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区块链获习近平背书 分析指背后有三个目的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日前在讲话中为区块链背书。分析认为,中共推区块链有三个目的。 (陈柏州/大纪元)

人气: 1742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10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陈汉、梁义采访报导)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日前在讲话中为区块链背书。不过区块链概念股周一疯涨之后,周二又开始退烧,相关话题引发多种解读和猜测。分析认为,中共推区块链有三个目的。

习近平10月24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连日来,官媒接连频频报导区块链相关新闻。

据悉,中共3年前已开始推动区块链技术。2016年,在中共国务院发布的“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中,区块链被列为“战略性前沿技术”。此后,中共从中央到地方不断出台区块链的扶持政策。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上半年,中国国内至少有23个省级行政区发布了106则区块链扶持相关的政策信息,35则区块链监管相关的政策信息。

中国的区块链技术的落实已有一段时间了,中欧班列就是一个的例子。据10月17日的一条新闻,当日由德国巴伐利亚发往中国四川的中欧班列应用统一运单,运单皆进入区块链平台,这也是欧洲发往中国的中欧班列首次试点应用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是什么?为什么被中共上升到几乎是“国家战略”的高度?

区块链本质上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账本数据库,其本身是一串使用密码学相关联所产生的数据块,每一个数据块中包含了多次交易有效确认的信息。

对中欧班列而言,“区块”就是一列列货车和其货物集装箱的资讯,以及沿线各零销商、批发商的交易和备案记录,而“链”则是各贸易物流公司、银行、海关、政府之间相互之间即时更新、即时备案、互联互通的资讯系统。

财经评论人士秦鹏对大纪元表示,中共把区块链提高到国家战略高度,要抢占先机,根本上有三个目的:第一个目的是监控,第二个目的是与美国争夺金融霸权,第三个目的是建设中共特色的“全球命运共同体”。

秦鹏说,从理论上来讲,技术层面的区块链对中共来讲是比较可怕的一个技术,因为它有去中心化的特征。换句话讲,政府本身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是有点被边缘化的。所以,这个时候中共因为有了大数据的经验,它是要去抢占这个技术高地的,其中一个目的要达到一个监控的目的。要去抢占标准基础设施、顶层设计,以达到监控和管理社会。

对于中共的第二个目的,秦鹏说,中共想要实现这种所谓的“国家数字货币”,很可能不仅仅是当国家货币,它很可能在一带一路的沿线的国家也进行国家数字货币运作。比如说买伊朗的石油绕过美国,现在的情况会受到美国的制裁,因为现在是美元体系。

据悉,目前跨境转账是需要经过SWIFT(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该系统对接了全球超过1.1万间银行、证券机构、市场基础设施和企业用户,覆盖二百多个国家和地区。  

尽管SWIFT注册时是中立机构,但由于交易主要用美元进行,且美国占的交易份额更大,因此美国拥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去年11月,美国正式对伊朗实施制裁,SWIFT随即表示,暂停一些伊朗银行使用其服务。两年前,朝鲜也被SWIFT踢出去,导致全球所有银行都无法向朝鲜汇款,相当于断绝了朝鲜的资金来源。 

秦鹏表示,如果中共想要的区块链交易能够成功,可以用来跟一带一路的许许多多的国家进行各种交易,这方面它在很多方面形成一种小圈子,某种意义上讲是跟美元是争霸。也就是打造一个所谓的区块链“命运共同体”,这也是它的第三个目的。

秦鹏表示,从区块链的技术延伸角度上讲,它未来可能改变金融、物流、制造、军事等各领域。如果中共能在这方面抢占先机,甚至获得较大的控制权和技术实施的权力,未来能像华为在5G领域一样获得更大控制权的话,这对中共全球争霸的野心能提供很大帮助。

秦鹏认为,“中共特色区块链”一定是可以看到各个国家的各个这种参与的企业和这种个人的各种的数据和这种交易的流程。中共要当这个超级的管理者,它可以看到所有的数据、所有的过程、所有的东西,所以这是中共想干的。

对区块链走势, 秦鹏认为,货币实际上是需要信心的问题,如果没有这个信心,大家睬都不睬的,能不能被认可,这实际上对中共是一个挑战。

而对于区块链的安全性方面,秦鹏认为,除了技术不成熟的担忧,真正的不安全隐患还是来自中共的控制,这实际上是一个要命的东西。

“中共体制下的区块链,它强调的是我们不是要去中心化,而是要中介化。”秦鹏说,中共商务的官员说,区块链不仅不会去中心化,还会通过信心基层化渠道提高政府的宏观调控能力。换句话讲,这个时候的区块链的概念已经不是真正的区块链了,很可能被偷换概念成一个“中国特色区块链”,它会根据需要改变一些东西。

“因为真正要去中心化的话,比如要记录下来说这个交易的流程。比如,中共在国际上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交易了什么,中共实际上是没有办法改变它,任何人是没有办法直接去改变它,这些行为将来完全被记录在案的。”秦鹏表示:“这个对中共是绝对不干的,所以这是为什么它要努力地去解决,不要去所谓的中心化,要中国特色的去中心化,进行到最终还要给监管加上牙齿,这就是它们所期望的东西。”#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9-10-30 9: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