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三部分 另一个欧洲:共产主义的牺牲品(42)

《共产主义黑皮书》:共产党的暴力

作者:卡雷尔‧巴托赛克(Karel Bartosek)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人气: 6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16日讯】共产党在新的暴力中发挥了最攸关的作用。其领袖和门徒们往往是布尔什维克教义的忠实追随者,得到斯大林领导下的苏联的“加持”。正如我们在前面的章节中所看到的,他们所有行动的目标都很明确:通过任何必要的手段确保共产党对权力的垄断,而党扮演的领导角色与其在苏联一样,从来没有任何权力分享、政治多元化或议会民主的尝试,即使议会制度得到正式的保留。当时的学说把苏联描画成在与纳粹德国及盟友的斗争中光荣的胜利者、世界革命的主导力量和普遍指南。自然而然的,对本地共产主义者力量的期望,就是让他们的活动配合并服从于位于莫斯科的世界共产主义中心及其首领斯大林。

共产党对权力的垄断在两个国家“解放”的几乎同时就得到了确立:在南斯拉夫的共产党有约瑟普‧布罗兹(Josip Broz)领导,其更为人熟知的是名字是铁托(Tito);还有在阿尔巴尼亚,霍查(Enver Hoxha)上升到共产党的领导地位。这两位领导人主导了各自的国家抵抗纳粹或意大利侵略者的战斗,尽管有来自外部甚至来自苏联的压力,他们只在非常有限的时间内接受了与人分享权力。

在历史的进程中,很少见到新政权在到来之前发生过南斯拉夫那样大规模的血腥屠杀,1,550万人口中死亡人数达到100万。一系列种族、宗教、意识形态和内战使这个国家分崩离析,其中许多受害者都是妇女、儿童和老人。这真是一场自相残杀的战争,种族灭绝和多次清洗确保了在“解放”的那一刻,几乎没剩下任何铁托和共产党的政治对手。他们迅速地着手消除所有的残余。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邻国阿尔巴尼亚,他们得到了南斯拉夫共产党人的帮助。

在中欧和东南欧的其它国家,除了捷克斯洛伐克,其它的共产党在战前都是是边缘势力,只有几千名成员。例如在保加利亚,该党从1919年到1923年是一支重要的力量,然后被迫转入地下(虽然它确实在抵抗运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整个这个地区,党的领导人确信时机到了,而且他们得到了红军的支持。他们很快成为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并加入了新政府。而几乎在各国,共产党人都掌控了专责压迫的部门(内政和司法部门)以及可能有类似用途的部门,比如国防部。1944至1945年,共产党在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匈牙利和罗马尼亚掌控了内政部,还有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的司法部,以及捷克斯洛伐克和保加利亚的国防部。捷克斯洛伐克和保加利亚的国防部长──斯沃博达(Ludvik Svoboda)将军和维尔切夫(Damian Velchev)将军,都是秘密共产党员。共产党人还掌控着国家安全或秘密警察部门(如保加利亚的Durzhavna Sigurnost,以及匈牙利的Allamvedelmi Osztaly或AVO,也即后来的Allamvedelmi Hatosag或AVH)和武装部队的情报部门。罗马尼亚的特别服务局,也就是臭名昭著的Securitate(国家安全局)的前身,由一名前军官波德纳拉希(Emil Bodnăraş)领导,而根据博伊科(Cristina Boico,译者注:罗马尼亚共产党人,二战时在法国从事抵抗运动的情报工作,1952年被清洗)的说法,波德纳拉希在上世纪30年代曾是苏联特工。共产党人在各处都加强了党对恐怖机器的控制。匈牙利工人(共产)党总书记拉科西(Rákosi Mátyás)强调了对AVO绝对控制的必需性:“这是我们必须完全控制的唯一机构,断然拒绝与联盟中的任何其它党分权,不管我们各自力量的比例。”#(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译者:林达而,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9-03-16 10: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