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话题】美国消费支出为何难提振

人气 537

【大纪元2017年06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张东光编译报导)美国失业率降到4.3%,但美中不足的是实质个人消费支出仅同比增长2.6%,而非乐观者所预期的4%以上,间接导致美国零售销售额年增率由2011年中高峰的8.3%降到今年的4.5%。零售销售占GDP消费约四成比重,而消费则贡献了七成的美国GDP。

《巴隆》周刊文章称,美股不断创下历史新高价,其中非必需消费类股今年涨幅达13%,仅次于科技类股,但上涨的结构却是不患寡而患不均,亚马逊、麦当劳、有线电视和宽频服务商康卡斯特(Comcast)和家得宝(Home Depot)这四档个股占据了该类股70%的涨幅,而同类股中的汽车、运动鞋等个股的股价却欲振乏力,饱受亚马逊线上威胁的实体零售商的股价更是频频破底。

文章说,美国消费支出没有跌落悬崖或搭电梯急坠的两大主因是股市创高和房价复苏,让家庭平均净资产(30%的比例投入股市)较金融风暴前的高峰多出37%。尽管如此,美国家庭的债务却高达12.73万亿美元,高出金融风暴前的12.68万亿美元。

美联储虽已升息三次,但30年房贷利率仍维持近历史低档的3.9%,使房贷户的房贷支出仅占可支配所得的4.4%,为数十年最低比例。然而,卡债族已开始感受到升息的压力,这让多家发卡机构的坏帐逐渐攀高。

该文章认为,美国靠依举债推动增长的经济型态已导致出现个人消费力道逐年递减的现象。例如在1960和1970年代,经济扩张期间美国个人消费的增速超过11%,1990年代降为9%,2002-2007年间再降为7.7%,2015年续降为5.9%,今年已降至3.6%。

造成美国一般民众消费支出不振的首要原因是:自金融风暴后,美国人的举债消费倾向转为保守,近年储蓄率已自低档缓步攀升,有别于10年债殖利率的停留于历史低档。

另一个原因是财富差距的扩大。在1950年代,20%的收入集中在前10%富人的手中,现在他们取得了76%的全体财富,而最贫穷的50%则只取得了1%的全体收入。此一贫富不均的现象尤其在千禧代最为明显,他们因无法自立而与父母同住的比例已由十年前的27%增加到目前的32%。

千禧代的债务包袱首要是学贷,在1993年美国人平均学贷为10,000美元,2015年已激增到35,000美元,学贷占家庭债务的比例也由2008年的5%增长到11%。这间接导致他们延后买房或索性不买房,而使美国人拥有自宅的比例由高峰的69%降到最近的63%。#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财经话题】美国经济还会衰退吗?
【财经话题】美国债务危机已无回头路
待售房短缺 美国房价持续快速增长
【谈股论金】2017美股乐观中需带谨慎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自由开放的科学讨论遭大科企封杀
【直播预告】美国会将就UFO举行听证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