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廖祖笙:党的“扶贫”、“脱贫”和致贫

人气: 32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6月21日讯】党在沐猴而冠前,是人所共知的抢劫犯。党在四处流窜中,抢地主,抢富农,抢资本家……不但劫人钱财,而且夺人性命。党将能带走的都带走了,不能带走的,则美其名为“打土豪,分田地”。

党摇身一变,成了这个苦难国家的“主事者”,虽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但“难能可贵”,能懂得像伪善的野僧一般,时而披上“扶贫”和“脱贫”的袈裟,在虚设的法堂之上,说唱一年又一年。

扶贫”、“脱贫”?怎么“扶贫”、“脱贫”?三山五岳触目皆是的朝趁暮食,本就是党造成的,现在党又要饰演济困扶危的角色,这就好比是打手在充当医生,譬若是在将白脸和红脸一块唱。

党不是生产单位,党只是依附在国家和人民肌体上的寄生虫,没有人民的输血和供养,党的日子一天也过不下去。寄生的客体要对供养的主体进行“扶贫”或“脱贫”,这本身就是笑话和伪命题。

党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党要在各种政治秀中讲排场,要用巨额民脂民膏不时勤舔“友邦”的屁眼,要用高于国防开支的“维稳”经费豢养庞大的打手群,要时刻将人民当作假想敌来防范……

党还有数不清的蛀虫,有富可敌国的窃国大盗……党有着永远也填不满的亏空,党永远是欲壑难填。于是,党以“改革”的名目圈钱,以“反腐”的名义劫富……党在必经的路口设下了十面埋伏。

“活不好,死不起”。在高耸的六座大山面前,为生存而挣扎的元元之民,仿若苦命的工蜂,形同负重的老牛,好比釜中生鱼……党一边在人为致贫,一边在乔文假醋,说要“扶贫”或“脱贫”。

党处在利益链条的末端。这样的一个末端,怎会真正想百姓之所想,急百姓之所急,会沉下心来“扶贫”或“脱贫”?原本用一块钱就能买到的东西,而今或要用一万元去拥有,国人怎会不致贫?

迫使国人处在生存绝境的边缘,总是愁肠百结,总在为口奔驰,这本就是党的初衷所在。党要“千秋万载,一统江湖”,要的就是“刁民”皆自顾不暇,根本腾不出时间来要民主,要民族大义……

党是致贫的根源所在。不是这样的党在“执政”,这个国家的道德堤坝不会崩溃成这样,国人不会活得个个亿辛万苦。党制造了啼饥号寒,反过来又说要“扶贫”、“脱贫”,真亏党能说得出来。

写于2017年6月20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赒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992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293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责任编辑:任慧夫

评论
2017-06-21 1: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