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你会好起来吗?

作者:詹宇

香港,你会好起来,我不是若无其事的旁观者,你不是孤独一个,我会尽力为你做点什么。(绘图/Daxiong)
人气: 724
【字号】    
   标签: tags:

那年你带我上太平山顶,我的眼里是维多利亚港的醉人景观,你的眼里是对九七后的茫然与期盼。隔年你来台北,我带你上阳明山,双城都有美丽的山,亲吻我们的风,后来却很不一样。

在那个网路还没发达的年代,我已不记得是谁先停笔,一叠航空信成了记忆。前人拼下的静好岁月,默默伴我成家立业,香港,我想你了。

景观依旧醉人的维多利亚港外,一波波惊涛冲岸比执著,一朵朵浪花像有话要说。我看着你们,百万人走上街头和平示威,政府不理会。我看着你们,前仆后继迎战催泪弹,政府不手软。绚烂烟花已失色,让枪火弹幕在这城市飞舞有何不可。

香港,你会好起来吗?你们为何日子不好好过,不珍惜所拥有。甚至有人说你变坏了,你收钱了,但我看到,几名武装警察压制其中一个你,你毫不迟疑走过去,自己的肚子却挨了一枪。谁能告诉我,你到底收了多少钱,值得卖命成这样。谁能告诉我,你到底变得多坏,不管爸妈有多爱。

香港,你会好起来吗?在街头上被打的、受伤的,或许还算幸运吧,至少你还活在镜头下。被带走的、被消失的,没有编号的蒙面黑警会让你,后悔不知死活。那是集体而平庸的邪恶,警队标语“We Serve with Pride and Care”,中文似乎是“我包你痛彻心扉”。你们挣扎“We Fight with Blood and Tear”,狂饮热血,醉成含泪颠沛。

香港,你会好起来吗?那一发发枪弹,一道道水柱,那是扣下扳机的手;掷回催泪弹,扶起倒卧血泊中的手足,那是撑着雨伞的手;谁能告诉我,哪一边的手心是冷的,哪一边的手心是热的?

香港,你会好起来吗?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撑下来,更不知道还要撑多久?半年来,警棍枪弹水炮没有把你们打退,面对高大坚硬的墙,你们依然像一颗颗鸡蛋,谁能告诉我,你们为何一直要去撞墙?

香港,你会好起来吗?与恶的距离,与魔鬼的交易,在弥漫火光烟雾的暗夜校园里,我看着你们,努力撑着那面黑旗,困难的呼吸,胜过卑微的喘气。我看着你们,撑着旗的手在发抖,青春在眼前燃烧,可还记得上次的微笑。孩子们,我好想叫你们回家,正义,也要留着命才要得回去!孩子们,你们不想未来被沦落,平安,却是你们对家人的承诺!

香港,你会好起来吗?我不和他们争论自由,不和他们争论是暴警或暴民的错,他们看见你们,后来的暴力,我看见政府一直以来的暴力,他们看见你们,打砸烧毁,被自杀、被轮暴的你们,他们没看见,瞳孔无法照遍角落,双眼相信什么,灵魂就是什么。

香港,你会好起来吗?你挺在枪弹水柱,不惧逮捕羞辱,东方明珠更加璀璨,东方明珠的传说,不再是那摇身成为迷人的五光十色,而是不做那苟且偷安、任由碾碎的粉末。

香港,这几年我一直在找你,你和你的孩子平安吗?如果,这个命运在我面前坠落,不知道我和孩子是不是会软弱;盼望,你们激起大时代的惊涛,最终不会化为泡沫。

香港,我错看了你,原以为你只爱虚华功利,自由,才是你梦想的锦衣,你对梦想的坚持让我,刮目相看、不可思议。

香港,你会好起来,我想再带你来阳明山走走,希望双城的秋风,同样温柔地亲吻两片天空。

香港,你会好起来,太平山顶的星星会继续为你闪烁,走过风雨,迎接光辉,更坚强的你我,总会重逢在世界的角落。香港,你会好起来,我不是若无其事的旁观者,你不是孤独一个,我会尽力为你做点什么。

后记:1995年我与一名香港笔友(Sandra)在港相会,隔年台北再会,多年来我一直在找寻她。◇#

香港,你会好起来,我不是若无其事的旁观者,你不是孤独一个,我会尽力为你做点什么。(绘图/Daxiong)

(特别铭谢:知名艺术家Daxiong,提供图片。Daxiong是目前全球漫画界知名的艺术家,在业界获得广泛认可,也屡次获得国际漫画比赛金奖,深受广大观众喜爱。)

责任编辑:昱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