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网传浙大附属第一医院巨额奖金通知 引热议

追查国际负责人汪志远博士说,中国器官移植是暴利。2个医生、2个护士、1个麻醉师,一天可以做2台肾移植手术,那就是100万元(人民币)。图为《“浙一”医院再创纪录48小时完成14台大器官移植手术》一文截图。(网页截图)
人气: 349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近日,一份疑似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简称浙大一院)的巨额年终奖发放通知在网路流传,引发舆论热议。外界关注,中共体制造成了行业间的巨大差异,而该院集中了大量医疗资源,成为全国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之一。

独立记者、专栏作家高瑜日前在推特上发布了浙大一院年终奖金额发放通知。该粉红色的纸质通知照片显示,“您的2018年度年终奖将分两笔发放,按全勤测算预计金额如下:第一笔488,000,第二笔280,000,合计768,000”。

通知日期为1月21日,并称年终奖预计将在本月底前发放;教编人员年终奖发放时间由学校确定。截至发稿,该院没有对巨额年终奖事件做出回应。

 

高瑜表示,新年了,不管多少危机,体制内自己人(党政军警、事业、企业)都静等涨薪。过去说西方高薪养廉,中共当前是高薪养“忠”。

她举例说,当前,北京地区退休干部科级月薪7千、副处8千、处级9千,局、部级更高。在职的比退休的同级干部平均还要高出5~6千之上。军队还要高出地方许多。不过,即便事业单位,年终奖金也非常可观。

高瑜进一步透露,据说奖金最高的高校是清华大学,包括给教职工分配学区房,条件是要求全体家属公证,以防房产纠纷;北京一家效益一般的出版社,年终还剩2千万政府拨款,就按出版的书发奖金,一本书数万,有的编辑轻轻松松就把几十万年终奖抱回家了。

此事引发网民热议。民众表示,“前段时间公布的人均收入才2080元”;“分配不公”;“新八旗阶层”;“用底层的血汗维稳”;“犀利,很难找到合适词形容共产党体制运作根本,‘养忠’实在是太贴切!确切讲是“以腐养忠”!”

老民运人士贾一群说,“狗粮在,继续忠;粮不济,土共崩!”

网友“李诗铭”说,“据说图片有PS,不过这点年终奖与医生的实际收入比,完全不值一提。体制内大发年终奖,然而几亿农民呢?既没有养老保障,医疗保障与体制内相比也不可同日而语。中国最可怜的就是农民,永远享受不到任何福利。”

中国问题学者薛驰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政府部门有年底突击花钱的说法,政府财政拨款是做了财政预算的,年底单位要通过各种名目把钱花完。此外,中共内部有一套奖金分配规则,院级干部、中级员工、一般员工的分配比例,是有据可查的。主管干部应对方方面面的考核,其动力就是巨额的奖金。

他表示,中国的大医院效益是非常好的,跟社会上一般的民营企业是不能比的。因为中共体制下,没有公平竞争的机会,中共垄断要素市场,同时给钱给“政策”,造成了社会事实上的不平等,行业差别上的鸿沟。

薛驰先生曾在大陆一知名医科大学任职,他分析认为,医院巨额奖金基本上是可信的。像千人计划至少是副厅级以上的公立医院,级别很高,“这可能不是他的全部奖金,是单项奖金,假如他是院级干部,奖金达到几十万、上百万都是很正常的。”

“医院本身这块相当地黑,被称为‘吸钱机器’,整个社会排着队,钱源源不断地涌进来。同时,中国卫生资源的配置是相当混乱的,极度的不平衡,大量的医疗资源都向大城市名牌医院集中。”他说,“中共的体制下,很多医生挣的钱和他的技术水平不一定成正比,很大一部分来源于医疗资源社会分配的高度不平衡。”

薛驰指出,中共对高层官员的控制,其实就是一种利益控制,利用歪曲扭曲的社会机制来赚钱。而体制内部高层官员和一般官员之间也存在着巨大差别,这是为了刺激庞大的官僚阶层往上爬。

浙大一院每年器官移植手术“几千例”

公开资料显示,浙大一院是附属于浙江大学医学部的一所三级甲等医院。医院现有职工3780余人,其中高级职称医护专家四百三十余人,有中国工程院院士2名、长江特聘教授2名、长江讲座教授2名、“千人计划”1名……

值得注意的是,浙大一院是全国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之一,其器官移植供体来源受外界质疑,被认为是在牟取暴利。

公开报导显示,截至2017年3月,浙大一院已完成肝脏移植2150余例,肾脏移植5022例,心脏移植24例,肺移植8例。

该院原院长郑树森被称为中国“移植大户”、杀人名医。国际权威学术期刊《Liver International》2017年1月曾发表声明,由于作者郑树森等无法提供论文中提及的563例肝脏移植的器官来源符合道德伦理的证明,该杂志决定撤回其2016年10月在网上发表的论文。

图为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原院长郑树森简介。(网页截图)

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负责人汪志远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是全国器官移植手术做的最多的医院之一,郑树森是追查国际的重点调查对象,他是活摘器官的主要责任人。

汪志远说,“他的器官来源很充足。调查显示,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医护人员承认该医院每年移植量‘几千例’,公开报导的数量,仅相当于他实际做的移植数量的10分之一。”

他分析认为,做为巨额奖金来说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做一个肝移植,明面上的价格都是7、80万,肾移植5、60万,私下里更贵,一年几千例肝、肾移植,一年挣多少钱呢?奖金与经济效益挂钩,奖金几十万应该说不算什么。

汪志远还表示,“调查中发现,医院通过器官移植牟取血腥暴利。数据显示,器官移植高峰期间,解放军第309医院的毛收入,由2006年的3000万元增涨至2010年的2亿3千万元,5年增长近8倍;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大坪医院的医疗年收入从3600万增至2009年的9亿多元,增长近25倍。”#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1-29 3: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