款。代小权说,如果不是意外断贷,绝对不会出现资金链问题的,更不会还不上财投公司剩下的4亿贷款。

文章称,“财投公司”并不属于政府部门。故债权人并非詹政所提实际意义上的地方政府。

10月12日夜,在共青城赛龙会议室,由共青城市金融办主任王卫华主持了一场没有通知代小权和公司董事参与的整改会议,要求将赛龙系所有子公司,包括香港赛龙并入共青城赛龙总部,成立深圳、成都、北京三个子公司;重建管理层,政府指派的副总有一票否决权。

2014年2月27日,奔忙于融资救厂的代小权,被时任共青城市委书记黄斌叫回共青城。在机场,副市长詹政带人直接将代小权带入共青城茶山宾馆,拘禁2个月。

拘禁期间,詹政向代小权索要母公司深圳赛龙的股权。方案为,将股份结构划分为代小权34%,詹政为代表的政府33%,“整改后”的管理层33%。

代小权说,在拒绝提议后,詹政用一壶开水泼向他的脸部造成烫伤,并用尽语言侮辱,威胁将他永远关进监狱。最终代小权默认了重组和股权方案。

此后,为盘活奄奄一息的共青城赛龙,代小权又经历了五次重组机会,都因当地官员的不当行为而失败。

2017年1月24日,共青城检察院以共青城赛龙逃税339万元(人民币,下同)的罪名起诉赛龙和其法人代表代小权。在此之前,代小权在2015年1月以涉嫌“高管逃税罪”被逮捕,因证据不足未被定案,但代小权也再没获得过自由。

文章称,没有了创始人的赛龙,群龙无首,最终走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代小权的律师认为,依据赛龙公司与共青城政府签订的《投资协议》,出口创汇奖励款加上税收返回奖励,赛龙公司本该获得政府超过4,600万元的奖励款。2017年青城政府的偿还证明中清楚写道,奖励款中2,057.5万余元用以抵扣共青城当地税务局认为共青赛龙欠缴的税款本金、滞纳金、罚款。也就是说在政府偿还4,600万奖励款的同时,339万的欠税已经被全数抵扣。但该证明材料检方和法官丝毫没有理会。

而“钛媒体”掌握的资料中,2013年赛龙即便按检察院和法院认定标准的未纳税额93万,占当年应申报税款总额1,533万元的比例仅6%,远低于法律规定的逃避缴纳税款占当年应纳税额10%标准。并不构成逃税罪。

此外,依据出口额所缴纳的税款,国家税务总局有出口退税的优惠政策。然而,共青城赛龙在2010年至2011年巨大的创汇额度应获得出口退税额1.2亿元,但共青城税务局迟迟不将这笔款项退还给赛龙公司,一定程度截断了企业现金流。

中国财税法学研究会理事、著名税务筹划专家朱鹏祖表示,“这种行为肯定不合法”,企业出口退税走完手续就必须及时向企业退还。“调库”1.2亿元退税额不是税务局一家能干出来的事,必须有地方财政局的配合才能走完这个流程。

2017年7月20日下午,法官宣判“赛龙公司逃税339万”罪名成立,代小权作为法人代表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代小权表示“要上诉”。

新浪科技关于如何看待“深圳赛龙突死之谜”报导的调查中,有七成的民众认为:“如属实,需规范政企关系”。

据悉,被认为搞垮共青城赛龙的江西省九江市委原常委、共青城市委原书记黄斌,已于2017年初落马。江西省纪委在通报中称,黄斌在修水县、共青城市、九江市担任领导干部期间,“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违规选拔使用干部;违反廉洁纪律,收受礼金,且‘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内幕】文件泄中共在新疆的维稳部署
宁夏41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关押绑架 近况不明
蛋壳公寓暴雷越演越烈 房东赶租户
内蒙强推汉语教学挨轰 两官员下台替罪?
最热视频
车评:是仪表还是萤幕!? 2020 M-Benz GLB250
【远见快评】海怪是啥?川普“解密”
3种豆煮汤喝去湿气 中医妙方击退湿疹、干癣
【拍案惊奇】川普酝酿大抓捕?左媒白宫撒泼
何以区分灵魂伴侣或生活伴侣?
【财商天下】感恩节启示 川普创纪录的经济数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