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可心:哈佛教授“修昔底德陷阱论”能解读中美贸易战吗

人气: 5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19日讯】二零一五年九月,习近平访美期间,哈佛大学教授、肯尼迪政府学院创建者之一、国际关系学者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在《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发表了一篇名为〈修昔底德陷阱:美国和中国正在走向战争?〉的文章,文章指出正在崛起的中国必将冲击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两国之间极有可能爆发战争。“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这个国际关系学的术语自那时起被媒体、学界、政界等多名人士用来解读中美关系。不久之后,习近平也多次在公开场合中提到,中国和美国要避免重蹈修昔底德陷阱的覆辙。

修昔底德(Thucydides)是古希腊杰出历史学家,著有《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修昔底德对曾发生在雅典与斯巴达之间的战争作出的诠释是:“雅典的崛起导致斯巴达产生恐惧从而使战争不可避免的发生(It was the rise of Athens and the fear that this instilled in Sparta that made war inevitable.)”据艾利森解释,‘修昔底德陷阱’是说,当一个崛起中的国家力量强大到足以威胁居于主宰地位的统治国家时,统治国家会采取行动回应威胁,这将使两强战争难以避免。艾利森通过研究发现,从十五世纪后期葡萄牙与西班牙在贸易上的争端起至今,世界共发生了十六起类似“修昔底德陷阱”的冲突(包括拿破仑战争、日俄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等),其中只有四桩最终未陷入战争。此理论被后人引申为“崛起大国(如雅典)与守成大国(如斯巴达)必有一战”。

以当今时代背景及世界格局而论,‘修昔底德陷阱’能成否为分析国际冲突的定律?

笔者认为,修昔底德陷阱所描述的古希腊时代的国家行为模式具有很强的历史局限性,不能把它作为解读当今世界格局与国与国之间关系的理论依据,尤其在当今中美关系以及解释中美贸易战上并不适用。

艾利森在使用“修昔底德陷阱”这个概念时,并没有讲出雅典和斯巴达之战的本质:那不仅是争夺希腊城邦国家盟主的利益之战,更是民主与独裁制度的意识形态之战。回顾历史,美国早在十九世纪末时综合国力就已全面超过英国,但美国没有尝试打败英国独霸世界,反而成为英国主导下的世界秩序的维护者。美英之间没有发生战争最主要的原因是两国之间有着共同的西方自由民主的价值观。

艾利森认为,避免修昔底德陷阱的一种方式,是肯尼迪总统(John F. Kennedy)曾呼吁的“保留世界的多样性(If we cannot end now our differences, at least we can make the world safe for diversity)”,也就是美中能互相承认,一党专政与民主各有好处,‘两种形式的政府、两种生活方式,也许可以共存、竞争’。艾利森的这段话,让笔者想起了著有《正义论》的美国知名政治哲学家约翰‧罗尔斯曾说的一句话。一次,有人在哈佛大学的政治课堂上问罗尔斯:“假如您的《正义论》遇到了希特勒,该怎么办呢?”罗尔斯沉思半晌,答道:“杀了他,我们才能讨论正义的建设。”如今中共的存在就如同纳粹一般。如今中国和美国的关系不只是新兴强国与现存强国的关系,而是由于中共极权统治造成的两种制度、两种价值观的对立关系,而中共不可能改变其反普世价值的意识形态,因此与自由世界尤其是美国的冲突在所难免。

艾利森这种“中美共存”“和平演变”的思想在克林顿和奥巴马政府中盛极一时。其实,从中共在对外贸易中的货币操纵、强制技术转让和产业补贴,到债务外交、军事扩张、压迫信仰人士、建造监控国家;过去几任政府都清楚知道中共所为,但在价值观与利益间他们选择了后者。多年来正是绥靖政策使中共在韬光养晦中日益壮大。

带着“经济自由会带来政治自由,只是需要时间”这样的想法,带着”美中经贸发展将促进中国人权进步”的乐观断言,近20年前,克林顿政府作出了将中共纳入WTO的决定。2000年10月10日,克林顿在白宫举行了一场隆重的《2000年美中关系法》法案签署仪式。当时克林顿说:“你们将记住这一天,并且为自己所做的事感到自豪。”如他所说,20年后世界确实记住了这一天。但是,他说错的是,那绝不是令美国自豪的一天。那天是美国作出历史性错误的决定的一天。20年后,美国终于醒悟。

自川普执政以来,像艾利森这样的“拥抱熊猫派(panda hugger)”已被美国政府决策层抛弃,川普周围的幕僚,清一色地全是对华鹰派。诸如许多西方主流媒体指出的,尽管川普总统在很多外交事务领域里的政策具有争议性,但他对中共的强硬态度在华盛顿两党以及在民众间颇受欢迎。如今反共已是美国两党和朝野的共识,已经成为了新的政治正确,近期美国政府重要官员的一系列发言与行动都证明了这一变化。随着美中贸易战不断升级,西方社会的主流精英、以及长期关注美中问题的专家学者们都逐步意识到了:这不是一场寻常的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贸易战,而是以美国率领的自由民主阵营和以中共为首的专制国家为争夺主导世界乃至人类未来的世纪大战,是民主文明与共产专制的较量。

近些年来,从新疆大批抓捕维吾尔人,到尤其最近的香港事件,每一次中共的邪恶本性都被曝光于天下,让国际社会从政府到主流人群越来越认清中共极权统治的真正威胁—反对自由、剥夺人自由意志。

美国没有想对中国发起战争,也并不是害怕中国的崛起。如同彭斯副总统所说:“当邓小平推动‘改革开放’政策鼓励中国与世界接触交流时,美利坚合众国以张开的双臂去回应。我们迎接了中国的崛起。我们庆贺6亿的人民能使自己脱离贫穷。在中国的兴起过程中,美国投资超过了世界所有国家。美国人民希望中国人民过得更好。”

随着贸易战让增长放缓、消费者缩减开支,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已降至数十年来的最低点,中共执政合法性之基已经被撼动。如今抛弃共产专制成为全球大趋势,中共面对的不仅有来自国外文明世界的围堵,同时更有来自国内人民的反抗。当沉默的大多数不再沉默的时候,就是中共政权最终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11-19 9: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