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居手札】与鸟邂逅

作者:张卉中
鸟儿们依自己的作息,安居于广阔的天地。(Pixabay)

鸟儿们依自己的作息,安居于广阔的天地。(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4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推行友善耕作的庄主与我分享他和鸟的一段情缘:“庄园绿绣眼鸟巢已空巢,小小福今早等见我最后一面才飞离,没能留下最后的画面。一周的朝夕相处,心情有点依依难舍(哭泣),祈愿它也能建立自己的家园。庄主开始忙碌庄园的采收,转移不舍的心情。”

庄主的难舍之情勾起了我在山中与鸟邂逅的回忆,回复道:“祝福小小福远走高飞,成就自己的生命。山居时,户外一大群绿绣眼每天叽叽喳喳,好不热闹。它们依自己的作息,安居于广阔的天地。缘聚缘散,那是二十多年前的往事。”鸟儿们多姿多采的影像又在我脑中鲜活起来。

黑枕蓝鹟

黑枕蓝鹟顶戴一块黑色饰物,美得令人窒息(<a href="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Hypothymis_azurea_P3160531C.jpg">Alnus/Wikimedia Commons</a>)
黑枕蓝鹟顶戴一块黑色饰物,美得令人窒息(Alnus/Wikimedia Commons)

曾在草屯与埔里间的北山住了三年,发现五十多种鸟。有一回,无意中近距离邂逅一只栖息在枝头的宝蓝色鸟,顶戴一块黑色饰物,美得令人窒息,短暂的对望,难忘的惊艳!回家查《野鸟图鉴》,原来是黑枕蓝鹟。

红嘴黑鹎

红嘴黑鹎全身乌亮,长尾巴,脸部点缀着红色的啄。(<a href="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B4%85%E5%98%B4%E9%BB%91%E9%B5%AF#/media/File:Hypsipetes_leucocephalus_in_Taiwan.jpg">Lai Wagtail /Wikimedia Commons</a>)
红嘴黑鹎全身乌亮,长尾巴,脸部点缀着红色的啄。(Lai Wagtail /Wikimedia Commons)

曾在树下发现一个鸟窝,里边有三只鸟宝宝,羽毛稀疏,令我这门外汉傻眼,看不出是哪种鸟。据了解,掉下树的鸟窝就被父母抛弃了,可怜的娃娃们。埔里鸟会说是红嘴黑鹎。哇!这黄毛丫头长大后竟是这么亮丽的鸟,全身乌亮,长尾巴,脸部点缀着红色的啄。

请教鸟会该怎么养?专家说,你没法养,这小家伙每天要进食一百多次。天啊!造化不可思议,鸟爸鸟妈以这样的形式体现含辛茹苦的伟大,而鸟会的志工也义不容辞的承担起这艰巨的任务。在居家附近,这种鸟不多见,偶遇时,会想起曾经邂逅的那几只不幸却又万幸的黄毛丫头。

大冠鹫

曾在山路检到一只大冠鹙,像老鹰那么大。(<a href="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4%A7%E5%86%A0%E9%B7%B2#/media/File:Crested_Serpent_Eagle_I_IMG_9342.jpg">J.M.Garg /Wikimedia Commons</a>)
曾在山路检到一只大冠鹫,像老鹰那么大。(J.M.Garg /Wikimedia Commons)

曾在山路检到一只大冠鹫,像老鹰那么大,没有外伤,身体微温,没有生命迹象,很可能是农药中毒而亡。平时一听见大冠鹫在天际哟哟伊呼唤,赶紧冲到阳台瞭望,而今竟触摸到了,虽然已灵魂离体,它依然美丽,依然亲切。按照埔里鸟会的建议,将它送到台中科学博物馆,专家说将制成标本展示,而我至今尚未前往探望,或许记忆中那微温的触感比标本更为生动。

五色鸟

很多时候五色鸟像老僧入定在枝头上不动。(<a href="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Megalaima_oorti_P3144781.jpg">Alnus/Wikimedia Commons</a>)
很多时候,五色鸟像老僧入定在枝头上不动。(Alnus/Wikimedia Commons)

在小木屋的观景台上,指给朋友看不远处一只五彩斑澜的五色鸟。她兴奋的用我架设的高倍数望远镜搜寻,调来调去就是找不到。我说:“别急,它会等你的!”就离开去办事,过好一会儿回来时,果然那只五色鸟还在等她。几经折腾,终于听到她爆发的惊叫,别担心,那五色鸟很淡定。身体绿色,头部以蓝色为主,点缀着红、黄、黑色,巨细靡遗看个够,惊艳啊 !

五色鸟也会呼朋引伴的穿梭,发出叩叩叩的哓舌声。但很多时候像老僧入定在枝头上不动。有一回,一颗小小的果粒,冷不防从天而降,不偏不倚正中其中一只的脑门,它从定中弹跳起来,一副莫名其妙的萌样,稍稍挪动一下,继续入定。又是一次令人回味的艳遇。

一片山林中群鸟穿梭栖息,编织着诉说不完的故事。借助一本图鉴,让我窥见了天地间不可思议的造化,邂逅了一个接一个的惊艳与关怀大自然的朋友。@*

点阅【山居手札】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来到中台湾来趟湿地生态之旅,您会想到哪里?除了在台中有国际级的高美湿地,更可驱车往南,一访彰化保留传统渔村风貌最完整的芳苑湿地!
  • 在西方国家,经常能看到民众们在户外放置特制的“喂食器”喂养蜂鸟,利用花蜜来吸引这种可爱的鸟类,在悠闲赏鸟之余还能疗愈心灵呀!
  • 瞬间大狼狗立着身跳了起来,犬牙直逼我的喉部,但我仍微笑的跟它说好话,因为我坚信,善可以化解恐惧。果然,它威胁几次后,忽然很温驯的趴下,再也不叫了。
  • 曾在南投山中住过三年,周间每天送儿子和他的表弟下山上学。一段时间后,说不清什么缘故,一个早上竟让车掉下悬崖两次,发生在一个大转弯处。
  • 生病不是罪,死亡不是罪,藉由生病,才会知道人类的渺小,藉由生病才会珍惜每一天平安的日子是多么需要众人的帮忙,需要风调雨顺。死亡只是考验结束的过程之一,不是及格、不及格,也不是奖励与惩罚。死亡只是乐章的结束,是另一段旅程的开始。
  • 所谓的母亲,就是“觉得给孩子的不够,忘了自己要什么”的那种人。而所谓的懂事,就是从“意识自己得到够多了”的那一刻开始。
  • 这个“去我”的过程,似乎也在提醒自己,不要那么直观来看世界,过度单一的视角,就像是被固定的监视器,这样拍出来的人生风景,也太过无趣。
  • 在其他篇文章中,我曾说过慷慨给予赞美的重要性,赞美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好,也让你成为懂得欣赏别人、大器的人。但我忘了说正确赞美的重要性,如果要返回那篇补充说明篇幅会太长,所以另起一篇,希望你别见怪。
  • 许恒康
    喀嚓,毫不犹豫地按下快门,记录下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模样。孩子的笑容对我意义非凡,触动了心底深处的幼时记忆......旅行的故事就是如此触动心灵
  • 如果不是因为重大事件 ,以我保守胆小的个性,是不可能选在今(2020)年5月,疫情正在全球蔓延的紧张时刻,携家带眷搭机的。带着试图平静的备战心情,硬着头皮踏上这次充满挑战的历险之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