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年间 高耀洁谴责致河南爱滋病肆虐的首恶

“中国防爱滋病第一人”高耀洁医生新年间谴责造成河南爱滋病泛滥的首恶。图为高耀洁。(杜国辉/大纪元)
人气: 471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8年02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报导)中国传统新年伊始,流亡美国91岁高龄的高耀洁医生发文谴责导致河南爱滋病肆虐的首恶──前河南省委书记李长春、陈奎元、徐光春及前河南省卫生厅厅长刘全喜

2月16日,据参与网一篇题为《高耀洁:谁是河南爱滋病肆虐的首恶》披露,河南发生爱滋病20多年,迄今无人负责,而这场爱滋病的起源于1992年初邓小平南巡,大陆掀起经济发展热潮之时,河南省当时新上任的卫生厅长刘全喜在河南省大力推行了“世界独一无二的‘血浆液经济’”,当时河南省省委书记是李长春,而且他在这个正书记的位子一待就是六年。

高耀洁指出,“因这项工作投资小、见钱快,血站遍布全省,许多地方连妇幼保健院、工会、妇联、人大、政协、部队、文艺团体都要掺和”,一时间民间血站风起云涌,许多官员,尤其是卫生系统首长们,“有得天独厚资源在手,自己、家人办的血站那是风生水起,财源滚滚而来”。

1995-1996年代中期,当无辜卖血贫民的过渡潜伏期过后,爱滋病病情发作、死亡、感染漫延。“这帮灾难的制造者,不是动作起来,制止这灾难肆虐,而是千方百计掩饰,对泄漏出来的信息极力封锁,打压揭秘者,打击、开除周口王淑平等工作人员,甚至对披露消息的有关人员专家甚至抓捕判刑。”

高耀洁说:“党是决策首脑,政府是执行机构。”“这已经超出了河南省卫生厅所能掌控的局面,首要的是河南省的首脑,国家一些威权,宣传部门的首脑,他们沆瀣一气,上下互动,动用了国家所有资源──卫生、防疫、公安、宣传、教育、外交、国安等等,极力封杀。具体指挥协调是一个维稳权力机构,党直接掌控的部门。”

“爱滋病魔在这片多灾多难的大地上,进入一个没有任何障碍的通道,在人为的制造了这么一个个体与个体,通过血与血的连接,构成的一个无法测算的互相连接的巨大群体,横冲直撞肆虐起来。如核弹引爆时的链式反应极速播散开来,造成了中原人民历史上人为的生物学灾难。”“也可能是历史上迄今为止最严重的人为的生物学灾难!”

高耀洁表示,河南省整个爱滋病开始、蔓延及被封杀,“整个事件的进展脉络表明,刘全喜,李长春是首恶,河南爱滋病疫情发生,蔓延就在他们主政期间。”

文章说,1998年,李长春调任广东省委书记,马忠臣接任河南省书记。当年世界金融经济危机波及国内,河南三星公司资金链断裂,非法集资问题暴露,李长春夫妇与之关联的贪腐问题也显露。马忠臣在处理这些问题时,触及李长春在河南省许多问题。岂不知,因李长春早年出卖乔石,投靠江氏集团,并成为江氏集团核心分子,这个集团反手抓住马忠臣一些问题,几乎把马搞死,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方免牢狱之苦。他在河南省委书记任上只干了惶惶不安的两年,就被调离,弄到京城就近安置。李长春夫妇也得以逃脱贪腐问题被揭示天下之危局,继续在他作恶的路上狂奔。

而从1996年初就开始注意爱滋病患者的高耀洁医生,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开始走访艾滋村,自费印刷防艾书藉及宣传资料,到全国各地演讲防艾知识等。但是到2000年陈奎元做河南省书记时,高耀洁受到很严重的打压,当然跟李长春掩盖事实真相也有关系。“他和江氏、李长春渊源甚深,他在河南最卖力打压高耀洁。”

高耀洁说:“已是政治局委员,又是江系核心成员的李长春他们为了掩盖这起民族性人为灾难,动用所有国家机器,给揭露爱滋病疫情者谎忸的戴上反华、反党这些吓人的罪名。陈奎元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失灭良知迅即转身,密切配合江、李、刘罪恶系统把恶做到极致,不顾公理公开严厉打击封锁。”

甚至在一次全省会议上,中共“维稳”权力机构把有关部门──卫生、教育、防疫、公检法司等集合一起,刘全喜咆哮宣称“高耀洁配合国外反华势力恶毒攻击中国”。接着一系列打压开始了,“国保围楼,厅级高官入室,公然禁止出国领奖,安全受威胁”等。

她说:“整个河南,各行各业人士都对她避之不及……面对一个人类历史上最强大、拥有各种资源的怪兽。”

文章还说,除了李长春、刘全喜、陈奎元,主抓宣传、时任河南省常委的孔玉芳、2004年接任河南省省委书记的徐光春、时任漯河卫生局局长的刘学周也是帮凶。孔玉芳继续打压、封锁高耀洁,经常动用国安人员围堵她的住宅,在演讲厅驱离听众人群;刘学周替李、刘把守河南省卫生大门,继续掩盖罪恶;靠给江氏拍照片而起步徐光春献媚于江氏,服务于李长春,被起了一个“徐光吹”的外号,“他专会吹牛,还会卖官,这是河南岀了名的”。

高耀洁认为,曾在河南省任职的李克强虽当时作为河南省的二把手,不负主要责任,但也应该负一定的责任。

文章说:“刘全喜携同刘学周等一帮河南省卫生系统的败类,揭开了潘多拉盒子。李长春,陈奎元,孔玉芳等极力掩盖封锁,造成灾祸延续,罪不容恕。爱滋病在河南省肆虐了多少年,杀害死了多少万人,这不仅是一个简单的抽象数字,而是一串串真实的姓名和面孔,一幅幅惨不忍睹的场面,一声声绝望的哭声,和一片片连绵不断的新坟,完全可以证实爱滋病灾难的疫情……”

而去年12月1日中共前卫生部高官陈秉中接受大纪元采访时披露,通过他对河南省30个县上百个爱滋病村的调查,发现感染爱滋病毒因缺乏治疗病痛难忍及社会岐视而自杀者屡见不鲜。“河南柘城县双庙村500名爱滋病死者中,有30人自杀;河南上蔡县后阳村400名爱滋病死者中,有6人自杀;河南上蔡县文楼村300名爱滋病死者中,有5人自杀。”

另据北京佑安医院著名爱滋病专家张可在19992004年间,对新蔡、沈丘、尉氏等几个县2343例爱滋病死亡病例分析发现,因无法经受爱滋病晚期的折磨和歧视,有3%,70人自杀。法国《解放报》2002年的报导称,据国际医学界估计,河南爱滋病病毒呈阳性者人数至少达到150万。

其实不只是河南有大批爱滋病病患者。2017年11月30日,据深圳市疾控中心发布数据称,2017年1-10月,深圳市共新增爱滋病(HIV)感染者及病人1,933例,较2016年同期上升1.7%。此次首次检出平均年龄是30岁,较2016年的34.5岁更年轻,男性占91.0%,多为同性恋。

而最为堪忧的是,爱滋病疫情低龄化仍在继续扩大。2017年1月~10月,学生病例17例,其中有3例是初中生,2例是高中或中专生,最小的一例尚不足13岁。#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8-02-17 3: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