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酷刑令听者毛骨悚然 古宅大院记土改罪恶

中共在土改中对很多无辜的百姓实施残忍的酷刑。谭松在纪实书籍《血红的土地》中记录了中共系列残忍的土改酷刑。(视频截图)

人气: 71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4日讯】中国湖北与重庆、四川交界处座落着古朴精致的大水井古建筑群,伤痕累累的古建筑见证了土改时中共对民众实施的残忍酷刑。作者谭松深入乡村调查十余年,记录下令人听到都毛骨悚然的土改酷刑

湖北省利川市柏杨坝镇的莽莽群山之中,始建于清代的大水井古建筑群吸引着众多的游人,但很少有人知道,伤痕累累的古建筑中,隐藏了一段血泪斑斑的土改史。

血红的土地》作者谭松:“我是在2003年的3月开始进行土改调查的,我独自一个人悄悄地调查。十几年来呢,共采访了100多个当年土改的亲历者。我想讲一个我调查到的土改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现在位于湖北省利川市白杨坝镇的群山之中。在这个地方呢有一个现在很有名的大水井古建筑群,是一个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只是这些人不知道里边的故事,因为知道内情的人基本上现在都死完了。”

古朴精致的大水井古建筑群建于清道光和光绪年间,被誉为“鄂渝边境古建筑之明珠”,据说当年曾有八大庄园。现存最完整的是李氏宗祠和李亮清庄园。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后进行了暴力的土改运动。《血红的土地》一书作者谭松了解到的惨烈故事就在李亮清庄园上演。

故事的主人公叫做彭吉珍,是李亮清的二儿媳妇。她的丈夫李次候参加了国军,49年后逃走,东躲西藏。他留在乡下的妻子在土改中究竟遭受了什么?直到50多年后,谭松在利川市找到了当年的土改民兵、农会干事、《大水井李氏宗祠及庄园历史写真》一书的作者向贤早,才获得这份珍贵的目击者证词。

土改时的农会干事向贤早:“那屋里有个大火笼,那个民兵姓许,他把那个木炭烧了一堆,把砖又烧红四块。就把李次候这个女的,姓彭,叫彭吉珍抓来。(她像)这样跪着,下面有一笼火,那得了。(女人)胸前又还吊得有两砣(乳房),她的乳房,肚子皮就在那个碳火上烤,我在那儿看到,烤得那个油哟!(皮肤)起亮泡,看到在滴水(油)了。(她)撕心裂肺的叫,人人都是父母所生。”

在场的向贤早看不下去,但以他的身份未必拦得住,他转身去找区长李金斗。

向贤早:“我说李区长,遭了也,今天有个地主要死在那个火坑上。”

李金斗闻讯,赶到那间烧烤刑讯房。

向贤早:“李金斗就把她(彭吉珍)拉起来。你家到底还有没得金银?(彭吉珍说)哪里还有金银。又修了房子,这些年又买了地,我没得金银了。”

李金斗给彭吉珍一家人开了一担谷子的条子,把她们弄到李子坳去劳动,彭吉珍这才捡了条命。

向贤早:“今年3月她家八妹还对我说:‘我晚上跟她睡觉,伤透了心哟,脚一碰,她就喔火连天地叫,整个肚子烂得糊了了(血肉模糊)的’。”

这段采访拍摄于2006年7月,向贤早说这是他见过的最惨的刑罚,他叫不出名字。而谭松听到也觉得难以承受 。

谭松:“他讲到她那种情景,烧烤的时候,我当时觉得全身发麻,就是头皮头发好像竖起来了那种感觉。因为当时向贤早不仅仅讲了彭吉珍的酷刑,他还讲了一系列的酷刑,比如说什么猴儿搬砖啊,喂羊屎啊……但是就是讲彭吉珍烧烤活人的时候,我全身几乎发抖,怎想到人类有这种残酷。”

然而谭松在十几年的调查中发现,这种烧烤活人的酷刑,竟然不止彭吉珍一例,而是在川东地区的土改中大量出现,以逼地主交出所谓的“浮财”。

谭松:“在土改当中这种大范围的,广泛的,民间的这种酷刑发生的话,历史上非常少见。因为这个土改运动是一场由国家的政权,这个政党发动的一场运动,一种强权来推动的这么一个运动。所以说它来的非常猛烈,也非常血腥,非常残暴。”

向贤早在2009年去世,彭吉珍2004年在云阳县去世。而李亮清一家在土改中早就被赶出庄园,他的儿子有的被枪毙,有的自杀,他们的故事和血泪至今仍深埋在大水井古建筑群的土地里。

点击看完整影片:

——转自新唐人

责任编辑:任浩

评论
2018-08-14 11: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