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扫黑除恶剑指何人

江泽民集团是中共腐败的源头,所以高层清洗的,结果是江派被清洗得最多。(Getty Images)

人气: 219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2月01日讯】(按语: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1月24日北京发布了一个《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它的重点是打击农村黑恶势力,似乎这个矛头是指向县市一级的地方官员。但是无独有偶,同一天在云南的鲁甸,也就是“冰花男孩”的故乡,发生警民冲突,导致数十人受伤。民间的说法是因为征地纠纷处理不公、村官腐败、官警勾结导致民怨沸腾;但是从中共官媒的报导来看,事件被定性为暴乱,不甘受压的民众被指为不法人员,敦促投案自首。

那么到底中南海所指的黑恶势力是基层的恶霸村官、还是另有所指?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发动一场这样的运动?《通知》中谈到的“宗族恶势力”到底又指的是什么?我们今天就来讨论一下。

好,横河先生,您先来跟我们分析一下,从整体来说,这次的扫黑除恶的《通知》它算法律吗?还是一个档?

横河:从这个发布的单位和档的内容标题都可以看出来。这个档的全称是《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发出的部门是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所以很明确的,这是一场政治运动。“专项斗争”它不是“依法治国”,如果是黑恶势力违反了法律的话,应该用法律来制裁,而不应该搞什么“专项斗争”,这和当前所谓的“依法治国”是背道而驰的。不过在中国,“依法治国”本来就是说说而已,所以也不能把它说的当回事。可以看到这是中共的一个系统,也有政府的参与,各地都是党委和政府负责进行的,所以它不是一个法律。

主持人:那么很多人的问题就是说,现在是2018年了,十八大之后反腐已经五年了,中共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要发动一场这样的运动?它为什么不能用反腐的名义继续走下去?

横河:先看一下它《通知》里面怎么说的。《通知》里面讲四句话,叫做“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进一步巩固党的执政基础”。那我们就分别来分析一下。第一个,保障人民安居乐业,这一句话是一个伪装。你想想看,就在不久前,能够在寒冬腊月的把几十万所谓的“低端人口”赶到冰天雪地的街上去,赶出北京去,它会在乎人民的安居乐业吗?难道这些被赶出去的几十万人口就不是人民吗?

第二项是有特定的含义的,它说社会安定有序,什么是“社会安定有序”?在中共的辞典当中,任何不同的声音都是不稳定的因素。所以在“安定有序”这个词上面,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实际上是对立的,就是对这个词的定义是完全对立的。你像出动警察去拆迁,这个对当局来说是社会安定,反抗拆迁当然是要镇压的。但是拆迁对于民众来看,那肯定就是社会动荡的因素,是拆迁造成的,不是民众反抗造成的。

第三项讲国家长治久安,实际上它要求的是政权的长治久安。通过国家长治久安(的说法),中共把自己打扮成国家的守护者。但是我们知道历史早就证明了,正是中共在有计划的、有系统的摧毁这个国家,而不是别人。但是最后一条是真实的,就是维护中共的统治。

但是所谓“维护中共统治”这一条比较广泛,就是什么时候都可以用,那么跟这个运动有什么关系呢?我觉得在这里有党内和党外两个方面的因素,所谓党内的话,在过去五年的反腐,基本上把高层清洗完毕了,当然,由于跟习近平挑战的主要是江派,江派呢是腐败的源头,所以高层清洗的,结果是江派被清洗得最多,这是没有疑问的。

高层清洗完毕以后呢需要去收编中低层,因为中低层太广泛了,它不可能像高层这样子清,要这样清的话中共马上垮掉了,就是基层维护中共的全部都要清掉,所以它要收编。要收编的话,当然要打击的不是收编的人,那么是哪些人呢?要有个理由,所以用“黑恶势力‘保护伞’”就是一个很好的理由。

这里我想提一句,高层反腐刚才讲的是打击江派势力,但是中低层它们有自己的势力范围和派系,并不一定明显的有江派,或者胡派,或者是习派,没有的,中低层没有的,因为这些中低层官员他还没有资格加入高层的派系。但是有一条,就是中低层的官员,都是江泽民腐败治国的受益者,所以他们对反腐的抵制是自然的,而且是属于自身的利益。在感情上他们怀念江泽民统治时期腐败治国也是顺理成章的。

我们知道实际上中共的权力,特别是不受监督和制约的权力是腐败的来源,这种腐败是不可能通过反腐,或者其它任何方式消除的,只有改变制度让中共退出舞台。然而这个反腐的运动,确实当局可能把政策性的腐败,就是江泽民腐败治国这是一个政策,而一般性的这种权力的腐败,它实际上是制度(腐败),当局有可能把政策性腐败暂时压制下去,恢复到制度性腐败,就说这是完全取消不了的,就是打击不掉的。反腐的动机有可能是消除腐败,但是它不可能真正消除腐败,制度性的腐败,中共这个制度性的腐败是不可能的。这是党内的因素。

在党外呢,按照官媒的说法,至少有一部分理由是因为基层政权遭到了侵蚀来进行这场运动的。

主持人:那谈到的基层政权遭黑势力侵蚀,我们一般的理解是基层官员的黑社会化,这个在我们现在目前很多的官民事件中可以看得非常的清楚。但是从《通知》发出那天,官方媒体对云南鲁甸的警民冲突的报导口气看呢,这个说法其实是可以,就是说基层政权遭黑势力侵蚀这个说法,是可以有不同的解读。那您觉得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呢?

横河:首先讲一下基层政权遭黑势力侵蚀,这个说法不是完全不成立,但是什么是“黑恶势力”?这个有不同的解读。从中共的立场来看,我认为它们所说的黑恶势力有这么几类,第一类,其实指的是民间的正义力量。当中共没办法控制这种民间力量的时候,它决心要消灭的时候,它会把它说成是黑恶势力。

这次就是在这个《通知》下达以后的全国检察长会议上面,在中新网报导的题目叫做“中国最高检:积极投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似乎它的内容主要是以落实中央扫黑除恶为主要目的的会议。但是报导中却说会议强调了非常重要的是什么呢?说是“各级检察机关要深入开展反分裂、反渗透、反恐怖、反邪教、反间谍斗争”。这五个反,这五个都跟黑恶势力没有关系。很显然就是和历次政治运动都一样,它会利用运动来趁机打击中共认为的敌人。

你像文革的时候打党内“走资派”,但是被打得持续时间最长最惨的其实是中共传统敌人“地、富、反、坏、右”。当然还有很多中共要打的,不在我刚才讲的范围、也不在于全国检察长的会议范围里面,但是我想只要是中共看不顺眼的,都可以把他打入“黑恶势力”。你像重庆当时打李庄,现在中共打“709”律师,都是可以把它划分到这个范围里去的。

另一种就是真正的黑社会势力。但是我们要知道在中国的农村或者基层,这个黑恶势力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是由中共的各级党组织和政权作为后盾的,否则的话它根本就不可能欺霸乡里。这些作为后盾的基层组织,就是这一次扫黑的主导力量,就说是党组织主导的。

其实我们知道中共就是最大的黑势力。如果在中共统治下这么多年了,黑势力逐渐的发展强大到需要中共发动一场政治运动来处理的话,那么也是由中共造成的。比如说县以下的基层恶霸官员,包括村官在内,这些恶霸是怎么形成的?我们要从土改谈起了,土改它利用的是痞子。中共革命从土地革命到文革,一脉相承的它都是利用政权的力量来动员和支持少数的痞子流氓,来裹胁大部分的民众对社会精英进行打击和斗争,中共的革命就是黑恶势力,这就是基层黑恶势力的来历、来源。

至于说侵蚀基层政权,那就是很可能中共是大的黑恶势力,觉得这些小的黑恶势力抢了它的饭碗。因为它都要盘剥老百姓,如果都被基层的那些小黑恶势力盘剥完了,那大的中共谁来养?虽然说小的黑恶势力是它一手扶植起来的,如果抢了它的饭碗它也要打击的。我认为这一次打击的物件,真正的黑恶势力如果有的话,那也是中共造成的。

主持人:那这里又出来一个问题,你说中共它和基层的黑恶势力,就是基层的黑恶势力其实是中共一手扶植起来的,那中共会不会真的去打击基层的黑恶势力?哪怕它觉得它抢了它的饭碗?

横河:会不会真的打击?一方面,我想这个运动肯定有醉翁之意不在酒,就是说以打击黑恶势力为名,打击民间的正义力量为实,这种情况肯定是有的,只要把民间的正义力量贴上黑恶势力的标签就可以了,就像十几年前搞的扫黄打黑一样的,就是它明的讲就是扫黄,但是集中清理的却是政治书籍,还有法轮功教人向善的书籍;它讲打黑的话实际上打压的是法轮功,打压的是不服从中共的宗教,打压的是民主人士和维权人士。

在中共的历史上也是这样的。我们知道中共建政以后,中国读教科书的都知道有一个湘西剿匪,湘西剿匪实际上就是对当时已经投降了中共的国军人士、当地的绅士和民众的一场大屠杀。一方面说它肯定是有相当一部分,不管上面的动机是什么,还是实际操作,一定会打击到很多民间正义力量。

另外一方面,中共对真的黑恶势力,它其实也是不相容的。为什么呢?这个就跟磁铁一样,同质不相容,它是互相排斥的。因为黑和黑、坏和坏,它很难平安相处,所以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之间要斗、共产党内也要斗,肯定有一点这个意思,就是你也配姓赵!

再说,中共把全中国的民众都看成是自己控制和剥削的物件,所以它也容不得黑社会、真正的黑社会去插一脚,去让小的黑社会控制,在必要的时候,它还是会打击真正的黑恶势力的,不能排除它这次真正的打击到了一定的黑恶势力。当然了,打击的过程当中你要看靠山是谁。像这一次他们举出的例子,就是说四川的刘汉,就作为黑恶势力的典型,那他的后台是谁啊?他的后台周永康,不管周永康倒了没倒,他是中共中央的政法委书记。

主持人:那么谈到黑社会,我们这里插一个话,我们脑子里印象中的黑社会就是香港电影里,还有以前的文学作品中看到的,他们中流行的一句话叫“盗亦有道”,那么我们知道中共建政以后是系统的消灭这些黑帮组织。那么现在您说的黑社会,比如像刘汉这种的,他是从过去的那种黑帮发展过来的吗?

横河:应该不是。现在的黑社会和原来的黑社会可能还真的不是一回事。所谓黑社会,它就是有一定的社会组织结构、有组织形式,但是它不掌权,而且是官府所不容的,这个就叫做黑社会。它的范围非常广,最简单的呢是民间的一些互助组织,还有一些专业的行会,就手工业者的行会组织,到高度组织的,高度组织的到一定程度以后呢,它甚至有它自己的司法系统,它有私刑审判和执行,这个范围很广。

中国传统的黑社会呢,和其它任何有组织的形式一样,它其实都有好有坏,你像一般的民间互助组织就是好的,但这个它只要有组织形式不被当局所容的话,我讲历史上,那它可能就会被认为是黑社会,所以不能一概而论。你比如说水浒梁山,那性质上实际上也是认为是黑社会的,但是在民间它是个正面形象。

如果我们看一下传统的话呢,讲近代的,古代不讲了,梁山太早了,近代中国最大的应该是洪门,它可以追溯到明末清初的时候,有一种说法就是明末反清人士组成的,西南的哥老会、红帮基本上都是属于这一类的,有一种说法认为它的起源就是明末的反抗组织。孙中山革命的时候呢,其实当时利用的就是海外的洪门,主要是最早的时候结识了三藩市洪门致公堂的堂主。今天中共有八个花瓶党、政协,其中的致公党也是起源于那个地方的。

当年中共派到上海去做地下工作,利用的就是青红帮,中共当时是在江苏北部,江北,在江北就先去拜一个老头子,拜一个青帮或者红帮的老头子,然后由这个老头子把他们介绍到上海去,再到上海去拜码头。你像所谓青帮头子黄金荣吧,他就用这种方式保护过很多中共地下党。

当然,所谓黑社会呢它是有一定的规则运行的,所谓“盗亦有道”,这就是黑社会运行的规矩,就是它是要遵守一定的规则的。拿中共和这种黑社会比呢,实际上对这种黑社会是不公平的,因为中共是没规矩的。真正的最大的黑恶势力所组成的黑社会实际上就是中共自己。它的形式呢是由中共牵头的,组织起来的农村的散在的,本来连黑社会都不会要的那些痞子们,这是现在中国最大规模的黑社会,就中共当时把这些人组织起来搞革命。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里面讲的痞子就是这样的。土改就是中共组织了这些人来进行的。后来就逐渐发展到了今天的黑社会,我们说以前的黑社会是“盗亦有道”,中共这个黑社会是没有道的。

主持人:从刚才您的分析来看,其实中共它在发家过程中呢,没有少利用传统的黑社会,用了传统的黑社会的帮忙。那么这次新华社的解读,它谈到了说这次打击的目标之一是“宗族恶势力”,其实这个“宗族恶势力”,我们看到它当时过去依靠的那些黑帮里面有一些就应该是属于这些“宗族恶势力”,是不是?

横河:这个《通知》呢,它没有全文发表,它是新华社发了一篇文章是重点解读,所以讲的话应该是新华社从里面选出来的一部分,重点是放了一部分。新华社后来有一个详细的解读,但是它不是依据发表的全文,是在这个解读里面提到了乡村的宗族势力,还提到了民间势力操控的企业,以及民间借贷操盘组织等等,它把这些都认为是黑恶势力。

中国传统社会里面,宗族是有作用的,就它属于乡绅自治的一部分,宗族的家长往往是德高望重的长辈。什么叫“德高望重”?就是他的道德是高的,他的声望是高的,为什么呢?办事公平,所以它是有规矩的,也就是说这些人是传统文化的继承者和传播者。这些人在土改当中几乎全部杀完了,剩下的呢就几十年被专政批斗,再也没有出过头。

当传统文化消失以后呢,中国的农村基层就是痞子当道。当时中共的基层组织就是农村里最没有道德的一批痞子,人数最少的,但是破坏力最强的那一批人。最近这些年宗族势力有所恢复,但是恢复的宗族势力和原来的宗族势力是不是完全一样?如果有相同的地方的话,那么中共为什么要打击?

这个我认为至少从两个角度来考虑,一个就是原来的宗族作为社会基本结构、传统价值体系的基础的作用,是难以恢复了,因为现在的人都不知道什么传统基础价值了,因为相对应的文化被消灭了,文化的承传者被消灭了。现在的宗族和原来的就有所不同了,它往往和中共的基层党组织是有勾结的,相当一部分就成为中共基层政权的打手,所以这个确实有一部分有真正黑恶势力的性质。

但是我们也要考虑到,就是宗族势力不管它现在的文化背景怎么样,还有多少传统文化留下来,它毕竟是一个相对独立于中共的民间的组织形式,就是说维系宗族势力的是血缘宗亲,和中共的阶级划分,中共要求效忠中共而六亲不认的价值体系是有冲突的;另外,它是一个组织形式,所以无论在价值上还是在组织上,和中共都有冲突的潜在可能性,所以这就可能是中共真正要打击宗族势力的原因。

主持人:那么还有一种说法,跟您刚才的分析,就跟现在针对党内党外的因素有一点点类似,就说反腐主要是针对党内的,但是扫黑除恶是对付民间的,尤其是民间的企业家。那很多人就把这次的扫黑和薄熙来在重庆的打黑就相比较,因为打黑它当时针对的就是民间的企业家。那您觉得有没有可能这次的扫黑除恶就会搞成当年重庆的打黑?

横河:这倒是有这个可能性的。薄熙来倒台以后呢,民间有一些对“唱红打黑”的议论。实际上我们要注意一点,就是官方从来没有否定过重庆的“唱红打黑”,官方没有正式否定过,薄熙来的罪行,被审判的过程当中,“唱红打黑”连影子都没找到,你找不到影子的。唱红我们今天不谈了,因为这个《通知》里面的重点不是意识形态,况且意识形态的向左转,目前的情况和当年重庆也差不了多少。

不过需要强调一点,和打黑一样,当局可以黑,民间不能黑,民间黑了就要打。唱红也是,当局可以肯定毛泽东、可以肯定文革,不表示民间可以。前几天不是有一个被认为是左派的读书小组就被抓了吗?就说这些被抓的人从意识形态上跟当局也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呢他们的动机是不一样的。当局唱红是为了自己的合法性;民间如果去认真研究中国的革命的话,就会挑战今天中共统治的合法性了,所以民间不能这样的。

谈扫黑呢,现在还没有开始,所以我没有办法做比较。从扫黑和打黑来说的话呢,性质应该差别不大,我看到中共官媒有一篇文章在分析,它当然认为有一些差别了,但是我看大概主要的差别是这次扫黑除恶呢,和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一样的,是中共中央发动的全国性的政治运动。而重庆当年打黑呢,它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地区性的运动。因为地区性发动政治运动从来没有先例,所以直接对中央造成了威胁和挑战。这是当年重庆“唱红打黑”的一个主要特点,我想至少这一点差别我们可以看出来的。

打到中低层以后,指的“保护伞”肯定就是党内的官员。如果不谈“保护伞”的话,那么指向民间的,当然我们可以看到重庆打黑的先例,就是你刚才讲的主要是民间或者私营企业家,不排除或者很可能是真的。

主持人:我们现在还有2分钟的时间,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就说中共在历史上搞过多次这种政治化的严打运动,比如说您刚才讲的十几年前的那个扫黄啊,还有就是大家印象最深刻的大概就是八三年的严打,当时就有十几万人被处死。那风潮过后,我们再去看当时被处死的那些人他所犯的案件,有很多其实是被冤枉的,但有很多是严重被重判的。那这次的扫黑会不会也会出现就是这样无辜被冤屈的情况?

横河:肯定是有的。中共的任何一次政治运动,打击的直接目标都是无辜受害者,到今天为止没有一个例外的。所以冤屈,就直接目标当中,肯定有相当一部分就是冤枉的。除了这个以外呢,一定还会有大量的无辜被牵连进去受迫害的,这个也没有例外的。

每次政治运动它会大批制造新的冤假错案,文革前的每次运动,文革后的,像你刚才讲的八三年的严打、薄熙来在重庆搞的打黑,就是都是这样。就中共定期搞政治运动,瞎折腾!它是永远不会变的。任何政治运度发动起来以后,它没有一个机制,什么自己监督自己,自己监督自己监督不了的!没有一个机制来限制这个运动的目标、方向、范围和程度,所以一定会扩大化,一定会打很多冤枉的。当然,中共它本身没有法治,所以我们也不去谈说它这次运动是对法治的破坏,因为没有的东西你破坏不了。

责任编辑:萧明

评论
2018-02-01 4: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