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宫.球赛.枫林

作者:张卉中

辛西那堤大学的校园像个迷宫,走进一栋大楼,老搞不清楚究竟是在第几层。图为辛西那提大学McMicken Hall 。( Steinsky /Wikimedia Commons)

  人气: 5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曾在美国俄亥俄州的两个学校求学,辛西那堤大学的棒球红人队(REDS)和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美式足球橡树队(BUCKEYE)都扬名国际,可惜我是个球赛白痴,实在有点糟蹋这么好的资源。不过在台湾我也是红叶棒球队迷,开夜车看转播,倒不是看得多懂,而是分享那份孩子为国争光的喜悦。

校园忆往

辛大位于风景幽美的丘陵地,校园像个迷宫,走进一栋大楼,老搞不清楚究竟是在第几层。有好几栋大楼是相通的,也常令我迷糊,究竟该走哪一层才能通往另栋大楼。更夸张的是,好不容易坐上电梯到达系所在的十二楼,又总是转错方向,即使选定一个方向,心想每次都选错,那么就走另一方向,结果还是错。虽然总是迷路,辛大风景美得醉人,校外的“31冰淇淋”也令人迷恋,至今难忘。

俄亥俄州立大学所在的俄州首府哥伦布市,平坦得一望无际,风景单调,多年后我都想不起俄大的校园是个什么样。俄大的美式足球令全市都疯狂,比赛时球场挤满8万人,同学到现场观看,从头到尾都没看到球,但陶醉于High到不行的氛围。我既没有运动细胞,对赛事也不感兴趣,就开车出去采购,像是走在一个空城里,街上看不到人影,人们不是在球场,就是守在电视机前。

依慰枫树林

有一回,晚上去教在职班,正好遇到球赛散场,车子动弹不得,进不了学校。当时没有手机,也无法联络,再次上课时,学生说被车堵住对不对。专班生体谅我没有经验而未提前进校园。

兼教在职班时,因为语言关系,每周两小时的课,得准备十小时。专班生性格成熟,非常客气贴心,然而唯恐自己教不好对不起学生,仍感到压力巨大。

开学时正好是秋天,每次教完课就冲到校园河边的枫树林散心。躺在厚厚的落叶上,仰望缀饰着彩色斑斓枫叶的湛蓝天空,身心舒畅,压力顿消。充电后,踏着坚实的步履回家,迎向再次的挑战。

路痴之苦

一次和学姐两家人到尼加拉瓜瀑布区露营,两位男士留在营地搭架帐篷,和学姐俩过边境到多伦多唐人街采购食材。学姐开车,毫无方向感的我不得已帮忙看地图,结果在杰出的导航下,连续进出美加边境数次,令移民官备感困惑。学姐只好边开车边看地图,好不容易采购完回到营区,那两位扎完营、升好火焦急等候的男士说,柴火都快烧完了。

平时很少独自开车出门,主要是会迷路。有一回外子出远门,要我开车送他去机场,这倒不难,他可以帮忙看路,难的是几天后还得接他回来。老实说,要集中心力注意路线,据过去的经验,往往以专注力不超过数分钟而告失败。在外子的游说下,我们预先演练一次。到接机那天,像遇到大考般,车开多远,哪里要右转,哪里要左转,当看到什么时要如何,精神紧绷。幸好没遇到特殊路况,万一车子要改道,那肯定会崩溃,找不着方向。

由于备尝方向之苦,不禁自我期许,赶快脱离尘世的制约吧,优游于浩瀚宇宙中,不再为世间局限的方向所苦,那该多好。@*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世界棒垒总会(WBSC)台湾时间27日深夜发布最新棒球世界排名,我国获得645分的积分,总分来到3,165分,排名超越墨西哥(2,672分)重返第五名。
  • 那一夜,我在梦里重返“遗忘书之墓”。我变回十岁的自己,在儿时的旧卧室醒来,重温已弃我而去的母亲在记忆中印下的容颜。梦里的我知道,错都在我,一切都怪我,因为我没有资格忆起她的种种,因为我一直无力为她讨回公道。
  • 不光迷宫,所有的事情应是一样的道理。我们迷惑困顿的时候,只是因为身处局中,如果提升自己的高度,也许一切都会一目了然。
  • 欢庆儿童节,中兴文化创意园区于4月4日举办“童游纸迷宫”活动,邀请亲子体验趣味闯关游戏,共同享受欢乐好时光!
  • 北美地区向来是全球赏枫的最热门地点,每年秋季,欣赏漫山枫海是最为惬意。美国有三大赏枫胜地:新英格兰地区、蓝岭山观景公路以及北部湖区。另外,中西部也有大片可供选择的赏叶去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