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中脱钩”面面观

人气 2729

【大纪元2019年12月20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ames Gorrie撰写,孙洐源编译)川普总统对中共的强硬态度不再是一个孤立政策,他已不是唯一考虑这一问题的世界领导人。

我最近写了一篇有关美中之间正在出现冷战的文章。但事实是,至少在过去的二十年中,中共一直在与美国对抗。

战略合作伙伴vs战略竞争对手

早在2000年,就在小布什担任总统之前,他就将中共描述为“战略竞争对手”。这与克林顿政府的论调发生了明显的转变,克林顿称中共为“战略合作伙伴”。但在9.11事件后,由于布什政府将精力集中在反恐战争上,美国对应中共可能发生的任何政策变化都被搁置了。

布什之后,华盛顿与北京关系的基本基调继续在奥巴马政府领导下的“正常化”道路上进行。一些基本的自由国际秩序假设是美国对华经济政策的基础。本质上,人们通常认为,美中之间的融合度越深,世界上最大的共产主义国家就会变得像美国那样成为一个开放和自由的社会。

众所周知,中国(中共)在这些假设下蓬勃发展,经济和技术发展迅猛。同时,长达二十年的中美不平衡贸易关系系统地破坏了美国的制造业。

而且,美国历届政府宽松的态度还导致中共成功地渗透了硅谷的高科技领域。通过强迫技术转让或盗窃,中共每年都从美国获得了价值数千亿美元的技术和知识产权。

与世界大部分地区的冷战

显然,美国在国际自由主义的框架下犯了严重错误。它高估了通过有利的贸易协定影响中共内政方向和市场发展的能力。简而言之,随着中国变得富裕起来,美国期望中共适应美国领导的自由民主法治的国际秩序,而不是想尽办法推翻它。

因此,从2000年开始,从各种意义上讲,中共一直在对美国发动冷战。但是,这场冷战的对象远远超出了美国,中共正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处于冷战状态。

直到川普上任以来,美国及世界其它地方都对这一现实感到震惊。当然,不同意川普遏制中共野心的所谓专家和政客谴责现行政策,他们呼吁恢复与中共的“正常”关系,其中包括结束当前的贸易战,并以牺牲美国为代价恢复对中国崛起的支持。

但是这种说法已经日渐式微。

有意识的脱钩

有几种动态因素正在影响美中经济的再度融合。一种因素是由于贸易战和川普对世界其它国家的政策公告,全球各国对中国(中共)的态度产生了巨大转变。现在各规模的企业正从中国大陆和香港向其它对抗性较小的地区撤离——欧洲通常是它们首选的目的地。

这种经济脱钩的一个关键因素是美国已对中共产生的深刻怀疑,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欧洲现在也对中共抱有怀疑。当然,贸易战已经产生了影响,并将继续进行。关税的确使在中国大陆的经营成本大大提高。但是,当要与贸易伙伴之间建立信任时,中共在缺乏战术均匀性的情况下用傲慢和背信弃义的手法来应付。

例如,中共有意将间谍软件嵌入到已在全球范围内部署的华为网络基础设施设备中,这显示出中共不仅想赚钱或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它还有更黑暗的意图。这给了川普指控中共的邪恶意图的理由。

中共对西方世界的漠视对世界大部分地区(尤其是美国和欧洲)都具有巨大的战略影响。实际上,美国正在有意识地与中国脱钩。

中共想要脱钩吗?

贸易战及其带来的压力实际上可能对中共的决策者产生相反的影响。他们实际上可能不想与美国达成任何协议,宁愿与美国脱钩(无论谁在白宫任职)。

这一反常的策略来自中共内部的主要政策顾问王沪宁。王沪宁在引领中共政策和思想观念的官方网站“求是”上传达出这一信息。人们认为他对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观点和战略规划具有重大影响。

在6月的一篇文章中,王沪宁强调:1)中美贸易战仅与贸易不平衡有关;2)美国是一个经济和技术霸主,旨在使中国保持一个屈从地位;3)知识产权基本上是不存在的,每个国家都有免费获取它的权利。

他对中共决策层的思想还有其它见解,但总体结论是中国(中共)无意改变其行为或屈服于贸易战的压力。实际上,他们的想法恰恰相反。中共认为,对抗美国霸权是其意识上的义务,并将继续竭尽所能地这样做。

此外,根据“中国法律”博客主迪金森(Steve Dickinson)的说法,“习近平不愿意看到中国经历第二次脱钩是一个错误的假设。”中国第一次的脱钩是从1966年开始的与苏联断交,这还引发了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

中共能负担得起与美国脱钩吗?

当然,毛时代的中国与今天的中国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异。一方面,中国现在是一个更加强大的经济体、军事和技术强国。在美国的存在下,中国在南中国海、台湾、香港、西部省份和其它地方都有争议。如果北京入侵台湾或香港,那将意味着会遇到美国的抵抗。

另一方面,中国大陆的14亿民众几乎没有考虑要忍受贫困的意识或道德义务,大约有4亿中产阶级已习惯了“经济繁荣”,他们似乎不太可能心甘情愿地放弃已有的生活水平。

而且,反抗中共政府强加的苦难的数亿大陆贫困人口在经济上也没有什么损失的。愤怒、挣扎、反抗中的民众可能比川普的关税对中共构成的威胁更大。

也许中共会意识到明智的办法,它们已经与自己的民众脱钩,这很可能导致中国大陆沿着经济和种族的界限继续分裂。“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可能是中共的终结者。以当今中国经济对美国的依赖性来看,主动与美国脱钩当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James Gorrie是美国德克萨斯州作家、《中共危机》(The China Crisis)一书的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责任编辑:杨亦慧

相关新闻
不可能达成贸易协议 中美都不说破
周晓辉:为中美脱钩做准备  北京能险中求生?
王友群:2019年美国反击中共十大举措
【新闻看点】北京贸协重大让步 美中脱钩持续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华裔女导演一夜失宠 被控“辱华”
【新闻看点】李克强的64“稳”易富贤语出惊人
【西游义趣】之三:唐僧宝象国逢难
【财商天下】抵制美国制裁 中共哪来的底气?
【未解之谜】外星人引发的绝密“泽塔行动”
且吃茶──读《儒林外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