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节 纽约腰鼓队法轮功学员谢师尊(下)

人气 1060

【大纪元2019年11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桂秀纽约报导)(接上篇

感恩师父,我们全家沐浴在大法的福泽之中

我叫魏俊茹,来自中国北京。记得儿时我家住的是平房,院子很宽,一到夏天晚上邻居们就在院内乘凉,每当这时我就会久久地凝视着天空中的月亮与满天的繁星,心里总是在想:我原来会不会在那里呢?随着慢慢地长大,淡忘了儿时的记忆,逐渐地走入了这个污浊的世界,渐渐地随波逐流,迷失了方向。

魏俊茹(前一)在腰鼓队游行队伍中。(纽约腰鼓队提供)

1995年,我看到每天不吃饭也要吃药的父亲停止了吃药,每天早晚都去公园炼功,又看他在读一本厚厚的书——《转法轮》。没多久他的脸色红润了,人也越来越精神,而且每次他们单位举行运动会他总是中老年组跑第一名。神了!这人吃了几十年的药身体都没好,怎么就看看书、炼炼功就好了?当时怎么也没想明白。

我从小体弱,发烧、感冒是家常便饭,故父亲多次劝我修炼,我都以工作忙为借口,推说将来退休了再炼。但每次去公园总是要到炼功点看看,只要一到那里就感觉心里特别舒服,很愿意在那里待,虽然没有走入修炼,但我对法轮功的印象是非常正面的。

2010年5月我突感颈椎疼痛并伴有四肢麻木、头晕、恶心吃不下东西,没过两天连走路都感觉困难、坐都坐不住,经北医三院诊断为急性交感神经发炎,输液十五天,一点好转的迹像都没有。

正值此时父亲赶到我家对我说:“既然医院看不好,那你就跟我修炼法轮功吧。”我在无望中想到:北医三院那是北京乃至全国来讲都是最好的医院了,这都治不好我的病,那么只有试试修炼法轮功这条路了。

于是我捧起了《转法轮》认真阅读,强忍着病痛坚持炼功,在第三天炼静功时突然感觉到有人从我颈椎处揪走一个东西,当时疼的我尖叫一声,父亲闻讯询问怎么回事,我叙述了刚才的事,父亲高兴地说:“师父管你了。”我摇了摇脖子,本来僵硬的脖子现在感觉轻松润滑了,我笑了,双手合十:感恩无量慈悲的师父告诉我宇宙的法理“真、善、忍”,教我做好人,修心向善,又给我拿掉这一业力,让我重获新生,走上返本归真之路。由此我也真正感受到师父在《法轮功》中讲的:“初听起来可能觉的玄,但对有志于气功修炼者,只要细心体悟,奥妙尽在其中。”(《法轮功》概论)

儿时的记忆又回来了,我知道那不是梦想,只要我按照这部大法去修就能回到天上的家园。明白了这一切之后我学法炼功绝不怠慢,很快身上所有的病状完全消失了,每天快乐无比,感觉修大法真好!

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因此我每天把学法炼功放在首位,并注重修心性,包括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2015年我家想改善一下居住条件,便卖掉了老人留给我们的房子。

早前因丈夫在家最小,单位规定家中一人不可分房,那时丈夫的哥哥、姐姐均有住房,故家中老人便把他们的住房变更到丈夫的名下,哥哥姐姐也同意。

卖房后我跟丈夫说:房子我们可以住,现在咱们卖了就得给你哥哥姐姐钱,毕竟是老人留下来的房子。于是我们就分别给了他们几十万,这一点哥哥姐姐没想到。我深深知道:在当今的中国,物欲横流,把钱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能做到这一点,这都是因为我修炼了大法。

由于邪党文化的灌输,起初我丈夫对法轮功有着不正确的认识,看到我身心的巨变,他明白了真相、转变了观念,内心非常认同大法也非常支持我修炼,经常跟我一起学法,帮助我做了许多大法的事,只是不炼功。为了使他能尽快地走入修炼,2016年10月我们参加了旧金山法会,当丈夫看到了集体大炼功及壮观的游行队伍,他为之震撼,看到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举行的烛光守夜,静静地打坐悼念在中国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使他感受到了强大的慈悲能量场,同时他被法轮功学员的善良深深地折服,从美国回大陆的第二天毅然走入修炼。

2017年4月我与丈夫来到了美国,我们很快适应了这里的环境。6月底父亲也来到美国。

心底深处,我无比感恩师父:是您让我家三个修炼人汇集在一起,每天沐浴在大法的福泽之中,比学比修,精进不怠。

我庆幸自己能成为一名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更幸运于是腰鼓队这项目中的一员。借感恩节到来之际只想跟师父说:师父,您好!感谢您为弟子所做的一切,弟子将努力按“真、善、忍”修好自己,随同腰鼓队参加游行多讲真相,让法轮大法洪扬天下。弟子叩谢您!再谢!

法轮大法的照耀下,破迷重见光明

我叫严柠,来自中国大陆天津市。从1994年得法,至今已走过了25年多的风风雨雨,一路磕磕绊绊,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到了今天。

严柠(前一)在腰鼓队游行队伍中。(纽约腰鼓队提供)

我为祛病健身曾练过几种气功,均未奏效。30多岁时患有心肌缺血、充满性胆结石、支气管扩张、妇科病、腰椎增生、全身骨痛、坐骨神经痛、偏头疼、美尼尔综合症、严重的抑郁症。32岁开始,9年中有超过5年下岗,最后工作的中专学校也解散了。丈夫是个好人,但我俩的性格极不相投,感到婚姻不幸福。身体百病缠身、工作事业极不顺利、婚姻也不如意,像一张无情的大网把我困在其中,苦不堪言。我已经走进了人生的死胡同,感觉无路可走!因此曾想出家当尼姑。

随着年龄的增长,工作和家庭生活的压力,身体疾病不断出现,我心中的迷惑在脑海里常常萦绕:人为什么活着?为什么有生老病死?人一死“一了百了”吗?我为什么工作事业极不顺利?身体百病缠身?婚姻感觉不幸福?人生的真义何在?人应该怎样活着?这些问题像一团迷雾遮住了我的双眼,让我看不到人生的光明和希望,悲观厌世的想法常常涌现。

在难熬的人生痛苦中,一次偶然的机会使我走入了大法修炼中。那是1994年年初的一天,我到一个气功师那里去治胆结石病。她拿出两张票,说有一个气功师要来天津传功讲法,让我和她一起去听报告会!我说不去。因为这几年我参加了在天津办班的多名“气功”大师的报告会,并学了气功,也没见效。这时她又给我看一些图片和法轮功的简介并再次说:“你和我一起去吧,这张票就是给你买的。”我不好意思推脱就答应了,心里却想:最后上一次当吧!

1994年1月17日,一个令我终生难忘的日子:我亲耳聆听了李洪志师父在天津科学会堂的传法班,当听到师父讲“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时,内心一震,这三个字太好了!如果人类社会的每一个人都按照师父所说的去做,那人间将会是多么的美好啊!师父首先讲到如何去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一个更高境界中的好人的道理。还讲了业力轮报、失与得、精神和物质的关系,以及做人的真正目的、修炼的内涵等等。翻遍古今中外所有的书籍找不到将宇宙、时空、人体之谜揭示得如此透彻的法理了!

1994年3月14日,我有幸再次聆听了师父在天津八一礼堂举办的第二期传功讲法班。由于被中共“无神论”的洗脑,在第一次听师父讲另外空间,以及功能、神通和佛、道、神的法时,我内心深处有些半信半疑。虽然在家也炼功,但只是为了祛病健身并没有实修。不过,“真、善、忍”却在心里扎了根。

1999年1月17日凌晨打坐,我哭了,泪流满面,明白了大法是生命久远的期盼与内心深处的呼唤!心想这么好的高德大法,我要下定决心实修自己。当天下午,碰到邻居同修跟我说:“今天是师父在天津传法五周年纪念日,刚刚开过3,000多人的洪法大会,好几个小弟子开天目看到:师父的法身就在会场的前上方,高大无比、金光闪闪,整个会场都被光笼罩着,非常美妙、神奇、壮观!”

从那天开始,我真正实修了。那时,我已经因病吃劳保在家没工作了,除了做家务、经常探望家里几位老人外,每天3点半起床,听半个小时讲法录音,4点半带着录音机到外面与大约30人一起集体炼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在半年时间里,我背会了师父的诗词《洪吟》,并如饥似渴地学法,一年里看了30多遍《转法轮》。

我每天对照师父的法找自己的执着心,并努力放淡、放下这些人心。明白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着心的过程。”因此当关、难来时也能向内找,使自己的道德境界不断提升。

我先生是一个淡漠名利、孝敬父母、敬业勤劳的人,但我俩性格反差很大,他性格固执、脾气倔犟、思想简单,家事从不协调。我性格内向、爱生闷气,我俩一有矛盾,就冷战几天。尽管我孝敬公婆、抚养女儿,结婚十多年了也没有和先生沟通与交流过。婚后的前几年,老少三代八口人挤在两间屋里生活,对此我郁闷成疾。曾一度有想离婚的念头。

修炼前,因为我总想改变丈夫却改变不了,我陷入了人生的迷茫。修炼后,大法指导我修心,我开始向内找。师父在《新加坡法会讲法》中开示:“我们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在向外看,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心里头有一种不公的感觉,不去想自己,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个最大的、致命的障碍。过去一些人讲修炼不上来,怎么能修炼上来呢?因为这是一个最大的障碍,谁都不愿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觉的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还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里做的不对,真的很难做到的。如果谁能做到,我说在这条路上,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在你生命的永远,都没有什么能挡住你,真是这样。因为我们都有思想的,在道理面前,尽管我们心里有的时候明白还是过不去,可是毕竟我们心里明白,知道哪个是对的,哪个是错的。一次做不好,两次做不好,我们以后会做好,关键是你如何知道自己,如何能够正确的针对自己,找自己的原因。”

师父的法理句句讲到我心坎,再清楚不过了,我得明明白白地按照师父说的去做。

以前自己心胸狭窄又自私、名利心也重。实修后,我努力改变自己,在法中不断归正,彻底打消了离婚的念头,主动和先生沟通,消除了结婚前后产生的误会,心态逐渐从消极厌世转变成积极乐观。由总盯着先生的缺点、弱点不放,转变成多看他的优点,包容他的缺点,遇到矛盾找自己的问题,修正自己。基点变了,婚姻稳定了,家庭和睦了,心胸豁达了,还主动克服困难接婆婆到家中,将婆婆当作自己的母亲,每天快快乐乐的,生活充满了阳光。

仅半年的时间,我的身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社会、父母、家庭、先生的很多抱怨化解了,很多烦恼烟消云散了,很多痛苦的执著放淡了,严重的“抑郁症”不翼而飞了,吃得下也睡得香。修炼前患有的心肌缺血、充满性胆结石、支气管扩张、妇科病、腰椎增生、全身骨痛、右手腕经常写字震颤、坐骨神经痛都明显好转,偏头疼、美尼尔综合症等等不治自好。

一本《转法轮》解答了我人生所有的问题。人生就像一团迷雾,在法轮大法的照耀下,破迷重见光明!

二十五年过去了,弹指一挥间,内心的喜悦无法形容,心中不断升起对师父的无限感恩,谢谢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起,净化了我的思想和身体。人类的语言表达不尽我对师父的感恩之情,弟子谨在感恩节叩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师父,谢谢您!

(全文完)#

责任编辑:李缘

相关新闻
得法轮大法福益 民众遥祝李大师中秋佳节好
密州狂欢节 市长:法轮大法给世界带来美好
印尼法轮功学员在峇里岛排字 “法轮大法”
“法轮大法像尘世中的钻石 无比珍贵”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霸气哥:国际反共 始于香港
【有冇搞错】中共的雅贪政治 张晓明一字卖470万
【重播】川普介绍病毒新测试系统:快速简单
【直播预告】美大选辩论 新唐人全程直击
【薇羽看世间】一代奸相周恩来(下)
张爱玲的上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