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拍案惊奇】探秘理大被包围 黑衣人5招突围

11月19日,警察围困理工大学已经进入第三天,这种死包围通常只在战争年代能看得到,但是在一个国际大都市,还是大学校园,出现了这样的策略,真是堪称当世奇观!(新唐人合成)

人气: 485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20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11月19日,警察围困理工大学已经进入第三天,这种死包围通常只在战争年代能看得到,比如1948年中共军队在东北的“长春围困战”,但是在一个国际大都市,还是大学校园,出现了这样的策略,真是堪称当世奇观!

在这块校园里,警方再次大量发射催泪弹,仅18日一天,就有1458发催泪弹落在校园。我们还看到,在这场香港理工大学的围困战中,里面的抗争者断水断粮,经过一些记者采访,发现大多数学生是想出去的,但一出去就要被逮捕,甚至面临暴动罪的指控,所以犹豫不敢走。

可是,随着校园内资源的极度匮乏,很多人想守也守不住了,陆陆续续走出来,找到出口成功逃脱的只是少数,而截至我们发稿,有报导说还有不足百名的抗争者,坚持留守,他们的前景,令人担忧。

今天我们继续一次“新拍专题”的节目,关注理大事件。同时,在19日这一天,美国《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参议院顺利过关,我们接下来也会提到。


~~~新拍专题~~~

理大包围圈 受困抗争者遍寻出路

至少17日晚7点半开始,警察就展开了对香港理工大学的大包围行动,根据香港媒体报导,参与包围的警察有约2000人,而当时在校园里的,包括理大师生还有外面进去的抗争者,加在一起大约1000多人,从10岁出头的小孩到年纪大的老人,都有。

警方把校园团团围住,并狂射催泪弹,至少在17日晚,校园里还弥漫着催泪烟的气味。食物和水随时可能用尽,为了抵挡警察闯进校园抓人,前线抗争者坚持抵挡警察入内,也不断有人受伤。有的痛苦呻吟,有的伤者伤势不重,稍做调整又立即回到前线。

有的校内抗争者已经做好了被捕的心理准备,但是坚持跑去前线。他们是想,中大和理大各守着一个交通要冲,中大撤守后,他们之前在吐露港公路堵路抗议的前功尽弃,所以想守住理大,能实现继续在理大坚持堵路红隧的成果。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这种想法对他们来说,显得相当危险。

在校园外的家人也都很着急,有的不停打电话进去,问理大内的情况,人是否平安。

有“守护孩子”的老人成员留守在内,他们想走的时候,同样被警方拒绝。到现在这种做法都让人难以理解,对于一些要走的人,警方说抓也不抓,也不放行,而是赶回校园,这样做目的何在呢?

17日晚9点24分,警方表示允许校园内的人,从校园东北方的李兆基楼Y座的出口离开,一些人听从警方指示,可是在走出Y座的时候,立即被警方逮捕,据说当时被逮捕的就有约50人。10:33,当时在校园内的香港当时于校园内的立法会议员许智峯在脸书发文说,尝试护送市民从Y座出口离去,但是被警方用催泪弹和音波炮挡了回去。

本来警方说这个口可以出去,但是却变成了引蛇出洞的“阳谋”。最后到了11点20分,香港警方这才说,所有从理大离开的人都会被捕,除非能出示有效记者证件。原来,警方第一次呼吁留守人士从Y座离开,是没有把话说清楚。

就这样,绝大多数人无法平安出走,不得不继续留在校园内。

他们很多人并不是理大学生,所以对环境也不熟悉,去到哪里还需要问路。事发突然,不少进去的人并不知道自己会这样被困在里面。特别是接近17日午夜,警察放出消息说可能要用实弹镇压,令局面更加紧张。

根据《立场新闻》一篇名为“The Longest Day 被困理大的师奶、学生、抗争者”的报导,从17日午夜到18日凌晨,留在校内的人展开了是突围还是留守的讨论。他们通过社交媒体得知,在理大附近的油麻地、尖沙咀,都有很多人在声援他们。有的外面消息写着,要等待校内的抗争者突围,然后汇合。

这样,抗争者中就出现“继续留守”和“冲出包围”的两种主要观点。主张“冲出包围”的人认为,需要配合外面的声援,内外夹击,也避免连累外面的支援人士被抓捕。

另外,也有抗争者认为,在校内的人,有人受伤,有人没有装备,如果突围,这些人是冲不出去的。需要统一规划,再一起行动。

不过这个时候,大家很多人散落在校园的各个地点,比如食堂、运动场,他们在那里休息。其中有一对母子,至少在18日凌晨,还双双被堵在校园内,当时孩子接受采访,母亲在一旁做饭。

讨论到最后,大家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结果,在18日早5点,一队速龙从大学正门冲进去抓人,包括在正门长梯旁边的医疗中心,里面的人被警察喝斥。其中一人的手机当时一直开着直播,录着这个过程,我们从网上可以看得到。人们走后,有记者进入医疗中心,留下的只有血迹和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对不起!因有速龙突击,而要去你房间,本人十分抱歉,希望你理解并体谅。

在18日早上,理大校园里的食物已不多,饮用水也非常紧张,这样挨下去,挨不了多久。面对窘境,到了18日早上。一部分抗争者选择换去黑色服装,穿上平时的衣服,以便一旦被捕能降低被告暴动的可能性。

另一部分抗争者,认为突围总比死挨着好,至少能闯出一条补给线。于是,至少从18日早上开始,被困在校园里的抗争者,开始尝试各种方式冲出包围圈。

为冲出包围圈 抗争者尝试至少5种办法

1. 强行突围

18日早上8点钟左右,一共100多名黑衣抗争者集合,从正门“出征”,而他们的主要武器,就是“汽油弹”,结果刚出正门不远,就被防暴警察的催泪弹、胡椒球弹等打了回去。这次突围失败,也消耗了最后的一部分汽油弹,当时所剩的汽油弹也已经不多。

到了18日下午12点半和1点半,几百名抗争者再次进行了第二次和第三次突围,均以失败告终。特别是第三次,抗争者已经什么武器都没有了,只剩下雨伞,却遭到大批防暴警察的密集催泪弹阻击,有人形容当时能见度为0。此时防暴警察跟进,在近距离甚至只有一两米的地方向他们发射镇暴弹,但受访的人不清楚是橡胶子弹还是海绵弹。

就这样,18日当天的这三次突围都失败了。

2. 伺机闯关

19日晚间,理大内有20名义务急救员表示,校园内学生越来越少,物资也极其匮乏,他们已经完成职责,所以开始撤离。到了晚上10点钟,他们走出理大正门接受警方登记的时候,有约10名抗争者试图乘机从正门脱身,但全都被警察拦截拘捕。此外,也有人尝试在催泪烟弥漫之际脱身,但也是以失败告终。还有一名抗争者,在试图脱身离开的时候,从高处落下,腿部严重摔伤,现场血迹斑斑。

3. 剪破铁网

17日晚7点半进入理大的议员许智峯透露,当晚年轻学生抗争者寻找出口,但是找了三四个,发现都有警察看守。甚至有人尝试在学校偏僻处,剪开铁丝网离去,但是发现山头上都有警察看着,用手电筒照着要逃离的人。因此,当时就连剪铁丝网从不是路的路离去,都成了不可能。

4. 顺绳离开

18日晚上8点多,一批学生在理大挨着漆咸道南的一个天桥,找到了突破口,他们顺着绳索爬了下去,由赶来营救的摩托车司机接走。但是据连登讨论区的消息,因为一家英国媒体的直播,暴露了这个逃脱路线,因此招来了警察,堵住了这个从天而降的出口。

5. 下井游离

19日上午,有一部分抗争者还尝试从下水道离开校园,但是因为气味太臭而放弃。也有消息说有人掉落井中,消防处派潜水员寻觅,截至发稿,还没有音讯。到了19日晚上,又有人试图从雨水渠游离出校园,雨水渠里面水很深,一部分人后退,一部分已经深入的人失联,后来潜水员去找失联人员也没有线索。但有香港报导,十几个人成功从雨水渠离开校园,但是也有未经证实的消息说,当中的大多数人,半路又被警察截住,并拘捕。

理大被围 外援营救的得与失

由于理大内的抗争者势单力薄,很难冲出包围圈,但安安静静走出校门,要么被警察的镇暴武器逼退,要么被捕,面临被打被判刑的前景。这时他们还有一个寄望,就是外界的援助。当然外界的人们也很担心他们的安危。这样,外面出现了两种不同的营救方式,一种是跟警方硬碰硬的“围魏救赵”,一种是社会精英的集体营救行动。

1. “围魏救赵” 再次展现港人团结精神

为帮助理大解围,港人虽然没有实现18区开花的围魏救赵,但是也在多个区域,有相当多的人出来声援。

例如18日下午,理大附近的弥敦道,成了港人展示团结的舞台。这条九龙的主要大街上,香港市民自发组成了5条长长的人链,向理大方向传送物资。

差不多在同一时间,近10万香港市民聚集油尖旺,对包围理大的警方进行了反包围。

而声援行动也发生冲突,最激烈的要属18日晚在油麻地,在油麻地的佐敦弥敦道一带,警方后来宣称拘捕213人,他们面临暴动罪指控,这将是6月以来,因暴动指控涉及被告最多的一次。同时,这里还发生了多起事件。

例如,在这个画面中,有抗争者在一条后巷被多名警察私刑殴打;有片段显示,有警方的白色小巴冲向人群,有媒体说酿成了人踩人的悲剧,但是警方回应说,小巴没有不安全举动,而抗争者倒在地上,是自己跌倒;同时,在油麻地的大扫荡中,还有连续的枪声和疑似闪光弹的光亮,场面十分凶险,这个我们在昨天节目中也提到过。

另外,在18日晚的尖东地区,有男警察闯入女厕,拘捕了5名被指控非法集结的女性。

有人议论,警方可能猜到港人会针对理大进行“围魏救赵”的行动,他们把警方这种策略称为“围点打援”。这只是一种分析,但是港人团结的精神,再一次令外界感动落泪。

2. 社会精英 前往理大营救抗争者

下面要说的第二点,就是社会精英对抗争者的集体营救行动,虽然这一点是带出抗争者最多的一个,但是,很多抗争者就避免不了被警察带走,或者登记。只是免去了在镜头前被警察乱棍打伤的风险。

约50名中学校长、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立法会议员许智峯等众多社会精英人士,18日晚前往理大,劝告抗争者离开。这些抗争者,经历连日压力、缺粮缺水等,已经精疲力尽,还有不少人受伤,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已经在这些人的陪同下,陆续走出校园。

其中,曾钰成在现场特意带出一名叫“朱媛”的女生,有消息说这是中共前总理朱镕基的孙女,也就是香港金融发展局成员朱云来的女儿。曾钰成身边的工作人员否定这一说法,只说是普通家长向曾钰成求助,不过说保护当事人安全,不透露更多资料。但是,什么普通家长能找到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呢?而且这名朱媛出来的时候,不像别的抗争者要摘下口罩。种种迹象显示,这个参与抗争的女孩,背景可能不简单。也有民主派人士分析说,朱媛可能只是一个代称,这个女孩应该另有其名。

好,这是在理大事件中的一个小插曲。

根据警方统计,不包括之前在理大逮捕的大约400人,截至19日晚,已有800多人自愿从理大离开,其中接近300人不满18岁,还包括至少47名教职员工。而根据稍早的,今天下午的数字,警方近两日在理大及其附近区域拘捕的人,总计有1100人,相信其中包括自愿走出而被拘捕的成年人。而那些未成年人,在登记后可以暂时回家,不排除被警方在日后检控。

而香港医管局则在19日中午表示,接纳的理大抗争者受伤人士,已经有超过200人,陆续被送往全港不同的12家公立医院就医。

让人如何不担心?被捕抗争者的遭遇

17日开始警察包围理工大学,在理大和附近区域,至今已经有超过1000人被捕,其中19人已经于19日在西九龙裁判法院过堂,全部都是30岁以下年轻人,近半数18岁以下。案件将押后到明年2月10日再审,其中11人获有条件保释,2人被拒。

这些过堂的人讲述了他们被捕后的遭遇,暴露的警方行为令人震惊。有人说,有速龙小队的警察威胁他说:带你到新屋岭去鸡奸;还有人被讲普通话的警察拳打踢头,在被捕时还被拖伤面部,更被警察掐脖子;甚至有人说,有警察近距离向他的手和手指射击橡胶子弹。

这些是我们已知的一些被捕者的遭遇,还有一些被捕人士,去向令外界担忧。

11月18日,一段视频被广泛转载,显示至少十几名被捕的人被警察押上一列火车,地点在何文田的爱民邨附近,那条铁路线是“东铁”,线路直通大陆罗湖边境。一些人担心,这些人会被运往大陆。

警方在记者会上承认使用东铁列车押送十多名被捕者,而且是理大抓到的抗争者,但是给出的理由是,铁路火车是当时适当可行的运输工具。目前还没有对于这些抗争者去向的进一步报导。

自认无错 绝不投降 理大仍有人死守

截至我们今天发稿,综合媒体消息,理大内部仍有至少几十人坚守不出。他们在一片狼藉的校园里寻找物资,当中一些受访者表示会坚持到最后,他们做好了警方将冲进校园抓人的准备,一旦警察冲进来,他们表示会用砖和所剩的汽油弹还击。支撑他们留下的信念至少有4点:

1. 绝不认输 影响士气
2. 为很多在外围 前去支援他们的市民精神所感动
3. 香港有不少学生因抗争牺牲 所以他们会坚持抗争下去
4. 自认坚守校园没有错 出去向警察投降就等于认错 向不公平制度屈服

而且,他们当中的一些人,连遗书都没留。有的人则表示,不介意坐牢,10年也没关系。

《立场新闻》采访了其中的一些人,当中还有人组成5人小队集体行动,坚持“齐上齐落”的原则。这5个人说心情不好,每天也吃不下什么东西,只有一餐,也就是饼干或者面包,但是他们表示不放弃。也对外面声援的人表示理解,认为大家已经尽力,因为现在抗争者与警察的对峙,就是鸡蛋对高墙。

其中也有个别人表示,除非身体状况差到撑不了,不然不会投降。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参议院过关

节目最后,我们来说一下美国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11月19日下午,美国参议员以口头表决一致通过这项法案,除此之外,还有禁止向香港警察输出镇暴武器的一项法案。

目前,《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主要内容是:

1. 要求国务院的年度报告中,可列出侵害香港自由的人士,冻结他们在美资产和禁止入境。美国总统有权执行以上的命令;

2. 除了美国总统,国务卿也有权向国会提议“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等于对一国两制执行情况,多了一个把关人;

3. 规定国务院,每年都要评估香港的自治状况;

4. 加强了对香港民主和人权的监督,无论大陆还是香港的个人,参与迫害香港人权的都面临制裁。

但是,因为参众两院现在版本还不一样,所以两院还要花时间协调,达成一致版本,再通过后,才能送给美国总统签字生效。理想情况是今年年内完成立法。但根据路透社引述一名官员的话说,美国总统川普,还没有决定是否签署法案。预计该法案会在白宫幕僚间进行一些辩论,有人会强烈支持,有人则会考虑到正在进行的贸易谈判。不过从目前阶段看,法案最后能过关,还是比较乐观。

好,今天我们先说这些。感谢您的收看,欢迎您订阅和分享我们《新闻拍案惊奇》的频道。那下次节目,再见啦!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评论
2019-11-20 3: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