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老太太去世前 跟3女分别吃了3次饭 把传家宝给了小女

在我小时候,我们村里住着一个寡妇,她的命很苦,年纪轻轻丈夫就劳累而死。

几十年下来,谁也不记得她的真实姓名了,都管他叫老王媳妇。

都说养儿能防老,如果有个儿子,她也不至于过得这么苦,可是她这辈子“肚子不争气”,生了三个都是丫头。

都说养儿能防老,可是她生了三个都是丫头。示意图。(公有领域)

为了孩子,她咬着牙,累死累活,含辛茹苦地把三个闺女抚养长大直到出嫁。

三个女儿每嫁出去一个,她就会苍老几分。小女儿出嫁后,她一下子变得老态龙钟,头发也白了,满脸皱纹多得像是揉成团又展开的纸。

这年的冬天,她觉得走路已经很吃力了,下炕都要铆足了劲,更别提择菜做饭了。

她想,是时候考虑一下后事了。

老王媳妇已经习惯了凡事靠自己,她绝不会去女儿家被人当成皮球踢来踢去。

她已经拿定主意,自己就守着那两间漏雨的房子孤独终老算了。

但是有一件事她还放不下,她还有件极其珍贵的祖传宝贝:一根金簪子

在走之前,她不想向孩子们索取什么,只想把这最后一点积蓄留给她们中的一个。

要留就留给最孝顺的女儿吧,她这样想,只有这样死后才会觉得心安。

但是哪个才最孝顺呢?自己还真有点拿不准。

三个女儿嫁出去后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很少回来看她,不过幸好三个女儿都嫁得不远,她决定去看看她们。

三个女儿嫁出去后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很少回来看她。(公有领域)

于是这天早上,她先来到大女儿娟子家里。娟子嫁了个好人家,在村子里数一数二。

看到老人来到自己家里,娟子只是炒了一盘干瘪的花生给她,饭桌上还有一碟咸菜一碗稀饭。

老人讪讪地说自己牙口不好,随意往嘴里塞了几粒就走了。出门没多远,恰巧遇到娟子的儿子在外面玩。

小外孙说:“姥姥,走去我家吃饭吧,我妈说今天吃炖肘子。”

“姥姥吃过了,你们吃吧。”说完,老人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

她又来到二女儿英子家,英子男人是个跑货车的,不少赚钱,条件也还行。

看见娘来了,英子却不太高兴,拿了一份吃剩下的炒豆芽、几个干馒头和一碗热水给她。

老人感觉自己像是个要饭的,默不作声吃了几口,浑浊的眼泪已经开始在眼眶里打转转。

英子却视若无睹,还说:“娘,这都过了晌午了,你趁天亮赶紧回去吧,孩子他爸一会就回来,够我忙活的。”

老人点点头,看看正午的太阳,蹒跚着离开。

这两个女儿,可是最让她费心的孩子了,可如今,却没人愿意对她费一点心,唉!

走啊走,直到天黑了,她不知不觉走到了三女儿秀儿的家里。三女儿的命苦,家境不是很好,嫁得也远,出嫁一年日子还是过得紧紧巴巴。

一见老人来到自己家中,她倒了碗水就急匆匆出去了。

老人心里马上就凉了半截,这小女儿可是她的心头肉啊,没想到她也是这样对待自己!这传家宝贝还是死了带进棺材算了。

想到这,她站起来就要出门。

这时,秀儿拎着新鲜的猪肉和韭菜进来,乐呵呵地凑到老人身边:“妈,今天晚上别走了,我们吃饺子!”

在那个年代,以秀儿家的条件,兴许只有过年才能吃上肉,平常放油都得拿筷子蘸。

她哪来的钱买肉啊?

吃饭时,老人不经意看见了女儿的头发,她头上一直别着的一根发簪居然不见了。

老人心中雪亮,顿时心底一热,两眼泛泪。

此时,秀儿以为母亲在担心她,便挽住母亲的手,说:“娘,我男人对我挺好的,日子虽然苦点但有盼头,你不用担心。你女婿还说,等明年条件好了就把你接来一起住。”

老人含泪笑着,从怀里掏出珍藏的金簪,让女儿像小时候一样躺在她的怀里,轻轻地别在了她的秀发里⋯⋯

她说:“孩子,这是娘最后能给你的东西了,在最苦的时候我也没舍得卖了它,就是因为它是个盼头,只要有盼头,日子再苦也能过得下去。”

秀儿点点头,想起三姐妹与母亲相依为命的日子,眼泪决堤一样夺眶而出。

没过多久,老人走完了她含辛茹苦的一生,走时安详宁静⋯⋯

后来,娟子和英子为了争老人留下来的那几间屋子大打出手,老死不相往来。

秀儿却没去掺和,她和丈夫踏踏实实过日子,直到生了孩子,孩子又成家立业。

那根金簪始终别在她的头上,即便岁月把黑发洗成了白发,把女儿熬成了婆婆⋯⋯

那根金簪却一直传了下来,因为秀儿永远记得,它是个盼头儿,有它在,人生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转自网络

责任编辑:苏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