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伸长臂阻拦 澳洲通过新外国干预法已是定局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6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燕楠澳洲悉尼综合报导)自去年六月澳洲主流媒体关于中共渗透澳洲的调查报导播出后,一年来该话题一直受到澳洲各界的密切关注和热烈讨论。近期,反间谍反外国干预修订法案在历时半年多终于达成朝野两党共识,合力推进。在这场讨论中,商界人士的反应尤其引起了安全专家的关注。

前国家安全顾问John Lee日前向《澳洲人报报导》表示,中共政府针对澳洲商界人士和有影响力的人下手,利用他们施压澳洲政府,以图改变澳洲对中共的强硬立场。

中共“操纵”澳洲商界人士

最近几周,澳洲商界的头目们已经敦促政府注意提及中国的说辞和论调,并敦促澳洲总理特恩布尔访问北京。澳洲的出口商们因为担心向中国出口走慢的红酒和冷冻牛肉交易的延误而不安,有些人将贸易问题归咎于双边关系的紧张局势。

但Lee博士表示,中共的大战略是削弱该区域各国的联盟,说服这些国家不要对中共采取敌对立场,从而在不产生重大冲突的情况下使美国脱离亚洲。他近期在一个智库的论坛上说:“中国试图通过向民主社会内的利益相关者提供奖励和鼓励机制,以使其反对针对中共的强硬行动。”“例如,澳洲的商业团体和有影响力的个人无疑会被视为重点对象。现在(中共)的想法是,尽可能地分化利益相关方来使澳洲的民主瘫痪,并使得政要们在采取强有力且果断的行动时变得极为困难。”

他还表示,如果澳洲等国家的领导人听从了这些人的建议,那么美国将更难在澳洲发挥全部作用。“这是中共计划‘不战而屈人之兵’,及用一个规模较小且不那么发达的经济体来取胜。”

《澳洲人报》的外国事务评论员谢利丹(GREG SHERIDAN)也持类似观点。他日前撰文说,那些认为西方国家的政府没有管理好与北京的关系的观点,是很荒谬的。相反,这些国家却都是北京对外输出影响力战略的对象。北京重复使用的一个方法就是让依赖与中国贸易的当地企业出面,迫使自己的政府放弃国家安全的利益。

他认为,中共一直以这种方式操纵澳洲商界。商业人士完全可以就其自身的活动与北京开展自己的外交,但迫使自己的政府放弃国家安全的利益这是愚蠢的,并且没有任何好处。

“华人社区”被利用来抵制新立法

围绕新立法的另一个讨论热点是华人群体。在野两党一直在强调立法的修正不是针对中国,而是适用于所有“外国”。即对干预澳洲政治和渗透澳洲的、从事了间谍行为的人或是外国代理人,不论是中国人还是俄国人亦或其他国家的人,都会面临法律的制裁。实际上这个法律的修正,对绝大多数的澳洲人都不会受到影响和波及。那么在这场辩论中反应过激,总拿中国人群体被歧视、侵犯之类的来说事儿的人不得不让人充满怀疑。

典型例子就是即将离任的反种族歧视专员Tim Soutphommasane对澳洲防范外国干预法案提出警告,他“担心对华裔的敌意”,会“衍生出怀疑整个澳洲华裔公民的后果”,并“熏陶澳洲人接受反华情绪”。这种将针对间谍行为的立法跟整个广大华人社区联系说法的背后原因值得深思。

原《澳洲人报》主编Paul Kelly日前撰文支持政府的新立法。他认为中共政权的本质决定了其利用中共代理人来影响我们的政治、我们的中文媒体,以及这个国家上百万人口的华人社区,其使用的方式已经被公众所知并记录在案:金钱、审查和胁迫。

澳洲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院长Rory Medcalf表示,中国共产党的影响“不仅对我们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而且对我们国家一部分公民的自由也构成了威胁——那些为了寻求远离中共的导向或影响的华裔澳洲公民”。

前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副教授李元华表示,围绕新立法的这场激烈辩论,问题根源在于中共,澳洲衹是做了一些维护主权的政党防卫措施。“反华”和“反歧视”的帽子是别有用心的人利用的所谓“政治正确”的说法。如此多反应过激的人恰恰说明中共渗透澳洲的严重程度。

反外国干预立法具有全球意义

原《澳洲人报》主编Paul Kelly还表示,澳洲在中共渗透问题上做出的回应在全球都有很强的重要性。澳洲是美国的同盟国,有相当比重的华裔人口,并且与中国的贸易也更紧密些,同时也是分享情报的五眼联盟国之一。虽还未通过,但几乎已成定局的新立法,受到华盛顿的关注,并肯定会被该地区的其它国家遵循,它最终是对澳洲主权和政治是否成熟的考验。

Rory Medcalf在描述中共寻求影响澳洲的动机时列出了四个因素。 “首先”,他说,“澳洲是美国重要的盟友;其次,澳洲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是一个畅所欲言的独立国家,对中国(共)的批评和抵制会被其它国家注意到,并可能成为遵循的依照。第三,澳洲有着很大的华人社区,北京希望看到其在态度上主张亲华(共),或噤声反共声音。第四,澳洲拥有中共想要获得的情报,军事和技术信息。”

原《澳洲人报》主编Paul Kelly说,澳洲抵制中共的立场现在变得坚定,并将国家安全放在了首要位置。澳洲律政部长在说到新反外国干预立法时表示:“这是(澳洲)首次将外国政府有意或肆意干预政府政治进程或民主进程(如选举)等定为非法行为,而且属于刑事犯罪。”

责任编辑:宗敏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