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德国逾百名肺病专家 公开质疑“柴油谎言”

德国上百名肺病专家联名签署文件,对于法律规定的氮氧化物(NOx)和微尘物质(Feinstaub)的有害界限提出质疑。(istock.com/kvsan、Astrid860)

人气: 16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王亦笑德国报导)德国的柴油车禁行令愈演愈烈,2019年,准备实施禁令的城市又多了一长串。虽然禁令效果众说纷纭,监管方法莫衷一是,但至少尾气有害健康毋庸置疑,所以严令禁行也无可厚非。然而上周,德国逾百名肺病专家联名签署文件,对这个“毋庸置疑”进行了强烈质疑。

科学依据存在重大漏洞?

上周三,德国113名肺病专家联名签署了一份文件,对于法律规定的氮氧化物(NOx)和微尘物质(Feinstaub)的有害界限提出质疑,文件指出:“这些看似能导致高死亡率的科学数据很可能包含系统性错误。”“仔细分析数据可看出,这些解释极为片面。”

此外,鉴于科学依据上的重大漏洞,肺病专家还要求暂停这一法律规定的有害界限,重新对其进行审查,并将这些数值与其它国家进行比较。

柴油争论”到底争什么?

柴油车尾气排放有害物主要指氮氧化物和微尘物质。柴油争论(Diesel-Debatte)的焦点通常是气体二氧化氮(NO2)的排放, 一氧化氮(NO)的危害性低于NO2,当然在较高浓度下也并非无害。 这些气体随处可见,燃烧煤、石油、天然气或木材中都有。

根据联邦环境局(UBA)的数据,在城市中,60%的氮氧化物来自交通,而汽油发动机几乎没有这个问题,氮氧化物排放主要就是指柴油车问题。

基于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欧盟规定内城空气中氮氧化物年平均值应低于40微克每立方米(40µg/m³),微尘低于50微克每立方米(50µg/m³)。然而世卫组织自己也发现这个建议的科学依据尚不完备。

德国联邦环境局指出,德国的氮氧化物负担是导致数百万人患病和数千人过早死亡的原因。 2014年,由于长期接触二氧化氮,6,000人因心血管疾病过早死亡。根据欧洲环境署(EEA)2017年的数据,由于空气中微尘物质的影响,德国每年约有6.6万人过早死亡。不过这些数据的来源和取证,正是被医学专家所重点质疑的。

尾气再多两倍都不影响健康?

德国肺病学和呼吸医学学会(DGP)前任主席Dieter Köhler教授犀利指出,联邦环境局所给出的数据并非实测,只是评估和推测,存在重大漏洞。对于城市和农村人口的患病比率完全没考虑到还存在其它因素,比如生活在繁忙街道的城市人饮酒、吸烟、极少运动、生活压力等情况导致的疾病。

另外,Köhler教授还指出,40微克的有害界限简直是笑话,基于此实施的柴油车禁令也是无稽之谈。德国空气中的氮氧化物含量根本不会让人得病,即使是它的两倍高,也不会有健康风险。

ARD 纪录片中的试验显示:在室内,氮氧化物水平可轻易超过有害界限的倍数。在家点燃蜡烛,十分钟后每立方米就达到140微克二氧化氮。在燃气灶上烹饪意大利面很快就会达到每立方米1300微克二氧化氮。

柴油车禁令是政府“恶作剧”?

德国有些手工业工作环境的合法限值是950µg/m³,而在室外街道的限值竟然是40µg/m³,Köhler教授称这简直是官僚政府的“恶作剧”。

再比如,抽一支烟吸入的氮氧化物为1000微克,一盒烟也就意味着2万微克,每天一盒烟一个月算下来吸入了60万微克,抽烟一年的话那就吸入了7.2克氮氧化物。一个不抽烟的人每天站在大街上呼吸汽车尾气,假设一天24小时呼吸9立方米的空气,每立方米有50微克氮氧化物,相当于吸入450微克氮氧化物。一年时间总计吸入16.4万微克,而这个吸入量只相当于爱抽烟人8天抽烟的吸入量。如果交通引起的氮氧化物这么危险,那爱抽烟的人几个月内都会死去。

斯图加特肺病诊所主治医师Martin Hetzel教授对Köhler的批评表示赞同:“德国从未发现微尘物或二氧化碳导致的肺部或心脏疾病,也从来没有人死于微尘物质或氮氧化物污染。 ”#

责任编辑:周仁

评论
2019-01-30 12: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