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子见到了他未出生的小妹妹

文/孔华
  人气: 30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我结婚后,没等到准生证就怀孕了,当时也不敢声张。因为本村有一年轻夫妻,在没有准生证的情况下怀孕后,被管“计划生育”的干部知道了,硬是按“政策”办事,把已怀孕几个月的小媳妇拖走做了引产。村里还有一家媳妇怀了二胎,不得不成天东躲西藏,后来在玉米地里被人发现了,也被强行拖走做了引产,当时那婴儿都快足月了。

1997年2月,我在家里生下了儿子。没有准生证、出生证上不了户口,丈夫只好拖关系花钱找人,总算上了户口。

1998年底,我又意外怀孕,只能去做流产。我选择了药物流产,吃药后三天就能将胎儿流掉。

吃药的第二天夜里,肚子疼得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半夜我儿子起来要撒尿,我就把他从小床上抱下来把尿。之后我刚要把他放回小床上,他突然指着小床说:“那儿有个小妹妹在哭呢,脸上哗哗流血。”

大半夜听孩子说这话,我和丈夫都吓得毛骨悚然,这么小的孩子也不可能说瞎话呀!

吃药后第三天,那个还没成形的小胎儿就排出去了。傍晚,儿子在床上蹦来蹦去地玩,突然指着屋子上空说,“妈妈你看,那个小妹妹在飞呢。”后来他又望着上面说:“那小妹妹飞走了。”

儿子居然看到了他的被打掉的小妹妹!老人们常说小孩眼净,可以看到大人看不到的东西。那时我才相信,堕胎确实就是杀生!可惜无神论的危害,现代很多人都意识不到。中共的“计划生育”政策,以国家之力,杀害了多少人啊!@*#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讲一件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我25岁,大学刚刚毕业,留在北京工作。我老家在北方一个山峦包围的狭长盆地中,这里平均海拔超过1100米,水草丰美,牛羊众多,从战国起就是有名的“皮都”,家家也多供奉着各类“地仙精灵”的造像。
  • 1999年8月,我在北京房山看守所,认识了一个房山的大姐,玩牌赌钱进来的。她讲了一个自己家的故事:
  • 在房山看守所时,有个当地的中年妇女,大家叫她陈大姨儿,我记得好像是上访进来的。一天大家闲聊,有个女人抱怨她婆婆如何不好。
  • 在房山看守所时,进来一个哭哭啼啼的女子。因为离婚的财产纠葛,她用刀把前夫弄伤了,其前夫告她故意伤害,她就被抓进来了,她觉得特别不公平。
  • 我父亲是山西大学油画专业的,后来在山西大同当美术教师,经常去云冈石窟、九龙壁等古迹临摹写生。作为一个无神论者,父亲有很多事解释不了。比如他曾去修复永乐宫壁画,黄昏收工后,又进大殿临摹,突然感到身后站着一个人,在他后面吹气,吓得他跑出了大殿;父亲还喜欢画佛像,有一次画好一个佛像,竟看到佛像发出了层层金光。
  • 我出生在一个艺术家庭里,从小就喜爱画画儿,父亲常带我去寺庙临摹佛菩萨的壁画。上世纪70年代很少有旅游的人,我经常一个人在寺院里跑着玩。有一次跑进一个大殿,看到把门的那些泥塑金刚都瞪着眼睛看我,就跟活了一样,吓得我拔腿就往外跑。
  • 您相信灵魂不灭、人有来世吗?(shutterstock)
    人到底有没有前生、今世和来生?人到底有没有灵魂?如果有,死后去了哪里?南朝时期刘宋一个叫王淮之的人的故事可以给出答案。
  • 一个善念、最纯真不求回报的一个善行,多少年后,就在“要命”的时刻,蓦然,得到最令人惊喜的意外回报!谁主宰了超时空的连系呢?报恩,又怎会适时地巧合发生呢?
  • 宣城太守仁心爱护蜜蜂得到了意外的恩报,因为那些小生物竟然“记得”他的善举;急躁易怒气的都尉用热水浇灌蜂巢烫死蜜蜂后,恶报上身意外得让人慑服;万物有灵,能感应善恶,在小生物身上也能得证!
  • 二零零三年就在萨斯在中国横行的时候,俄罗斯《生命与安全》杂志在二零零三年第三期上刊登了一篇《SARS——远远不仅是病毒》的文章。作者名叫固班诺夫·B.B.,是俄罗斯社会生态学国际研究院的学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