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林:中共民政部毙杀千万流浪者

人气 7213

【大纪元2018年04月22日讯】自由世界里,无论纽约还是洛杉矶,都能看到许多流浪者,唯独中国,几十年里不仅北京上海几乎很少看到流浪者,甚至一般城市,也很少见到流浪者。

西方国家有完善的保障制度,足以向所有穷人提供廉租房保障金,及有尊严的生活;而中国对穷人基本上不理睬,广大农村居民既没有廉租房,每月低收入保障甚至只有10美元,而且也就是这几年才有。

与世界各国相比,金字塔结构的中国底层社会民众最贫困最苦难,家暴也最为严重,所以流浪者比例也最高,然而他们哪儿去了?

西方的流浪者,其中一部分实际上都有不同程度的精神病,但是只要愿意接受治疗,政府愿意提供免费长期治疗,而在中国,只有官员和军人才有资格免费到精神病院治疗。

中国社会异常残酷,精神病人比例一向是世界最高,精神病院不会免费接纳他们,然而他们哪儿去了?

这个问题,几十年来我从未看到有人提出,或有人回答,或有人讨论。

以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来看,每年至少应该产生百万左右的流浪者或精神病人。因为政府拒绝承担责任,大部分家庭也无力照顾他们。

我认真地思考了这个问题之后,不禁仔细地回忆我被民政局关押三次的经历。其中最长一次被关押三个多月,然后从广州大尖山茶场被逐站遣送到我的家乡蚌埠。

那是1986年夏天,因为我偷渡香港想要参加反共救国军,找了几家香港报社后发现根本找不到反共组织,我的足部溃烂加绝望,我也没有勇气再从元朗游泳回蛇口,便去找香港警察遣送我回国,当然不知道会被中国民政局关押虐待三个多月。不过也正是那段悲惨的经历,使我决心与中共暴政周旋一生。

11月初,我们几十个安徽流浪者被广州民政局遣送到安庆市,其中许多人是被深圳或广州驱逐的所谓盲流。天气已经很冷,我们把全部衣服都穿在身上,但是在院子里排队打饭时仍然冻的直哆嗦。

我正与几个人筹划逃跑,所以特别仔细的观察周边情况。我注意到有间孤立的大房子,就趁干部不在,跑过去看了看,惊讶地发现屋子里关满了赤身裸体的人,仔细看了一会儿之后,我认为他们有部分精神病人,因为有人对墙说话,有人老是抖手……

后来我十分留意他们,发现伙房不给他们饭吃,我就找机会问一个老乡,他说只有剩了饭,又碰到好心的干部,才能给他们一点残羹剩饭。

连饭都经常不给吃,当然不给他们衣服穿,更不会给他们治病。他们只有死路一条。而且按照民政局管理规定,必须讲清楚家庭住址,亲人姓名,然后通知家人持介绍信来领回家,否则就要关押到死。

精神病人一般说不清楚家庭住址或亲人姓名,还有一些不愿回家的流浪者也拒绝说出住址等等,那么也就长期关押在民政局里。

中国大量的流浪精神病人,真正的低端人口,就这样被共产党人用这种残忍的方法——饿毙、冻毙、病毙,总而言之消灭掉了。

以前我对这个问题也没有深思,所以也没有估算一下,每年中共民政局用这种方式,能够除掉多少低端人口。

后来看到斯大林残忍地下令消灭了总计数百万流浪儿童,只是因为他们的父母是地主、资本家、反革命而遭处决或关押,并被没收了住房,这些儿童才不得不流浪。我才猛然意识到:中国民政局,正是中共大规模饿毙冻毙病毙流浪者,特别是流浪精神病人的执行机构,因为他们有任意关押人的权力,而且在每个城市都有关押人的场所!

以每个城市民政局收容遣送站每年饿毙冻毙病毙数百人计,中国有数百个类似机构,再乘上几十年。我初步估计自从共产党占领中国以来,大约有千万人被中国民政部非法虐待致死!

这是迄今还没有被人类注意到的中共罪行!#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寒流来袭 中国不谈冻死人数强调救助
新疆黑工老板被捕 包身工与狗同食
【横河评论】纽约慈善闹剧根子在哪里
鉴恒:救助站“干尸”撑不起三毛式浪漫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温斯坦:疫苗安全和老药新用问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