佚名:“电轨难题”在中国

人气 703

【大纪元2018年03月23日讯】哲学上有一个著名的“电轨难题”:

一辆火车行驶在铁道上,前方有两个岔路,分别有一个人和四个人没有意识到火车正在行进。现在作为火车司机的你有能力控制道闸——如果你熟视无睹不改变线路,那四个人会被轧死;如果决定改变轨道,那另外一个人会被“谋杀”。这个难题引申出了很多哲学思想,譬如康德的绝对道德主义和边沁的功利主义,各执一词,难论对错。然而在我和一些中国人交谈以及纵观近年来中国的意识形态,发现这个“电轨难题”似乎在中国根本不是一个难题。

首先,假设铁道上的人有一个人是“领导”,如果一个中国人是司机,他必定会毅然决然地驶向没有他的那根岔道。

多年前西藏一所学校礼堂着火,所有学生都等着“领导”先撤离。虽然这件事当时引起了公众的哗然,但之后却不了了之:没有任何官方的道歉甚至辩解。另一方面,在中国,如果这位司机不这么做,他的人生就完了————任何与政府的象征”领导“作对的人,在中国,必会有无穷无尽的灾难等待着你。刘晓波、乐天MART、甚至是李敖在北大的演讲,如果触及到了当权者的利益,那就是无情的封杀,诽谤以及牢狱之灾。所以,就像“两会”的投票一样:纵使修宪的争议再多,仍然是压倒性的多数支持修宪。

其次,我们假设两个岔道上都有“领导”,那该怎么办?笔者看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作为一个“称职的”以及“有觉悟的”司机,他应该立即按下火车自爆的按钮。若不如此,应该有一位狙击手立即发射一枚RPG,将火车掀翻,避免任何“领导”遭遇不幸。不知读者知不知道,中国社会有个很奇特的职业叫“临时工”,他们会在任何具有重大影响的事件中闪亮登场,表示对那些事件负责,籍此,“领导”们的”命“保住了,而他们就是这个按下自爆按钮的司机,或者说是那个被发射出去的RPG。

最后,若岔道上没有“领导”,那会怎样?你可能会觉得这位普通的中国司机会真的开始认真思考这个哲学问题了吗?我可以断言,不会。这位司机并不会在意这些,因为跟他无关。他只会让列车驶上让他早点下班的那根岔道上。

一旦脱离了“领导”的束缚,中国民众则会以一种病态的方式极端地以自我为中心,并不会考虑他人的感受。就是最近,我的父亲最近因病危住进了CCU。当我风尘仆仆地下了飞机赶到病房的时候,扑面而来的,竟然是一股香烟味————很多家属竟然在医院里吸烟!当我阻止他们的时候,他们竟然毫不羞耻,甚至觉得因为我不是警察,不是他们的领导,所以我管不着他们。当笔者准备乘公交车回住处时,惊人的一幕又出现了:车来了,人们一哄而上,互相推搡,几个拄着拐杖的老人只能站在最后,竟然没有任何人去搀扶。而当笔者去搀扶他们一把的时候,他们竟然受宠若惊,以为我别有用心!我,完全地,无言以对了。之后的几天,当我进入餐厅/电梯,为身后的人扶一把门的时候,会有人受宠若惊;而另一方面,当我要进入电梯时,里边的乘客却会不断地按关门键。

因为这些普通民众会觉得,既然得罪你于我无害,那你的事与我何干?

对,就是这么露骨。

所以说,“电轨难题”在中国……套用一句流行语——

“能,吃,吗?”

最后我想说,这不是我记忆中的中国。

责任编辑:赵元

相关新闻
“习核心”确立 削弱江刻意安排的集体领导制
新医改领导小组首次发声 习王清洗医疗系统
川普当选 北京领导人喜忧参半
袁斌:由美国大选看中美领导人产生的差异
最热视频
【一线采访视频版】游青岛返粤 民众遭强制隔离
大疫下解救有道 历史启示带您闯过中共肺炎
【珍言真语】梁锦祥:拜登丑闻曝中共靠港漂白
【有冇搞错】一带一路遭毛思想打击
【大选观察】拜登的烫手山芋:扩充最高法院
【重播】川普亚利桑那演讲“让美国再次伟大”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