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各地访民涌现 中共两会信访局被挤爆

2018年3月5日中共“两会”的第一天,各地访民突然涌现北京国家信访局,挤得水泄不通。(视频截图/访民提供)

人气: 740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3月5日是中共“两会”的第一天,蛰伏多日的各地访民突然涌现在北京国家信访局,虽然信访口布满各地截访人员,老访民们还是知道如何避开他们的耳目,顺利来到信访局。然而,在中纪委大厅里却出现截访黑衣人在众目睽睽下直接把访民抓走的事件。

每到敏感日子,中共各地政府就如临大敌般出动大量警力、黑保安、大妈等进行截访,被截访者回到当地后可能面临行政拘留、刑事拘留或关黑监狱,因此,为了避免这些遭遇,老访民学会躲藏,再于“两会”第一天直接涌向北京国家信访局,目的是希望能引起国家领导人的注意和重视。

不过,仍有地方截访人员直接进入到中纪委抓人,引起访民的一阵惊愕。

“两会”前各地阻上访

2月27日,“两会”前夕,北京地铁南站、北站是截访的重点区,到处可见北京警察和来自各省市的截访人员。进入北京的游客必须接受盘查,有民众在北站被查,来到南站又再次被查而怒斥工作人员。

从视频中可见国家信访局门前空荡荡的,不见往日荣景,因为在北京各处连夜在抓人,许多访民技巧地躲着,也有些没防备的访民半夜睡梦中被闯入的警察、黑保安给带走。


警察半夜撬锁闯入民宅抓人

南通的沈建芳、如皋孟海霞,常州李林,庄玉芳等人到北京旅游住在朋友家,3月2日凌晨两点半许,十几个身份不明的男女撬锁闯入家中,其中,两名自称是北京市公安局的警察,但未出示任何证件,一位自称朝阳分局小红门派出所的警察(警号031627)蛮横地说:“穿制服的就是警察”。孟海霞要拍照取证,却被这伙人夺走手机。

接着,各地截访人员包括有派出所副所长,陆续来将他们强行带走。

沈建芳丈夫接到通州警方短信通知其妻被拘留。(访民提供)

各地访民在京被强行押走

3月2日,上海市普陀区长风街道访民纪扣宝在北京被截访带回上海后,不知被关在何处。3月5日,江苏常州同钟楼区的梅文婷、梅文菊姐妹,在北京永定门饭店被截访人员押上“京-ADW2O7”大型客车,同车还有徐明亚、黄兰珍、吴夕琴夫妻,估计被遣回常州。上海郑美翠在中南海寄信,被西城派出所警察押走。上海陈国英也在北京被驻京办人员殴打,强行带回上海。

上海郑美翠在中南海寄信被截回。(访民提供)

才买了前往北京的车票就被截回

另外,还有些公民买了前往北京的车票,在当地就被截回,包括公民观察团成员沈艳秋,27日下午欲乘车前往北京,在虹桥火车站警方未出具任何手续就强行将她控制,警察口头告知沈被刑事拘留,理由不明;还有陕西的王莉萍、王英强、张王锁等人,在西安火车站遭街道办主任等一群人带走,说到了北京,麻烦就大了。

公民观察团成员沈艳秋的购票记录。(访民提供)

除了抓外地访民,北京访民葛智慧家中也闯进了五六名黑保安,怎么赶就是不出去,用这种方式“维稳”,把葛智慧气得火冒三丈。

各地政府以“解决问题”为饵 急召回在京访民

各地政府还以“解决你的问题”为饵,紧急召回在京访民。反腐维权联盟成员马波向记者披露,“3月1日接到佳木斯市公安局书记、驻京办的分局局长等人的紧急电话,让我马上跟他见面,说坐飞机还是坐火车到哈尔滨,他们跟省厅一把手联系,说研究我的案件讨论解决。”

3月2日,马波的户籍分局长就给她订了当晚9点火车票,从北京至哈尔滨。3日早晨7点15分到哈尔滨西站下车,被安排住进龙安宾馆,等待佳木斯市公安局与省厅沟通接待谈案件,但至今已4天了还没安排。

黑龙江官员为“维稳”,以解决问题为饵急召马波回去。(马波提供)

恐吓、诓骗老人试图结案

甘肃访民罗巧玲也告诉记者,“华亭县信访局跑到我父母家里,说要给我解决问题,无视我当事人的存在,对我父母言词威胁,恐吓,说我已被软禁,说我上访会被关被押、被黑社会的人暗害,胁迫我爸签字,试图结案。”

罗巧玲表示,“我父母被吓得精神恍惚,都不知道写的啥。他们不想经过我本人,想瞒天过海,扭曲事实,以此来掩盖政府官员腐败的事实”。

不得已,她只能回当地了解情况,暂时离开北京。

新闻发布会 天安门如戒严

3月4日是“两会”召开前的新闻发布会,有民众说,天安门基本上戒严了,在北京各公交车站有一些大妈配备两名警察,前门地铁站已经关闭,天安门西侧大平台上人很多,地铁站有武警,在各街口或敏感地区有警察在查身份证,大平台边上也有很多警察。

在天安门大平台上到处都是黑衣人(截访人员),比游客还多,人行步道上两侧坐着的都是截访人员,散在各处一群一群的也都是截访人员,访民来到这里可就步入了他们所设的天罗地网了,想逃都难。

“两会”首日现信访人潮 访民:社会制度太黑暗了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在京访民告诉大纪元记者,“昨天我去了国家信访局,真的只能以人山人海来形容,信访口截访人员比平常多出好多倍,有个女访民被抓上衣都被扯掉了,还有访民被截访人无故殴打的。我身边还有许多访民不敢动,躲着还没出来。”

对于“两会”首日出现信访人潮现象,他说,“这个社会制度太黑暗了,才造成大批民众上访,只有制度改变才能消弥上访现象,但是目前制度是改变不了的,才会有无休止的上访问题出现。”

他强调,“多年来民众的房产被抢,无家可归才来上访,这些现象在全国各地都存在。中共体制已积弊难返,上访也很难解决问题,因为没有解决的办法。”

访民常常无奈地说,“为何越反腐越腐败?都不知道我们的路要往哪儿走了。”#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8-03-06 7: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