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恒:救助站“干尸”撑不起三毛式浪漫

鉴恒

人气 14
标签:

【大纪元2015年04月30日讯】中国民政部下属救助站,常以寒冬腊月将“党的温暖关怀”送给街头流浪者的面孔见诸大陆报端。至于绝大多数流浪者只接受棉被而不愿去救助站的事实,却一直是“党”的尴尬。流浪者为何宁可翻垃圾睡桥洞、遭城管用喷水器驱逐,也不愿托身于设施齐全的救助站?《广州日报》曾发表新颖观点说:流浪是一类人的“生活方式”,像作家三毛,所以他们不愿入住救助站。

事实上,三毛“为寻找梦中橄榄树”式的浪漫,既不能掩盖流浪者的凄惨现状,也不能为党的救助站遮羞。近年网上披露过收容者在救助站被扇耳光、捆绑起来鞭打、智障儿童被绳子一头拴在树上在院里玩,还有记者化妆成流浪汉被收容后,遭救助站工作人员围殴羞辱等丑闻。流浪者的世界一点也不浪漫。

4月27日,一则救助站发生的事件,以更为惊悚的方式出现在世人面前:信阳市息县临河乡村民王新红的9岁儿子乐乐在信阳市救助站被活活饿死,原来90多斤的胖孩子,成了只剩皮包骨的“干尸”,并全身伤痕累累,网上传出的照片惨不忍睹。

据悉,乐乐为智障儿童,2014年10月2日从家中走失,家人遍寻不到,直到今年4月22日,其父王新红从报上看到信阳市救助站发布的儿童死亡消息,前往确认才知道孩子已被饿死成干尸状。

事发后,信阳救助站提供:去年10月3日乐乐由老城派出所民警送入信阳救助站,今年1月21日出现感冒状态,在身体出现状况后,乐乐先后被送往临时寄养点和养老院。当地民政局也表态“没有过错”,乐乐之死似乎纯属其厄运,跟涉事救助站毫无关系——该救助站对乐乐的照顾,做得很到位。看得出,民政局忙于撇清责任,救助站推三阻四,工作人员称科长不在,拒绝对记者披露更多细节。

而今,信阳市公安局已就此事成立调查组和专案组,对乐乐的死亡情况展开侦查。乐乐在信阳救助站的惨死能否还原公众真相?案情侦破后,应如何法办?

网上披露同是信阳市救助站,还发生过另一起悲剧:2014年12月4日,17岁湖南男孩何正果在信阳走失后被民警送入信阳救助站,12月9日早晨,何正果被信阳市精神病医院的护士发现在病床上“猝死”。12月12日,何正果父母得到消息赶到,却发现儿子遗体已被以“无名氏”之名火化。12月17日,省民政厅派出调查组,12月18日信阳市民政局作出处理决定:对信阳市救助站站长李明给予停职处理,同时对救助站其他4名相关责任人,待有关部门查清事实后,将依纪依法从严处理。

然而几个月过去了,如何处理,如何法办,尚无定论之际,乐乐饿死成干尸事件又起,悲剧不断刷新。正常男孩被送入精神病院,胖男孩被饿成皮包骨,怎么能说“照顾的到位”?如果街头流浪者进了救助站就会被精神病,被饿死成干尸,被毒打,那么还真不如留在街头露宿,起码还有人身自由。

人们应该还记得2003年孙志刚案。如此性质严重的案件,最后以赔付孙志刚家属几倍的死亡赔偿,抓几名执行马仔,枪毙一两名替罪羊而不了了之。据悉,救助站曾用名是“盲流收容所”,2003年打死大学生孙志刚后名声太臭了改名叫救助站。

中国每年“三公消费”高达9千亿元,维稳和军费开支超过6千亿元,迫害法轮功动用国库中四分之一之国家财力。中国的惊天国家资财有多少被用在改善人民生活上?

民政部门应以改善民生,保障人民生活质量,在危急时维护人民生命安全为任。如果只在抗震救灾的喜大普奔、风雨中送棉衣棉被这些事情上露脸,而管理上乱象一堆,事态频发,甚至草菅人命,所谓民政也只不过是“作秀”。官媒也不要再拿流浪者们为了浪漫才流浪来为党辩解遮羞,人在生命都不受保障时,何来浪漫。

责任编辑:尚一

相关新闻
长沙市救助站:流浪者横尸门前 精神病需自行求医
流浪汉死在救助站门前调查十天仍未果
谣传派红包 深圳救助站挤满求助者
黑龙江鸡西救助站关押访民20人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大秘或晋升 北京急删红歌内幕
【新闻看点】习近平直接发力 江曾势力遭重创
【时事纵横】台湾有望入CPTPP?中共多部门叫嚣
【秦鹏直播】房产泡沫要破 中共准备恒大倒闭?
【横河观点】两岸CPTPP较劲 中共明摆着丢脸
【财商天下】中共申请CPTPP 澳洲来硬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