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中央巡视组反映问题被抓 女录视频救母

人气 6142

【大纪元2018年05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山东淄博冤民王玉杨房产二次被强拆,房内货物、家具和女儿经营的物流公司货品等财产被强行拉走八大车。王家报案后,不仅至今没有立案,王玉杨因维权上访被冤判四年,他的妻子高素清则成了网络逃犯。日前,高素清到济南向中共中央巡视组反映问题时被抓,她的女儿录制视频哭找母亲,在热心网民的协助下终将高素清营救出来。

5月14日下午1:30,高素清和女儿王丽珍到了济南向中共中央巡视组反映王玉杨冤案,并要求撤销其网络逃犯的罪名。王丽珍向大纪元介绍,“在中央巡视组,我母亲刷完身份证就被好几个警察带到车上拉走,我拨打110查到母亲在杆石桥派出所,派出所警察说正等待和淄博警方交接,下午接到了济南警方电话说淄博警方没有来办理交接,只能送我母亲去济南看守所。”

王丽珍和母亲通上电话时,高素清已经被带到济南医院体检,电话那头的母亲嚎啕大哭,令她也情绪失控了。她在视频中说:“我愧对自己的父母,父亲被冤判四年,母亲又被抓捕,抢劫人员逍遥法外。至今不立案,颠倒黑白,司法的腐败跌破了社会正常秩序的底线。无颜面对父母养育之恩。”

看到王丽珍寻找母亲的视频后,很多网民亲自去杆石桥派出所要人,在艰难的抗争中,终于将高素清营救出来。

王丽珍和母亲进京维权。(受访者提供)

暴力强拆114平米房仅赔3万多

1996年,王玉杨在沣水镇刘家村购买了一套64平米的沿街房,后来镇村允许房主自行扩建,王玉杨向村里分两次交土地费2400元(人民币,下同),将房子扩建为500多平米,用来经营玻璃、铝合金、饭馆、旅馆,生意很兴隆。

2009年,镇村两级政府称这些沿街房属于违章建筑,要求拆除。在没有公开任何征地的审批手续的情况下,当年5月21日早上,两百多人身着迷彩服,手持木棍、铁锹等,气势汹汹地来到王玉杨家破门而入,将王家的经营资料、生活用具、粮食等扔到大街上,王玉杨两个女儿和一个女婿被打伤,小女儿当时被打得昏死在地。

当天,该房沿街的114平米被强拆,家中3万多现金丢失。此114平米,当时的市值约60万,镇政府只计划赔偿3万多元。王玉杨为此投诉和上访,期间王玉杨曾被镇政府工作人员打成骨折,其妻被打至韧带损伤,一年不能下床。

王玉杨500平米的房屋一夕成废墟。(受访者提供)
王玉杨500平米的房屋一夕成废墟。(受访者提供)
王玉杨500平米的房屋一夕成废墟。(受访者提供)

安置房无产权 儿媳不能落户小孩不能上学

2012年,由于王玉杨不断的投诉和上访,镇政府才承诺赔偿现金90万和两套小产权房。后来镇政府违背承诺,只同意给一套房,且房子没有任何手续,产权不明,导致儿媳不能落户,小孩上学等问题无法解决,种粮补贴款不能领取。

二次强拆母亲进京信访成网络逃犯

2016年3月16日沣水镇政府再次下文将王玉杨剩余的房屋定性为违章建筑,王玉杨走投无路,被迫再次上访。

同年9月18日,其房屋剩余的部分近400平米被强行拆除,房内货物、家具和王丽珍的物流公司货物等财产被强行拉走八大车,损失80多万,另外还有祖传约百年的贵重财产被毁损。

“我母亲进京去控告这些官员,回到家后,2017年正月初七遭遇了上门破门撬锁抓捕,母亲害怕被逼跳楼自杀抵抗,从此被列为‘网逃’,在外逃亡一年。我父亲也是去北京控告就被定为‘寻衅滋事罪’判了四年。”王丽珍说。

警察上门撬坏门锁。(受访者提供)
高素清为躲避上门警察,欲跳窗自杀,后成网络逃犯。(受访者提供)
高素清沿路乞讨进京上访。(受访者提供)

官员炮制罪证制造冤案

据王丽珍所述,王玉扬所谓的“寻衅滋事”一案是官员炮制出来的,2016年3月5日王玉杨夫妻要去德州看病,镇政府人员尹宇君等欺骗王玉杨夫妻说给他们300元路费,并强行往高素清的包里塞,高素清扔给他们说不要,他们又多次强行往她的包里塞。接着夫妻俩被他们带回淄博后即各被拘留10天。

王玉杨进拘留所当天即犯病,看守所打120送到医院,花费4800多元,镇政府歪曲事实说是因为王玉杨拒不支付医疗费,镇政府被迫支付该笔款项,这些后来被公检法部门当作了王玉杨寻衅滋事的证据。

王玉杨被构陷罪名遭判刑。(受访者提供)

2016年4月30日王玉杨进京上访,被镇政府带回沣水派出所后,第二天下午5点被带到镇政府信访办公室,一进门,镇委书记程勤高喊一声“开始录音录影”后开始对王玉杨训话并拍桌子,其他工作人员随后开始辱骂王玉杨,持续到晚上11点,王玉杨头昏眼花,扶着一把椅子支撑,然后镇政府干部就炮制了一个王玉杨拿椅子准备殴打人的犯罪证据。事实是王玉杨当时连气带吓就晕倒了,是他女婿拨打120把他送到了医院。

王丽珍说,“当时开庭时,一审法院没开电脑也没开视频,没有出示证据,也没有证人出庭,就这样我父亲被判了四年。拿到判决书的第二天,我就通过电视台的节目看到该案主审法官刘世龙被提拔为刑庭副庭长。”

王丽珍为父亲辩护伸冤。(受访者提供)

主审法官操弄 剥夺当事人聘请律师的权利

判决宣布后,王玉杨不服,向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并委托女儿王丽珍为辩护人,然而,淄博中院主审法官赵磊到看守所对王玉杨说,“你闺女王丽珍没有钱再为你聘请律师,而是为你申请了法律援助。”剥夺王丽珍的辩护权,并剥夺了王丽珍自由聘请律师的权利。

2017年5月16日,淄博中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定。裁定书不让家属知道,王丽珍去要也不给。不允许王玉杨申诉,法官告知王玉杨,申诉就不给减刑。

记者致电该案主审法官赵磊核实,其手机一直无法接通,家中电话也无人接听。

王丽珍为父伸冤被取保候审。(受访者提供)

王玉杨对此判决坚决不服。王丽珍为了父亲的冤案,于2017年8月进京去了信访局、公安厅、高法,开了王玉扬冤案研讨会。“我坐火车回到淄博,刚下火车被戴上手铐带到淄博十一刑警队逼迫做虚假笔录,第二天戴上手铐、脚链被关押到淄博看守所27天取保,现在取保候审期间。”如今,王家一人在坐牢、一人成网逃、一人被取保,而被抢的财产和被强拆的房屋仍然没有被立案。#

责任编辑:刘毅

相关新闻
湖北黄冈暴力强拆多人受伤 村民上访维权
广西南宁暴力强拆 逾千村民露宿废墟
千余城管暴力强拆 昆明村民被打致头破血流
山东重点拆迁项目被曝暗箱操作暴力强拆
最热视频
【唐青看时事】川普猛打中共 习近平拜登如何接招
【有冇搞错】马斯克建议人类“爱和宽容”
【思想领袖】议员米勒:1月6日国会惊魂
【西岸观察】推特内部讲话外泄 称关更多账号
【时事军事】三角洲9队揭秘 剑指中俄太空武器
【横河直播】病毒起源核查 世卫能做什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